灼灼桃花之醉春风:第五十二章 定情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要命的庆阳县令趁着劲头拉着苏芷白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得本王很是眼热,苏芷白着实是个超凡出世的人,自顾自的低头喝着酒。

    这激发了本王一颗狗拿耗子的心。

    当庆阳令的手从善如流落到了本王手背时,我拎着面皮呵呵一笑。

    我一笑,庆阳令的手立刻像是被火烤了似得,‘嗖’的缩了回去。

    果然,是个挑人吃豆腐的讨厌家伙。

    一双眼珠咕噜噜的直打转,随即咧着嘴露一口黄牙出道:误会啊,王爷,这真是个误会苏公子这手上泼了酒,下官正想帮公子楷去呢    想,就是要做还没来得及做;做,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这就是差异。

就好像是你想撩姑娘的裙底,用意念的那叫君子,用手的那就叫做流氓。

    本王这手也不晓得多会儿沾了酒,我举着手指晃了晃,眯着眼睛笑道,擦是可以,不过要选合乎身份体面的,杨县令,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王爷说的极是!    那杨县令,你觉得什么合适呢?    这恕下官愚昧,还请王爷赐教    赐教嘛我指了指他穿着官服前襟,冷笑道:这里本王看就很不错,脱下,暂且给本王用上一用    庆阳令身子微不可察打了个颤,换上一张笑得更谄媚的脸,道:王爷莫要拿下官寻乐了,这官服一脱,小人的一番赤字之心还怎能为朝廷国家效力呢?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杨县令既然有这颗权权报国之心,待本王回京禀明皇兄,替杨县令在边陲重镇之地安排一份儿得体的工作。

    我将‘得体’二字咬的特别重。

    我要让所有的人都晓得,体面是皇家给的,不是你挣来的,给你你就有,不给你你就没有。

    县令大人,我甚是兄弟情的拍了拍庆阳令的肩,装出一脸的醉意,笑呵呵道:这喝酒气氛儿着实有些沉闷,本王反客为主的开了个玩笑,杨县令不会当真了吧?反倒生了本王的气吧?    不敢不敢,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王爷多虑了,来,王爷,下官敬您一杯!    半真半假里,酒宴继续上演着,不知道喝了多少,眼看酒坛累越高,眼看众人眼迷离,眼看本王施施然。

    施施然的本王被柳夙卿、苏芷白半参半扶,摇摇晃晃的向下榻处走去。

    风清凉,月正明,夹着青草香,是个难得的奇妙夜,很多年后,我都清晰记得那一天。

    你傻啊,被人白白揩了油也不知道躲    我的头冲着左测偏了偏,半是愤慨,半是关切道。

    右边的力道明显加重了几分,我赶忙又道:你酒量不好少喝点,万一哪天不小心醉卧树下,被轻薄人给欺负了,你说这可怎么办是好?    不晓得王爷口里的这轻薄人是谁呢?    带着几声轻笑传入我的耳膜,激得我略晕乎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单是想想方才树下发生的那一幕就觉得面红耳赤,好在本王多年练就出的厚颜让这色彩没了机会。

    当我和柳夙卿重回酒席时,众人脸上已带了七八分的酒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