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妻人太甚:大结局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下勃然大怒道:司马婉汐,你在做什么?

    司马婉汐听到汝阳王的怒斥,从白无情的怀里抬起了头。

    白无情心疼不已的搂着她,对汝阳王怒道:你是什么人?为何用这种口气对她说话?

    本王是她人夫君,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汝阳王府?

    汝阳王又妒又气又恼,他只要想到司马婉汐借着这与世隔绝之处与男人私会,心里就如被虫咬般的难受。

    果然是个恶毒的女人,勾引不到他后就改弦易辙了!

    想到这里,他语气不善地讽刺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然是奸夫淫妇!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如此糟蹋汐儿!白无情怒不可遏,一掌击向了汝阳王。

    汐儿?果然是奸夫淫妇,叫得这么亲热!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本王的王妃么?汝阳王冷冷一笑,也揉身而上与白无情对打了起来。

    两人顿时打得飞沙走石,不可开交。

    司马婉汐苍白着脸大叫:白无情,不要跟他打,不要理他,他根本不值得!

    他根本不值得!

    正妒火中烧与白无情打得难解难分的汝阳王听到了这话后,一个失神,手微顿了顿,登时被白无情一掌击飞了出去。

    汝阳王被击得飞到了一旁的菜地里,摔得满身上泥。

    司马婉汐却紧张不已地奔向了白无情,紧张道:怎么样?你有没有伤着?哪里不舒服?

    汝阳王半躺在菜地里,一手抚着闷痛不已的胸,呆呆地看着

    明明是他的王妃,明明是他受伤了,可是他的王妃却扑向了另一个男人嘘寒问暖,真是天大的讽刺!

    原来女人变心就得这么快,之前还为了让他娶她用尽了手段,不过冷落了她这么多年,她就露出了本性来了。

    真是水性扬花!

    明知道她不是值得期待的女人,可是他的心却疼得滴血。

    咳咳他拼命的咳了起来,咳得鲜血直流,此时他真希望血流得再多一些,也许这样,司马婉汐就能回头看他一眼。

    可惜,这注定了只是他的幻想,任他几乎快把肺都咳出来,她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挪开过白无情的身上。

    他呆呆地看着,眼中一酸,泪,流了下来。

    白无情搂着司马婉汐走向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汝阳王,冷冷道:汝阳王,不要让孤听到任何关于汐儿的流言,否则我朝必会兵戎相见!

    孤?你咳咳你到底是谁?汝阳王瞬间从伤痛中回过刘来,惊疑地看着白无情。

    孤是白国的国君白无情!汐儿是孤的恋人,她只是阴差阳错的嫁给你,她要是于你有情,孤也就罢了,可是她明显无意于你,所以你尽快与她和离吧。

    你的恋人?哈哈哈汝阳王看向了司马婉汐,见司马婉汐如同陌生人般用冷漠的目光看向他,心,痛得无以复加,他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白帝,你可知道你身边的女人为了嫁给本王,用了什么样的诡计么?

    司马婉汐身体一僵,有些担心地看向了白无情,感觉到了她的不安,白无情将她搂得更紧了,对上汝阳王的目光平静而淡漠,只见他薄唇轻启道:汝阳王,孤身边的女人绝不可能用任何诡计想嫁给你的!她之所以嫁给你,一定是你用了什么诡计!不是孤看不上你,汝阳王,就孤与你站在一处,便是有眼睛的人都会选孤,孤的汐儿怎么可能看上你?

    司马婉汐感动的看着白无情,真心爱一个人就是毫无任何迟疑的信任!她司马婉汐何德何能竟然得到了白无情的爱。

    白无情对着她温暖一笑,两人之间的情意尽在不言之中。

    汝阳王看到这一幕,恨不得自己瞎了眼,他知道司马婉汐终于要离他而去了,想到这个结果,他只觉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他痛苦不堪地看着司马婉汐,沙哑着嗓,不甘心道:司马婉汐,难道你真要为了一个男人抛家弃子么?

    一直没有正眼看过他的司马婉汐终于看向了他,眼底一片清明,一如他每次看到她时,没有一点的感情波动。

    汝阳王迷茫了,这样的眼睛,他怎么会认为她是爱他的?

    只听她淡淡道:家?这里从来不是我的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