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学霸:玄学大师在校园:第八百章:过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她走了一米左右时病房里传来保姆紧张的大喊,何母如遭雷击,听着里面着急的声音,最终慌张后退。

    再然后她听到保姆松了口气的声音。

    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何母忽的蹲在地上,这时什么形容也不要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何父看的心生不忍,打消了告诉她之前那位余管事走之前的威胁。

    其实打心底何父并没有把那威胁当回事。

    他只是个做生意的,几个客户较为稳定,不是说谁从中作梗就能抢走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那位余管事喜欢走邪路,找人偷偷算计,他只要提前雇好几个保镖就行了,只要他们敢动手,他就能抓到证据,到时候直接联系fai。

    这么一想何父更没当回事了。

    此时,医院一楼,电梯门打开那时,江苒说道,不是。

    余胜男被她突然来的一句说的反应不过来,不是什么?

    你不是问我是不是报应?江苒看着余胜男眼里的诧异,淡淡道,答案是不是。另外这也不是什么病,而是我动了点手脚,

    少女此时神色淡然,可黑眸里却带着一丝幽幽的冷光。

    余胜男莫名的被看的有点发冷,反应过来她什么意思,眼里讶异都止不住。

    所以那什么过敏症根本不存在,而是自家老板做了什么?

    心里的佩服完全压制不住,暗自想着得罪谁不要得罪自己老板,反击的时候让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动的手。

    丁明那边江苒本来打算过去一趟,结果接到马风一通电话,待听完对方的话后,江苒目光危险而冷沉。

    余胜男见她表情不对没敢多问,表示她会去买点水果替她过去这一趟。

    丁明当时虽然神志不清,却知道这件事跟江苒无关,加上后面知道还是江苒打电话叫的救护车,还曾让余胜男代为感谢。

    她打算顺便把今天的事告诉丁明的那个舅舅。

    她观察过对方,性格上有点不近人情,丁明挨打的事情,他从未松口说不找事,反而一再表示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这种人说实话被缠上很麻烦,特别还是这种身份,余胜男挺庆幸两人不是敌人,不然就她目前的做的工作,被盯上说不定还真的能抓到什么蛛丝马迹。

    为此买东西时她还特意挑选了相对不错的,希望这位律师舅舅加把劲,让何家吃个大亏,然后她再浇点油,这事就完美了。

    丁明住的地方是另外一栋楼,余胜男轻车熟路找到地方,推门进去,屋里的男人闻声回头,扭头看到是余胜男却眉头一皱,余小姐!

    当律师的自身带着严谨气息,屋里的男人长相一般,但是这股气息却让他的人增色不少。

    余胜男假装没看到男人的不欢迎,踩着小步走进屋里,笑眯眯道,过来看看丁明同学,另外受人之托送点水果,你放心,说几句话我就走。重生学霸玄学大师在校园

    重生学霸玄学大师在校园第807章过敏即便见惯了各种难缠的客户,何父也是第一次看到余胜男这种软硬不吃的,觉得自己良好的修养都要丢了,语气里的愤怒几乎压抑不住。

    这反而对了余胜男的胃口,她最喜欢的就是给人伤口上撒盐,尤其是表面人模狗样,实际也不是啥好鸟的人。

    面前的何父在她看来就是这个德行。

    何先生似乎忘了,先欺负人的可是你们!不道歉也行,我有的是法子泄火,希望何先生能做好这个准备。

    余胜男语气幽幽说着,最后一句话已是带着些恐吓的意思。

    她压根没给何父废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走廊比较空旷,说话时回声也挺大,她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让人觉得压抑的‘哒哒’声。

    路过电梯口旁站着的何母。

    余胜男拨了拨自己那一头大波浪,笑着道,江苒,你说这是不是报应?亲妈靠近儿子反而会让儿子过敏发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笑死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