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审神者今天掉毛了吗:440.番外:沧栗的场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完全不理解安定怎么突然就决定泡修复液了,之前自己怎么劝他都没用。不过安定他刚才是捂着嘴,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泡了次修复液他就直接断肢重塑了?

    不过没听过啊,只知道之前那些泡了的除了实力和受伤状态改变外就没有别的变化了。

    但是现在跟以前不同,现在的本丸可是有主人的,是不是修复池也会有所变化?也许可能大概那位审神者已经把修复池改造了,变得可以直接治疗付丧神的残疾问题了?

    哇那安定都治好了还不告诉我,真是太坏了。加州清光自己脑补了一堆,又抱着自己的刀走到大和守安定的旁边,准备好好的说教对方一顿。

    安定你哇你要干什么!一句话没说完,大和守安定趁着他不注意从他怀里把刀抽出来然后迅速扔到了修复池里。

    一种更加清晰的联系出现在心底。

    加州清光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如果说之前沧栗用力量笼罩了本丸是更新了付丧神与本丸的联系,那泡了修复池则是付丧神主动加深了和审神者间的联系。

    大和守安定耸耸肩,表示自己只是觉得有趣才这么做的,然后回到了他们之前呆的位置。加州清光留在修复池旁,等到自己变成了轻伤后才捞出自己的刀,跑着和安定坐在了一起。

    换了个顶头上司,和主动变成上司的心腹,肯定是两个不同的待遇。加州清光只盼着审神者能看在他们两个率先投诚的情况下,优先给安定治疗。

    加州清光坚信,之前那些泡了修复池的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觉,看来是审神者用力量覆盖了本丸后,这修复池也发生了变化。别人有没有发现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也就他们两个干了这事,应该算是特例吧。

    所以安定到底是怎么发现的,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明明自己一直和他在一起,形影不离的,结果小伙伴却有了小秘密还不告诉自己。

    大和守安定,等事情解决以后,我再和你算今天的帐。加州清光从齿缝里面漏出一句话,带着气音,只有距离他最近的安定可以听到。

    作者有话要说里面有个笑话噢(☆_☆)其实能这么痛快答应要求还是有点小私心的, 沧栗觉得, 要是这些刀剑们都觉得高级食材很好吃的话, 是不是以后就可以多多订购然后大家一起吃了, 不然只有自己能吃还是感觉怪怪的。

    烛台切光忠不知道沧栗的小心思,不过即使他知道了, 也是会直白的告诉沧栗想都别想,好不容易才为审神者省下来一部分资金,要是一顿稻香米就能策反那些刀剑, 那整个本丸以后就自己开火做饭吃吧。

    饭后,沧栗喝着烛台切提前泡好冰镇的柠檬山楂水,悠闲的躺在一边:长谷部, 之前让你通知的刀剑们你都通知到了吗?

    已经全部通知到了,大人。压切长谷部在沧栗开口前就做好了准备,在我通知后, 已经就有付丧神们动身前往手入室,现在应该已经全部到场了。

    沧栗对长谷部说话的内容很是放心,他说通知到了那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位, 他说应该全部到了, 那肯定大家都是到齐了。很感动他们这么听话, 但是问题是吃饱喝足的沧栗根本不想动弹。

    沧栗在懒人椅上挣扎了一会儿, 烛台切光忠把他从这种纠结的状态中解救了出来。

    审神者大人。烛台切说,饭团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我准备这就送到他们手里, 请问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吗?

    对噢, 他们还要吃顿饭的。沧栗安稳的躺了回去:那你就让他们好好吃吧,一定要细致的品尝到每一粒米饭的美味,不能辜负了食材和烛台切的手艺。吃的越久他能休息的时间越长啦啦啦。

    烛台切光忠先是疑惑了一秒,然后看到沧栗那懒洋洋的神态就知道了他的潜台词。不过现在也到了最热的时候,烛台切光忠还记得上次审神者刚一出门就被太阳晒趴下的事,自然是一口答应了沧栗的要求。

    我明白了。烛台切光忠轻松抱起放在厨房的超大号饭盒,那您就好好休息吧,到晚饭时间我再来为您准备晚餐。

    才吃了午饭就想着晚饭是不是不太好啊。沧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确实开始期待起了晚饭的菜色,并且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重新下单买点食材给烛台切,不过他们已经说好了以后的食材都由后勤组购买,这样插手也有些不好。

    算啦算啦,先想想另外一件事好了。

    既然已经都到了长谷部,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同时也非常非常紧急的事交给你做。沧栗语气极其严肃,一改刚才的自由散漫。

    是,无论是什么任务,我都会完美的完成。压切长谷部自然也不负沧栗对他的期待,连任务的内容都没听就已经决定要全力以赴的去解决。

    你看吧,虽然这座本丸我已经接手了,但是因为你们前任审神者造成的伤害太大,导致刀剑们对除了同僚以外的人,或者不是人的其他存在都毫无信任感。沧栗点出了他觉得问题最严重的部分,所以,即使我现在明确是你们的审神者,或者说是主人了,在你们眼里我还只是个陌生人,不信任的对象,只是凭借武力强行接手本丸的人。

    压切长谷部想要反驳,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他们对新任的审神者天然就排斥,也很难再对其他人敞开胸怀去接受。

    除了第一任审神者姬小路时晴给了他们深刻的教训外,之后被派过来的接任者也是个个都藏着自己的心思,不把本丸内的刀剑当人看。

    这个我倒是不反驳,因为我之前根本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接任,很早前我也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只想平稳的度过这五年的任职期,五年以后咱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而这五年间我们也尽量谁也不打扰谁,大家就当做对方不存在。

    只是你们完全沉不住气啊。沧栗现在想起来那两个一言不合就跪在自家门口还要把本体刀献上来的两位刀剑,当然还有更坑人的三条家,要不是三日月宗近的突发状况,我根本不可能彻底接手本丸的。

    压切长谷部耐心倾听,一言不发。

    所以,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现在这座本丸的刀剑们,不把我当审神者看,而是当做一个利益交换者,他们付出些什么,然后我才会作为交换来回报他们些什么,这个想法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我也不是个慈善家,没有必要去帮助他们每一个。

    可是你们刀剑付出的东西,我完全,没有用啊。

    沧栗简直要低落的数圈圈了,作为一只热爱屯屯屯的龙猫,他的口粮包里面也不是每一样东西都有用处的,但是好歹也是有那么点微小到不知道何时会派上用场的可能性。而本丸的刀剑能付出什么呢,他们的刀?沧栗不需要。他们自己?那沧栗就更不需要了,简直连一把水果刀都比不上,因为他们的人型都塞不进口粮包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