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降魔师之虚空破:第三十八章 六道杀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哪知田喜淡淡地道:既然天色不早,还是请三位一起来吧,田某对三位高人都很佩服,若是分了主次岂不有瞧不起几位之嫌?    田喜此言一大出众人意料,百里寐侧目紧紧盯着田喜,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可荼罗闻听此言又惊又喜,连忙道:好好,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弟此举令我等折服,卜老弟、樊于老弟,你们可都听到了。

    哪知樊于舟道:以众欺寡岂是大丈夫作为?在下不敢从命。

    卜问笑嘻嘻地道:田兄果然艺高人胆大,只是这样未免有些不恭,这个,这个    将渠一旁道:田先生稍安勿躁,这以三对一,确实有失公允,何况你方才剧斗还    田喜将手一摆道:多谢相国,能和几位高人讨教田某虽死无憾,况且几位都是玄门高手,岂能对在下痛下杀招?将渠话语一滞,不便再言。

    荼罗忙道:那是,那是,相国尽可放心!    樊于舟心中也是不悦,冷哼一声道:既然田先生执意如此,我等岂敢托大,请吧。

说着三人来至场中,与田喜对面而立。

此时王灜手心满是汗水,心中暗暗埋怨田喜太过不知分寸,一双妙目紧紧盯在场上。

    四人互道声请字,荼罗三人便如走马灯般围着田喜转圈。

卜问走至田喜左侧停住脚步,正好踏在巽位之上,樊于舟手持长剑走至田喜正面停住,荼罗走至田喜身后停住。

三人僵持良久,蓦地,樊于舟一剑当胸刺来,速度无比快疾,剑尖处青芒毕现,如长蛇吐信一般。

田喜右手虚抓成爪,一团紫气隔空将长剑绞住,樊于舟几次发力长剑终究再难递进分毫。

与此同时,卜问一把甩出五道黄符钉住田喜四肢和膻中,随即扬起八卦镜向田喜泥丸宫罩去,口中喃喃念动咒法,八卦镜距田喜头顶越三尺左右时却似被挂在空中一般,只是团团打转却并不落下。

田喜气势一滞,樊于舟长剑终于向前缓缓递进数寸随即又停住了。

    百里寐和鞠武咦地一声站起身形,死死盯着场上三人。

百里寐仔细一观惊道:六道杀神阵!不,不可能    鞠武脸色阴沉道:不可能有错,确实是六道杀神阵,这是茅家不传之秘,这小子究竟是谁?    太子疑道:何为六道杀神阵?    百里寐道:六道杀神阵是茅家的不传之秘,历来只有大茅、二茅两位门主才懂得使用,此人如此年轻不可能是茅家的门主,可是这,这。

    百里寐哦了一声道:炼气士!    太子不解问道:何为炼气士?    一旁鞠武道:炼气乃是一门高深的法门,炼气者又称炼气士,是以自身为鼎,采集天地灵气助己修行,据说练至绝顶可羽化成仙,然而炼气之术乃是夺天地造化之秘术,极为凶险又兼繁琐,自上古以来未有几人能炼化成仙,故而修行者日少,当世更是寥寥,想不到,嘿嘿,有趣有趣。

    此时忽然黑云笼罩,除几处火把熊熊腾起外,四下里一片漆黑。

百里寐道:天助墨奇,这下可当真有趣极了。

    话音刚落,紫雾间人影翻腾,渐渐地越来越淡,就见墨奇委顿在地道:田兄高明,墨某甘拜下风。

田喜扶起墨奇,并未言语,缓步回归本座,将宝盒轻轻放在王灜手中,神态甚是疲惫。

    太子看得越发糊涂:墨奇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百里寐道:田喜以气息感知墨奇方位,一击得手,墨奇的影身术虽然高明却仍不是炼气士的对手,影身术虽可藏身暗影之中,但终归免不了吐纳气息,呼吸之间匿身之处便暴露无疑,只是这样施法太费气力。

太子恍然大悟,好奇地多看了几眼田喜。

    将渠看了看一脸疲态的田喜,思忖片刻走至场上道:各位,八位宾客比试如今有四位胜出,老夫在此祝酒一杯,一来助助大家兴头,二来也让四位上宾歇息一下。

说着走至桌前一端酒爵,甫一提起铜爵已裂成数块,酒水洒了一地。

将渠不由得一怔,吩咐人更换酒爵。

    百里寐低声对太子道:适才妙音与卜问比试之际,田喜以竹筷击爵便是将妙音琴中余力转嫁铜爵之上,此爵碎而不裂可见妙音琴力之强。

    太子道:确实厉害,只不过那个卜问更胜妙音,不知使用何种术法?想来更是厉害。

    百里寐道:卜问用的是术而非法,此术名为卜卦术,施术者须算准方位,避开琴音中的杀招。

他一站乾位,乾对阳、坤对阴,便是借助方位之利对阵妙音;二站震位,震中有雷故能防她迷人心智;三站离位,离中有火,可抗琴中阴寒之音;四站艮位,艮位有山,不动如山抵挡琴音中肃杀之音;五站离位,怎奈离火被血水所破,只得孤注一掷用罗盘击伤婢女破了琴音,若非此法出乎妙音预料,此时卜问早已身首异处,不过他能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找准卦位确是一个人才,日后能有大用。

    再看将渠斟满酒,举爵逐桌敬酒,席间荼罗眼珠一转,心道:目前只剩樊于舟、卜问、田喜和我四人争冠,樊于舟重伤脱力不足为惧,卜问乃是术门中人,而且小小年纪修为必定有限,只是这田喜古古怪怪,方才用炼气法破影身术这内种玄奥我未瞧清楚,不知他实力如何,看他如此神态应是气力大损,多休息一刻便是多回复一分气力,可恨这相国敬起酒来没完没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心中注意打定,荼罗高声道:相国大人,天色已然不早了。

为防太子殿下操劳,咱们还是尽早比试吧!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太子也道:是啊,相国大人还是主持比试吧。

    将渠无奈,目光落在田喜身上,田喜刚站起身,荼罗便一纵至场上道:还是我老人家先领教领教田老弟的本事吧。

    荼罗欲趁火打劫故急于下场,卜问和樊于舟也乐得见他二人斗得两败俱伤,自然是不能反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