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皇子要上天:第四百八十二章 匕首的含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惜秋见到温如言这番激动的样子,顿时便将他脸上的震惊收敛了下去。

    只听见他佯装平静的问道你真的认识我师父

    温如言点头我自然识得,而且我已经寻他十几年了。

    慕惜秋后退一步,任由那盘子摔碎在自己身前,然后笑道十几年殿下莫不是在开玩笑如今你之年龄也就刚刚二十有余吧十几年前你尚且只是一个刚刚懵懂的稚子,又如何能识得家师

    听慕惜秋这么说,温如言如同被泼了一瓢凉水,顿时沉默了下去。

    大半天之后他才说道其中缘由过于曲折,我不便多言,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在哪就行了。

    慕惜秋微微摇头,然后说道他已经过世将近十年了。

    什么温如言震惊你骗我

    信不信自当由你。说到这里,慕惜秋神色一正,然后接着说道家师曾与我说过,他之武功乃是师传绝学,天下未有一人识得,那你又是从何得知此等武功的你也切莫再说你识得家师,你二人年纪相差将近一甲子,在下自然是不信的

    见他反问自己,温如言一瞬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此刻他确实是迫切的想知道冲虚道长的踪迹,但太子府的火光已经持续大半天了,他必须赶紧回去救援。

    权衡许久之后,只见温如言低头平静的说道今夜之事,日后自当与你分说。

    话音刚落,只见温如言的身体骤然腾空而起,一掌拍出,半息之间便到了慕惜秋的面前。

    慕惜秋冷笑一声,脚下一跺,不偏不躲,同样是一掌拍出。

    二人手掌相对,只见一股澎湃的气浪传出,望月楼四面的轻纱如同被一阵强风吹过一般,径直横飞到了空中。

    那些竹帘更是如纷纷破裂,那细小的竹屑随风飞舞。

    二楼此刻的所有物件,纷纷跟着破碎,二人之间的那张桌子更是直接四分五裂。

    温如言感受到那股反震之力传来,身体猛的在空中几个回旋,倒飞了出去,而慕惜秋则是噔噔噔的接连后退了好几个大步才止住了身形。

    待温如言落地之后,这才一脸铁青的看着慕惜秋。

    他万万没想到,慕惜秋的内功比起自己竟然丝毫不弱

    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自己能在这个年纪将内力练到这个地步,乃是因为他前世武功底子本就雄厚,今生从年幼之际,又开始修习,如此事半功倍才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那慕惜秋呢

    一开始温如言确实怀疑他是冲虚道长,可现在他已经否定了这个念头了。

    倘若慕惜秋真的是冲虚道长,那他当初在金陵之际看到了篇岳阳楼记,想来便一定能猜到自己的身份。

    当初二人身份尚未敌对,又且在这陌生的世界相遇,若他是道长,于情于理都会在第一时间找到自己。

    可他若不是,那他又是怎么练到如今这个地步的

    武功招式有名师教,加上时间的浸淫,还有可能达到如今这个样子,但内力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正当温如言思前想后的时候,止住身形的慕惜秋微微一笑,看着他说道殿下的武功果然出神入化,在下万分佩服。

    话音刚落,只见慕惜秋右手一伸,然后离他将近数尺挂在墙上的那柄长剑豁然出鞘,尔后直接落在了他的手中。

    看着那柄于夜色之中依旧闪着淡淡冷冽蓝光的三尺青锋,温如言的脸色当时便不好看了。

    此剑乃当世四大名剑之,他曾在年幼时见过,但后来几经波折,最后消失不见,却没想到今日竟然出现在了慕惜秋的手中。

    慕惜秋笑了笑,道殿下见多识广,在下佩服。

    温如言的脸色愈的凝重起来,太子府的大火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那里虽戒备森严,但大多只是一些普通将士。而慕惜秋麾下高人奇多,再加上和硕王府的那两位供奉,真不知道太子府的人能抵挡多久。

    倘若今晚叶蓁跟太子出事,那温如言在大齐的一切努力便皆付之东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