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照清秋:第一百五十二章 聚(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父亲、你大哥、你大侄子在翦庄一家子团聚了,知道你在这,都也没想着叫上你看来

    骆井逸还真被刺激到了,说起来,他来这已经有些日子了,他自觉他这大侄子对他的事也挺上心的,可就是从没想过请他进翦庄用一顿饭。

    黎卓如回想起这些,心里头五味杂陈,他这儿子,看来是认命了,所以,才违心地接受了皇上的安排。

    可这由心而发的一举一动,都出卖了他仍旧暗藏的心事:他是认命了,都没能打从心底里放下。

    为此,他不觉心里一痛,为儿子,也为他自己。

    当然,他心痛的是他这儿子。他儿子那般优秀,理应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

    因此,他再度多注意了一下十公主,从面貌上比较,与翦家姑娘各有千秋。而从性情上来说,翦家姑娘开朗大方,又不失活泼;十公主却也不扭扭捏捏,或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亦是俏皮灵动的。

    于一个公主而言,她这样子已经很难得了,而且,看似,她很满意她皇兄为她所指的婚事,因为她总会不自觉地含着一丝女儿家的娇羞与他家儿子去家里,引他留意到她的存在。

    这一点,让黎卓如颇为欣慰。

    他期望着时间能让他儿子转换心意,要不然,他这一生由心而发的快乐就淡薄了。

    好,我们不说这。

    黎卓如笑望着黎玉停,那就说一点你爹所不知道的新鲜事情听一听。

    黎玉停凯然应了一声,由衷地笑着说起喇叭与铜线的事情来。

    黎卓如听得兴起,想就此事多说一些,蓦然间记起皇上还在牌桌上,这时是否去安歇还说不准,跟着便让黎玉停赶紧过去相陪。

    此时的桌子上,翦连生依然在,辅国公因了老国公与皇上都明了的事情,唯独他蒙在鼓里,当着皇上的面就数落了一通骆云霆,恰巧骆云霆辞了老国公返回,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而又不解气地猛踢了他几脚。

    骆云霆还没能明白怎么他离开一会儿,他这就恼了?心里这么想,便从看着自家父亲的眼神里透露出来。

    我这会儿才恼吗?

    我已经忍了老大半天了,只是当着自家老爹的面发作,没准他又会借机讽刺他连自己与自家娘子的那点事也整不明白,还让他儿子跟他说什么。

    因为他,欠他儿子一个快乐的成长人生。

    我不玩了,你来作陪。

    骆井傳亦不多言。

    那我也得陪您过去啊!

    不用你,我让疾风陪我。

    骆井傳依然气鼓鼓的,这会儿,他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他这儿子。

    离去时,又对骆云霆说了一句:你做事明朗一些,可别落得跟你爹一样。

    骆云霆虽然有些迷糊他话里的意思,但打心底里,从没想过他与翦清秋会与他爹与他娘一般,或许,他是不敢这么想,只要想到这种可能,他便有一种活着也没意思的感觉。

    翦清秋在上一世,习惯做夜猫子,一般的情况下,不过十二点,就不会想着上床睡觉。

    来这里后,这种习惯,在没办法的情况了,稍稍改变了一些,但也比别的人睡到晚了许多,用青稞的话说,她家大小家每天晚上,都会寻一些事做,没事做,也会显示出有事等着她做的样子。

    渐渐地,她也跟上了她的节奏,这会儿,她让其她三个丫头都去睡了,唯有她留在这给打牌的人添查倒水。

    她如此,也是因为几个丫头每日都有自己份内的事要做,早早就得起床,而且习惯了比她早睡,这会儿已是哈欠连天。

    骆云霆也说让她们去歇息,别耽误了明日上工。

    几个小丫头揉了揉眼睛,福身告退了。于她们而言,来这里后,主要是学着做具体的事情,所以,突然转到在人前侍候时,便很是惴惴不安。

    因为这些人的到来,翦庄突然热闹了一下,原本的人居习惯突然被打破,翦清秋初时有些抵触,但到了这会儿,却有了一丝小兴奋,想着翦庄用来侍候的人少,等安置好关玥后,又兴冲冲地过来了。

    她过来的同时,有了在南大门外叫嚷,在寂静清冷的夜色里,声音的传播距离亦被拉长,骆云霆等听得分明,是关烨与他六叔骆井逸的叫嚷声。

    俩人搅合到一起,相约前来,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