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照清秋:第一百五十一章 聚(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想都不愿想。

    骆重站在院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处院落,两层楼。

    不过,这大院子里的小院子都是两层楼。

    仔细审视一下,内心不觉感叹:两层楼还占七八间屋子的地方,这里面,怕是能住很多人吧!

    骆云霆开了院门,领老国公爷进了院子,领他大致浏览了一下,讲解了各屋子的用途,下面配置主要是书房、活动室、厨房、餐堂、厅堂、净房、冲凉房、两间卧房等。

    上面配了几间大的起居室,每间起居室都配有净房、冲凉房,另外还留有一处观景阳台。

    老国公一遍走下来,不觉啧啧感叹:这可比住在京城的国公府里舒适多了!

    骆云霆亲自侍候老国公洗洗漱漱,才返回最前面的综合主体楼。

    牌局还在持续中。

    黎卓如从桌子上下来后,与关钰告退一声,也让黎玉停领着他去歇息。

    父子俩一路无话,他们不说话,尾随在他们后面的黎诺与黎洪更不会说什么。

    进了院子,黎卓如让黎玉停先指了黎诺与黎洪的歇息处,说是让他们先歇息,他们父子私下里聊聊。

    黎玉停便让俩人睡在了下面,此处院子虽然小一些,但整体屋子数目与大院子一样,一楼而言,书房、活动室等相对小一些,而二楼,则是观景台窄了一些。

    安排好了黎诺与黎洪,父子俩才进入为黎卓如准备的起居室。

    停儿,你到底怎么想的?

    父亲所指的是?

    你知道我所指的是什么,现在,十公主都主动来这了,显然是想与你多熟悉了解。可你,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今天一晚上,我都注意过了,你就没主动跟她说一句话,倒是她

    爹爹,我们现在不说这好吗?一切顺其自然,我既然接了旨意,就没想过再毁了这桩婚事,只不过终究是当今圣上开了口,我便听之任之了,可我这心里,一时之间还真热乎不起来。

    黎卓如重重叹息一声,既然他一晚上都注意着自家儿子,那么他脸上的每一个神情,每说的一句话,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即便是坐在牌桌上,他眼角的余光也会扫向他。

    他哪能不了然儿子的心事?

    就有那么一瞬的时间,隐在打牌人身后的翦清秋,那特别的清汤挂面头发中的一绺遮住了眼角,儿子便觉得扎眼了,似乎怕她会因此而使得那只眼角不舒服,他便动手轻轻帮她捊到了耳后,仿佛人家自己没手似的。

    也许,这样的动作他做得多了,俩人相视一笑时,竟没有半分不自然。

    可他这心里就不自在了。

    无怪乎,翦家姑娘是不错,如果可以选,他也不想选公主,而选翦家姑娘。不是她十公主不好,而是他不想他儿子当这皇亲国戚。

    可,翦家姑娘那肚里的孩子最初,他也不知道她肚里有了孩子,而是当所有年轻人都各自离开后,剩下的人里,除了皇上关钰算得上年轻人,其余都是步入中年或是快步入中年的人。

    老国公牌打的顺,心情由衷的好,一个晚上,脸上的笑就没有隐去过,等只剩下这几人后,便乘兴对翦连生把话说敞亮了。

    说他这老头子既能代表骆家,也能代表辅国公府,只要翦连生这当爹的,还有翦清秋自己点头了,他们想以最快的速度三媒六聘地迎翦清秋过门,而且,进门之后便是骆家的当家女主人,还有就是,他那孙子绝对不会娶平妻或是纳妾接收通房丫头等。

    还说你翦家女儿是还小,等上一两年再说嫁娶正合适,可事已至此,她能等,肚里的孩子却等不起。

    不管怎么样,一般的人家遇到这种事,都会想法子尽快妥善的解决,没有人家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好好的女儿家背上未婚生子的名声。

    跟着又表明,他这不是要挟,说来说去,都是他骆家错了,他这孙子做错了,一不该不经意中毒;二不该因此要了人家姑娘,虽然姑娘的本意是为了救他,依然是他错;三不该在第一时间处理失当。

    要不然,他们早就欢欢喜喜成亲了,而他们,也早已成了欢喜亲家。

    可错了就是错了,才有了今天这局面。但,他那孙子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在尽力弥补这错误,他们做长辈的,也想尽力帮他弥补。

    翦连生因老辅国公这一席话说得很突兀,当着这几人,一时竟不知是不是应该正面回话。

    而一边的辅国公亦觉得突兀,他这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呢!怎么他这整日里逗鸟玩乐的老爹知道那么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