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啸歌:75.第七十五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路珩的激情演说被打断了, 嘴角抽搐了两下:嗯

    挺高兴的吧,另外一个男生调侃着说,您别忍了,那哪儿忍得住啊。

    于是全班都哄笑起来, 有人拍着桌子, 有节奏地喊:高兴、高兴、高兴。

    路珩咳嗽一声, 索性用力一拍讲台桌:高兴!

    哦——大家哄笑起来。

    任一萌站起来,大声说:这算什么, 中考我们玩把大的!

    好好好。教室里一片响应声,路珩笑弯了眼睛看着他们闹,不由得也开始憧憬。

    中午的时候, 进行完安全教育学校就正式放假了, 任一萌在校门口死死拽着路珩的车门不撒手:路老师, 您得奖励我。

    我怎么奖励你?路珩无可奈何地说, 他一上午都在给谭啸发微信,但是谭啸始终音信全无,他怀疑谭啸没带手机,便给顺通打电话,可是付谦说谭啸不在。

    怎么可能,他今天明明是白班,怎么会不在店里?

    路珩觉得这个节奏有点儿像是在冷战,可上次见面还惊天动地地滚了床单,热得都要炸了,尤其是谭啸的身体里面,又热又紧

    路珩狠狠地掐住自己脑子里的浮想联翩,努力集中注意力打发任一萌。他打算中午去顺通找谭啸一起吃午饭,然后去谭家看看爷爷。天气越来越热了,老爷子胃口不好,他想着去回民街买点儿酱牛肉,老爷子就爱吃这口。

    任一萌说:我要明月大大的电话。

    路珩:你为什么不找谭啸要去?

    任一萌翻个白眼:他才不给,他就答应给我明月的qq。

    路珩一摊手:那我也不能给你,毕竟明月是他朋友不是我的。

    任一萌不干了,死缠烂打地说:路老师,您站哪儿头的,怎么那么听他的啊。

    路珩大奇:我不听他的难道听你的?

    任一萌哼一声,不满地嘟囔:也不知道你怎么跟他混那么熟了,明明咱俩的关系应该更铁才对。

    路珩胡撸一把任一萌的头发,打发她说:去去去,赶紧回家去。

    我蹭您车吧。任一萌说着,一点儿不见外地去拽路珩的车门。

    路珩按着车门说:蹭什么车,我还有别的事儿,你自己回去。他把任一萌的手从车门上拽下来,我走了,你赶紧回家,暑假愉快。

    任一萌看着斯柯达绝尘而去,愣了半天才恨恨地说:升初三的暑假,快乐个屁!

    谭啸看着手机上路珩发来的一串微信,烦躁地索性把手机丢进了更衣柜。他对付谦说:我今天在后区,如果路老师找我,就说我不在。

    付谦:吵架了?

    谭啸的眉心狠狠地一跳,眼睛眯了一下。

    付谦嗤笑一声:毕竟我是有眼睛有智商的。

    谭啸想起谭洋的那副嘴脸,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小步,心底阴阴地燃起一团火:一时之间,他觉得全世界都是敌人。

    付谦竖起手掌虚挡了一下:嗨嗨,谭啸!

    谭啸猛地收住脚,闭一下眼,再睁开时定定地看着付谦。

    别紧张,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付谦耸耸肩,这年月,这种事儿哪儿没有啊,也就是你紧张,小封建。

    说完,付谦潇洒地一转身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丢下一句:小吵怡情,不过你也差不多点儿。

    我不是——谭啸的后半句话没说出来,付谦就出了维修区,只留下小封建三个字在他耳边嗡嗡直响。

    谭啸抓抓头发,跳下了维修槽,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藏在车底下。

    今天的活儿不多,但是有辆英菲尼迪的越野来修刹车,谭啸手边有一**酒精,那是用来擦去手上沾的油污的。如果把这小**酒精倒进刹车油里,刹车油被稀释,要不了多久,酒精会挥发,变速箱的齿轮也会被磨损,修个变速箱,里外就能提成至少4000元,而且绝对不会被发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