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漫漫道途:第26章 洗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多精魄,一冲进苏世的灵魂之中,瞬间被粉碎化作一缕缕精纯的能量,被身躯投向丹田那初步开辟的地方。突如其来的能量,让那黑色的世界豁然增加,大地一片片增加,四周的迷雾更加浓郁,神秘的气息覆盖苏世全身。

    在外面,那些熊孩子在傍晚时候摇曳已经吸收完全了,各自的大人抱着孩子回家,让他们睡去,那些老人则是,加大火力,又增加了一些特殊的药材,宝血,骨粉,大药,将剩余这些孩童还没有吸收殆尽的药渣炼成药散,这些药散可是出去狩猎救命的宝物,不进可以止血疗伤,还是补药呢,在危险密布的大荒之中,谁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下一刻就救了你的命。

    此刻,已经陷入昏迷的苏世毫不知情外界发生的事情。随着,血雾不断被苏世吸收,还有这那些宝药,所有精气全部被苏世吞噬殆尽,一点都没有剩余。

    张丰天,和张暗等人坐在一边,看着张侯添了一把赤木之后,在那里轻声的议论,随着这三日不断的灼烧,那青铜巨鼎已经变得通红,可就是没有一丝要融化的痕迹。

    上面雕刻的鸟兽鱼虫,显露,自助的吐纳着空中的天地灵气,和信仰之力。

    是时候了,这古鼎已经达到了所承受的极限,算算时间,也是时候完成洗礼了。张丰天道

    也是。张暗双手抱胸看着通红的大鼎道。

    苏世此刻,身上的死皮褪去,大股的杂质从苏世的身蜕下,苏世浑身洁白如玉,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整体修长,面容不凡,身高硬生生的拔高到了一米六五,可见苏世的收货有多大。

    天空中闪烁着黑色的凝云,巨大的雷电狂闪,张丰天脸色一变,让张暗照顾好众人,四周一切的活物全部被清楚。

    这黑色的凝云几乎就是在瞬间而至,黑色而深邃,闪着无匹的威势冲杀而下。

    在苏世自身已经成形的祭界之中的那尊四翅,四足,三目,六耳的异兽仿佛受到了什么挑衅一般,下一刻一双黑色的兽目睁开,冲出苏世的身躯,咆哮着冲击天上的雷劫。

    飞速而上,一口吞下,整个兽躯更加凝实,狂闪的雷霆不断的劈下,却对着异兽造不成一点伤害,待雷劫散去,那异兽三目看了张暗一眼,顿时,让张暗一阵炸毛,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在那一眼中看到了无尽的夜色和死气。

    待那异兽消失许久,还没有换过来,在异兽回到祭界之中后,苏世眼睛睁开,意识清醒。发现自己还在大鼎之中,轻轻一跃,刚刚一跃心道不好。

    还有鼎盖,下一刻苏世感觉有一中轻飘飘的屏障咯了一下头,一跃入天空数十丈之高。下一刻,苏世眼中闪烁着白色的雷霆,头发还缠绕着黑色的电弧,飞舞的发丝,将其衬托的如神如魔。

    猛然发现自己还没有穿衣服,红着脸找到了家的方向,立马向家的方向跨去。仅仅只是一步,就到了自己的房间,这让张暗和张丰天看的双目如同牛眼一般,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样,随后轻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着调一些。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过这祭道可算是踏入了。张暗在一旁道。

    恩,还不是一般的,顶级天骄级别的,将来,定会纵横八荒,不愧是大哥的崽。张丰天看着苏世离去的方向眼神幽幽道

    那个,大家元旦快乐哇,四千五百字的大章奉送而上,我去码字了,白白。

    十五天过去了,苏世借着自身的庞大药力以及吸收着星辰月华之力,已经完成了换血七层,浑身血液银白,厚重无比,如同银液一般,现在苏世自身的**之力,两臂总共达到了十万斤。

    白色的匹练之下,夹杂着许多的万斤黑石,和巨大的古木,在激荡的水流冲击下,威力更加巨大,滚滚古木,威威黑石携夹天地之势冲击而下,这其中的力道何止万斤?

    在冲击中央,一身青衫已被白色的浪潮打湿的苏世看着眼前的流木,和巨石,眼神中没有丝毫的胆怯,一道古井无波的眼神,平静的可拍。

    ‘碰’巨石撞击上苏世的躯体,只是让苏世轻哼一身,身形轻微的晃动。那流木,以及激荡的水流,连续的冲击着苏世的身躯,锻体决运转,呼吸法加持,凭借着肉身之力,生生的抗这些在水流激荡着的,石木。

    感受着身上的疼痛,苏世闷声不吭,一道道流失击打着苏世的身躯,并没有给苏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有一些红肿,和青淤,在冰凉的水流冲击而下,让苏世感到酸爽十足。

    所有的流石和滚木全部冲击完之后,苏世的身躯也已经遍体鳞伤,不过这些又算的了什么呢!不到片刻,苏世的身上的淤青全部消失,马桩一踏,站在那长满青苔的巨石之上打着拳法,拳势或疾或慢,或刚或柔。轰然一拳,前面的空气泛起阵阵涟漪,破空之音响彻整片河谷,而在旁边的飞鸟回头看了苏世一眼就站在那里继续轻声啼叫,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苏世的拳音。

    一套套拳法打出,虎啸,老猿扣手,半步炮拳,形意拳十二形态,还有着诸多在原先世界苏世休息的拳法。猛然,苏世头上升腾起阵阵水雾,和白色的气息。

    苏世拳法越打越猛,最后直接轻声踏步而出,在空中击打着拳法,周围的空间涟漪不断,下一刻,其中的一个涟漪之处,隐隐有些崩溃之感,最后,一拳而出,夹杂着凌厉的罡气,直接轰碎空间,下一刻空间修复,苏世握拳,上面是一套套被空间碎片割伤的血痕。

    苏世全身气息翻腾,若是能够内视就可以发现,苏世身上银白色的血液,如同滔滔的河流一般冲击着前方,那晶莹如同血钻一般的血管如同一条条河道,将这些银白色的血液送往那太阳一般的心脏,巨大的跳动声音,足以和清脆的青铜巨鼎的声音相比。

    筋骨不断的发出爆鸣之音,血液如同惊雷一般,声响愈发强大,浑身的生命气场散出,水面下的游鱼全部退走,来不急的猛然化作一片血雾。下一刻血色的污渍被强大血液排斥,挤出身躯,在苏世的身躯之上外面形成一层黑色的污垢。

    苏世一个猛子扎进眼前的碧波之中,清洗着自身的污垢。

    换血已过。苏世一拳轰出,前面的空间撕碎,看了看自己的杰作,苏世嘴角露出笑意轻喃。

    苏世这些天不断斩杀荒兽和锤炼身躯,吞噬宝血和精肉直到现在才到了九十五万至尊值,虽然苏世在这期间也花费了不少。

    一步跨出,直接达到二十丈开外,现在苏世的速度力量全部已经达到了此界的临界值,单臂十万斤巨力,不过苏世想要打破这个极限。

    苏世不曾一次询问系统打破极限之后,将会发生什么,系统只是四个字回复苏世恐怖降临。待到苏世继续询问之后,系统总是推脱过去。

    不过这些并没有阻挡苏世想要,打破极限,人活一世,自然是为了至强,没有最强,只有更强。压制翻腾的思绪,跨步快速回到村子。昨天,狩猎队,和张暗,张侯等外出的人都回来了,带来了各种宝血,大药。

    今日,是洗礼的时刻,苏世刚刚溜出来,调息着自身的状态,最后在巨木万石,流水天威之下,终于突破换血九层,达到临界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