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七十三节 凡事莫强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人扶持,姜永寿晃了几晃,立足不稳,颓然跌坐在地,连连咳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魏十七心中一动,试探着绕到他身后,果然,姜永寿连回头都异常艰难,双手撑地,像风箱一样呼哧呼哧喘着气。

    潘云怒骂道:姓魏的,你这个无耻的小人!混账!    魏十七听若不闻,屈指将剑丸弹出,藏雪剑悬停在胸前,蓝芒流传,如梦如幻。

    清明拍拍手,道:抓紧时间,开始吧!    话音未落,魏十七毫不犹豫踏上半步,真元鼓荡,藏雪剑疾射而出,一剑斩向姜永寿后颈。

    之后的几天,魏十七独自上熊罴崖,利用重水禁制演练棍法和飞剑,从早到晚,不息不休,待真元消耗得差不多,就找个隐蔽的山坳,把藏在蓬莱袋中的人面鸠、赤瞳蛇烤了吃掉,补充元气。

自从他将窍穴中的元气压缩至十二重楼,顺利凝结道胎,元气转化为真元后,单靠吞食妖物血肉补充元气只是杯水车薪,唯有用《合气指玄经》炼化妖丹,或者吞服乾坤一气丹、黄螭丹之类丹药,才能将真元补足。

    只是与直接汲取天地元气日月精华相比,这两种途径都有不小的弊端。

    《合气指玄经》炼化妖丹有悖昆仑正法,日积月累,妖丹中的杂质沉积在体内,污染道胎,得不偿失。

吞服丹药也非长久之计,以黄螭丹为例,长年服用药力减退,于身体大有害处,最多不宜超过三**。

    丹药大多有此弊端,温和纯正久服无碍的丹药,据清明所说,只有乾坤一气丹和万年芝液,只是乾坤一气丹乃掌门亲自炼制,所剩无几,早被阮静用完,万年芝液又太过珍贵,宜待修炼本命神通突破**颈时使用。

    魏十七左思右想,琢磨着找个时间深入鬼门渊,捕杀妖物,储备足够的血肉,供不时之需。

    一切等岁末赌局之后再说吧。

    算算距离约定的时间所剩无几,他回到无涯观中,到汤沸房喝茶吃果子,歇了半天,而后回到静室中,吞服丹药,调息静坐。

待天光大亮,魏十七与余瑶携手登上鹿鸣崖,清明早等在那里,百无聊赖地蹲在地上,拿着树枝乱涂乱画,见他二人的身影,跳将起来,用力挥着手。

    三人说着闲话等了片刻,出乎意料,踯躅而来的对手,竟然是姜永寿和潘云。

    姜永寿依然是一副皮包骨头的痨病鬼模样,脸色比以往更不堪,眼眶深陷,有气无力,全靠潘云扶着他的手臂,似乎一松手就会栽倒。

    这是怎么回事?魏十七以目光询问清明,清明耸耸肩,摊开手道:呃,出了点小岔子,这位姜师兄不想错过今年的岁末赌局,抢先把丁、许、司徒三位长老门下的弟子都打败了,要跟你争一争今年赌局的最后一个名额。

    魏十七打量了他几眼,心知肚明,五金之气深入肺腑,无药可治,姜永寿拼死也要进赌局,为的就是搏那一线生机。

他一挑三,击败三位长老的门人,付出的代价可谓惨重,连站都站不稳,还强撑着来到鹿鸣崖,要跟自己斗最后一场。

    潘云忽然开口道:魏师弟,今年岁末赌局的机会,能否让给姜师兄?做师姐的欠你一个人情,但凭差遣,绝不二话!    姜永寿手臂一动,似乎要劝阻她,又强自按捺下去,垂下头黯然无语。

事已至此,不服软又能如何?    魏十七道:姜师兄即便进了赌局,也是炮灰,又何必硬撑!    魏师弟,你有所不知,司徒长老门下的关沧海惊才艳艳,业已突破剑气关,若非姜师兄将他击败,今日与你争夺赌局名额的,便是关沧海无疑,他出手狠毒,翻脸无情,你绝不是他对手,就算师姐求你了,把这次的机会让出来,姜师兄他他等不到下一次了说着说着,潘云眼圈都红了,声音中带着哭腔,姜永寿长叹一声,拍了拍她的手背,暗自神伤。

    清明站在一旁,笑嘻嘻一言不发,听凭魏十七答复。

    魏十七心坚如铁,摆手道:抱歉,今年的岁末赌局,势在必得,不能想让。

    潘云尖叫道:师弟,我们可是同类!    姜永寿将她轻轻一推,低声道:师妹,凡事莫强求,不要再说了!他目光中露出决断之意,张口吐出一枚亮晶晶的剑丸,迎风一晃,化作一柄龙形剑。

    潘云一步步退后,狠毒地盯着魏十七,呲牙咧嘴,几欲将他一口吞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