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五十七节 逃得过一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魏十七一颗心直往下沉,如堕冰窟,冰凉彻骨。

    闵婆婆这一拳,轻而易举击溃了五方破晓神兵真身,将精魂尽数逼出,地行神通就此被破,魏十七半身埋在地下,虚弱得就像砧板上的鱼肉。

    广济洞的符修怎么会修炼神兵真身?还是神兵洞的体修转而修炼符箓?闵婆婆若有所思,屈指一弹,螭龙精魂应手而灭,五方破晓少了一道精魂,那是釜底抽薪,泯灭了一切希望!    魏十七从未感到如此绝望,这闵婆婆铁了心要用天魔气控制他,逃得过一时,却逃不过一世,张开妖域以禁制克制魔气,已经耗尽了妖元,神兵真身被破,他失掉最后的底牌,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叹了口气,苦笑一声,仰头望向照影珠。

与此同时,闵婆婆亦抬起头,目不转睛盯着照影珠。

    白光流转,虚空裂开一道缝隙,琴音袅袅,如泣如诉,每一声都重重砸在闵婆婆心头。

她脸色微变,连退三步,每退一步,身前便留下一个人影,黑气氤氲,幻化魔纹,被琴声一冲,如水纹般涣散,转瞬聚拢如初。

    魔气化作三具人影,将琴声一一化解,闵婆婆低头寻思,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隔空万里,遥遥相击,非显圣真人无有此等手段,斜月三星洞向来护短,这分明是有人在警告她,得放手时且放手,莫要自讨没趣。

    她眯起眼睛,体内魔气流转,勃然待发。

那珠子连接虚空,不同寻常,有此珠在,说不定下一刻显圣真人便会亲身降临,她仗着天魔神通,虽然不惧,但万一来的显圣真人不止一个呢?    琴音忽然一变,连成一片,隐隐有了几分符意,魔气散聚多了几分晦涩之意,竟不得聚拢成形。

闵婆婆何等眼力,以音作符,这是广济洞的绝学,听闻兰真人雅好琴音,莫非这修成神兵真身的小辈,竟是她悉心栽培的弟子?。

    闵婆婆微微张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齐整闪亮,与苍老的面容形成鲜明对比。

她费力地蠕动嘴唇,挤出几个字来:在哪里,说——在喉咙口摩擦,声嘶力竭,仿佛破旧的风箱,呼哧呼哧喘着气。

    魏十七毫不犹豫道:混沌一气洞天锁!    闵婆婆眼中精光一亮,仿似黑暗中亮起两点星辰,摄人心魂,她将枯瘦的手腕一抖,一道黑气飞出,略一闪动,便从魏十七七窍钻入体内。

天魔气无物不污,一旦沾染上,倾三江五湖之水也无法涤净,闵婆婆淫浸千年,对魔气的厉害再清楚不过了,眯起眼睛打量着他,却见魏十七一张脸黑气氤氲,魔纹聚散不定,愈变愈奇。

闵婆婆大为诧异,在天魔气侵蚀下,竟能坚守心神不失,却是咄咄怪事。

    不过数息之后,魏十七便丧失清明,魔纹瞬息遍布全身,清晰如刻。

一念存,一念亡,生死尽在掌握,闵婆婆将桎梏一松,道:你且道来,不得隐瞒——    魏十七缓缓抬起头,连带眼珠都闪动着魔纹,他声音刻板,不带情绪,将天魔宇文始被封印在混沌一气洞天锁的前后说了一遍,闵婆婆关心则乱,眉头紧蹙,连带呼吸都沉重了数分。

    混沌一气洞天锁,下界洞天,血祭封印,历千万年,始得逃出一缕神念,借妖凤躯壳寄身,星河倒悬,九州陆沉,解脱近在眼前,又被斜月三星洞静昀真人镇压,命运何其不公,连一线生机都不留下。

往事历历在目,从心底泛起,一桩桩,一件件,闵婆婆心潮起伏,一时竟忘了身处何地,眼前又有谁。

    刹那间,天翻地覆,障天黑幕破开一道缝隙,魏十七双眸尽赤,哪有半分迷糊,照影珠冲天飞起,炽热滚烫,光芒万丈,姬樱尖叫一声,忙不迭伸手挡在眼前,一颗心怦怦乱跳。

    胆大妄为,竟然敢违逆闵婆婆,那人究竟是什么路数?    黑幕渐次溃散,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大嘴缓缓吞噬,闵婆婆双眸一凝,瞳孔中魔气缠绕,凝成数个米粒大小的魔纹,抽丝剥茧,只见虚空之中浮现出无数闪动的符箓,回环勾连,穿插交织,源头正在眼前那男子身上,天魔气所冲右突,魔纹变幻,却被一丝一毫蚕食,终不得脱。

    她不怒反笑,没有急于动手,瞳孔中魔纹散而复聚,聚而复散,符箓渐次淡去,剥去一层又一层,直至最深处,蓦地里一道古怪的禁制跃出,将对方从头到脚牢牢护住,瞬息万变,极尽繁衍之能事,似乎永无止尽,距离生出灵性只有半步之遥。

魔气被禁制拒之于外,貌似将他团团包裹,水泄不通,其实浮于体外,距离肌肤尚有一线,未能侵蚀心神。

    已经多少年没有被人算计了?    闵婆婆施天魔气点染魏十七,魏十七避无可避,敢冒奇险,暗暗张开妖域,将魔气吞没,随即全力施为,抽取五股魂魄之力揉为筋干,附以妖元,布下一道禁制,薄如蝉翼,任凭魔纹变化无穷,相时而动,牢牢护住心神不失。

待闵婆婆为他一番言辞所惑,沉浸于往事,略一分神,趁机催动禁制,破开黑幕,将照影珠送出。

    禁制无名,源于五轮傀儡,出自上古飞升修士的大手笔,由魏十七与金三省合力破解,偷学了七八分。

    单凭禁制就能克制魔气,唯有斜月三星洞广济一脉的符修才有这等通天手段,不过蚍蜉撼树,螳臂当车,天魔的厉害,又岂是这后辈小子所能窥探的!闵婆婆哼了一声,将手一招,魔气顿时摆脱禁制纠缠,尽数收回,随手一拳击出。

    魏十七身形一挫,往地下沉去,才及没膝,胸口忽然中了一拳。

拳不重,也没什么不适,但不知怎地,他浑身一僵,竟动弹不得,茫然抬头望去,却见闵婆婆缓缓收回干瘦的拳头,似乎只是虚虚比划了一下。

身躯如同浸在一汪热水里,懒洋洋动都不想动,颅顶,后颈,右臂腋下,脐上三分,左腿膝弯,五处魂眼齐齐张开,精魂失去控制,一道道跃出,绕着他如走马灯般转动不休,他伸出手去,却什么都抓不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