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四节 机缘就在眼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熊七力干笑了几声,这才说起,在人面鸠聚集的山林深处中,有一块阴地,据传是人面鸠的墓穴,每逢月半十五,便传出鬼泣之声,阴气森森,生灵难近。

    魏十七记起鬼门渊下的人面鸠棲落,问道,那人面鸠也是妖奴之属吗?    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熊七力坦言,人面鸠并非妖奴,实属妖卫。

胡帅率妖奴大军反抗天妖,人面鸠王族分裂为两派,一派冥顽不灵,站在天妖一边,另一派审时度势,投向了胡帅,大战之后,前者尽数覆灭,后者也没讨得好去,大多成了炮灰,只有少数得以保全。

幸存下来的人面鸠并不受妖奴待见,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它们势单力孤,又无人为其出头,被迫远离妖奴聚居的几座大城,迁徙至偏僻之地容身。

也就是铁爪部实力不济,否则的话,怎容它们在领地之内耀武扬威!    魏十七反复问了良久,熊七力对阴地的位置一无所知,只是略有耳闻罢了,不过这倒是个好机会,贸贸然寻上人面鸠讨要阴地,师出无名,平添事端,不如借铁爪部的名头一用,就算是答谢熊七力传授俚语。

    他低头思忖片刻,当下与熊七力言明,愿助铁爪部对付人面鸠,事成之后,借阴地炼制一件法宝。

    熊七力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了良久,闻言大喜,满口答应下来,阴地什么的,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在意的,是被人面鸠占去的大片山林。

    翌日,熊七力点齐了青壮熊精,雄赳赳气昂昂,倾巢而出,魏十七背负屠龙刀,不紧不慢走在他身旁,听着林涛呼啸,心如止水。

    鹿肉烤熟了,三力挑好的肉先奉给魏十七,接着是族长熊七力,最后自己挑了一块,翻来覆去,不时啃上一口,那头大野猪实在太生猛了,他没什么胃口。

    魏十七发觉铁爪部规矩森严,只有族长和青壮熊精才有资格列席,吃鹿肉,喝蜜饮,按照地位高下依次挑选,不得僭越,老幼妇孺大多啃食不知名的块茎,一个个眼巴巴望着鹿肉,垂涎欲滴。

    熊七力见怪不怪,斟酌着跟魏十七说了一大通话,弯弯绕绕,翻来覆去绕了半天,魏十七才明白过来。

原来铁爪部驻守的领地常有人面鸠前来觅食,山林就这么大,所产也有限,双方不止一次起冲突,但人面鸠高来高去,力大无穷,又会几手粗浅的妖术,熊精吃了不小的亏,眼看十年一度的供奉日即将到来,贡品凑不齐,实在没脸去黑风山拜见熊王,听三力说上师有一把利刃,屠那人面鸠如切瓜剁菜,熊七力的意思,想拜托上师出手,把人面鸠尽数斩了,让铁爪部独占这片山林。

    熊七力打的好算盘,屠灭了人面鸠,献给熊王奎跋作贺礼,亦是铁爪部的一桩功劳,说不定能换回什么好处。

魏十七慢慢喝着掺了蜂蜜的山泉水,不置可否,熊七力冷静下来,也知道自己唐突了,咧开嘴嗬嗬笑着,绞尽脑汁思量用什么才能打动上师。

    无移时工夫,一头大鹿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白森森的骨骸,青壮熊精彼此打着眼色,拜别族长,自去洞穴内歇息,熊七力亦为上师准备了留宿处,就在他盘踞的洞穴旁,位置极佳,明晃晃的月光照进来,如同水纹一般轻轻晃动。

    魏十七伸手把玩着月华,记起月华轮转镜和八女仙乐屏,微微苦笑。

走的时候如此仓促,不知她们在下界怎样,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等他有机会回去,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他靠在冰凉的岩石上,静静想着心事,看着天空的四轮明月,不知不觉过了一夜。

    初临大瀛洲,两眼一抹黑,他也不急于离去,就在谷中暂住下来,绝口不提接下来的打算,熊七力也乐见其成,整日陪着他闲谈,揣摩他的喜好和用意。

魏十七是有心人,向他讨教妖族的语言,一问才知,大瀛洲的口头语源头冗杂,繁复异常,大体来说,天妖用大雅言,妖卫用小雅言,大小雅言于细微处小有差别,以体现身份的不同,妖奴操俚语,音节简单,无有文字,除此之外,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妖族亦有各自的语言,彼此不相通,只在族内流传。

及至飞升修士占据了斜月三星洞,成为大瀛洲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他们所说的汉话亦传播开来,逐渐有了取代雅言的势头,而后胡帅揭竿而起,将天妖赶尽杀绝,颁下号令,以妖奴俚语为通行的口头语,大小雅言就此失传,能听懂,会说会写的,寥寥无几。

    言语虽为小道,却不可缺,熊七力自知能力有限,无望晋升妖将,在这方面颇为上心,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他俚语说得极好,汉话也颇有心得,魏十七向他请教俚语,他正愁没机会示好,当下抖擞起精神,倾囊相授。

俚语简单易学,没几天工夫,魏十七便能与之交谈,不再需要横比划竖比划,一边猜一边脑补了。

    日升月落,日落月升,三日四月,七曜转轮于天,不知不觉,魏十七已在铁爪部的山谷待了大半月,他冷眼旁观,熊精多在晨昏二刻汲取日月精华,他们没有传承的功法,单凭本能修炼,能够脱颖而出的,无一不是天资卓绝之辈,熊七力如此,他看中的三力也是如此。

    俚语学得差不多了,魏十七萌生离去之意,熊七力意识到这一点,却想不出挽留的理由,铁爪部的机缘就在眼前,偏偏抓不住,他心情有些低落,在魏十七跟前,只能强颜欢笑。

    这一日夜晚,四月当空,清辉匝地,魏十七偶然问起附近的山林可有阴气郁积之地,熊七力闻言心中一动,旋即想起一事,脸色变幻,欲言又止。

    魏十七看出了他的犹豫不决,笑着让他无须顾虑,但说不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