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三十一节 一石激起千层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梅真人轻轻叹了口气,目视兰真人,低声道:师妹,你怎么看?    兰真人秀眉微蹙,沉吟良久方道:一时看不清这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挟大瀛洲一洲之势,只可顺势而为,不可抗拒。

师姐,灵渠师弟执掌神兵堂左殿,这是我等的机会,若错过了,只怕广济、神兵二脉将永远囿于北海一地,再不得出。

    梅真人道:是啊,魏道友真了不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一子落下,天下大势尽在荒北城,他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呢?她摇摇头,深觉此事难解,荒北市集、神兵堂、北海湾三处,看似各行其是,毫不相干,竟被这小小的六棱赤玉柱穿在了一起,相互支撑,成鼎足之势,魏十七是妙手偶得,还是蓄谋已久?出了生而知之外,别无解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脸红脖子粗喉咙响,丝毫没察觉主人业已离席而去,乐声悠悠响起,一队队妖娆美女鱼贯而出,长袖飘飘,歌舞升平,却吸引不了他们的注意。

    龙蝠扑动一双肉翼,稳稳落在了雪峰之巅,屠真扶着魏十七踏在冰雪之上,海潮澎湃,星斗漫天,她一双眼眸映照着熠熠星光,仰头望着魏十七,忽然开口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她问得突兀,问得无礼,魏十七知道她的性子,不以为忤,抬手托起她的下颌,微笑道:随便想想,就想出来了。

    你骗人。

屠真顿了顿,又道,你在哄小孩子!    魏十七将目光投向不远处那一座孤零零的石屋,昏黄的灯光照亮了窗棂,两个熟悉的身影一坐一立,似乎在嚅嚅细语,耳垂上的坠子微微摇晃,拨撩着人的心思。

他捏了捏屠真的耳垂,道:随便想想,不过在某个地方,我已经试过一回了。

不知道那地方,现在怎么样了    他的语气带上一丝伤感。

他说的是东溟城。

她是他的影子,她只是他的影子。

    洞房花烛夜,最乐之事不是初试**,而是头靠头脚碰脚清点贺礼,通宵达旦,越数越有精神。

寿礼不是喜礼,聊胜于无,魏十七靠在床头,将厚厚一叠的礼单翻了一通,先看割据一城之地的诸位城主。

极昼城主胡不归最小气,玉简一枚,大明城主文萱,阳神修士的精魂一条,河丘城主沙艨艟,天妖毕方的精魂一条,武漠城主焦百川,妖卫精魂一百条,前荒北城主唐橐,明珠一串    精魂什么的,一时半刻也用不到,魏十七从一芥洞天内将玉简摄出,略略看了一回,其中记录了一张丹方,配成还阴液,有温养精魂之效,虽不能与真龙精血媲美,胜在量足,可堪大用。

魏十七将玉简递给秦贞,嘱她去找梅真人,配些还阴液试用,丹方却不要落入他人之手。

秦贞接过玉简,略略看了几眼,将丹方默默记在心中。

    魏十七又取出唐橐送上的一串明珠,珠子一十八颗,大小不一,方圆各异,看上去毫不起眼,不过以唐橐的精明,当不至于糊弄他。

魏十七细细看了片刻,曲指一弹,注入些许真元,一十八颗明珠顿时大方光芒,一条寸许长的蛟龙虚影飞将出来,须角鳞爪细致入微备,摇头摆尾飞舞了一通,又涣散无迹。

    阮静咦了一声,道:原来是件玩物!    魏十七闭目想了片刻,喃喃道:玩物倒不尽然,潜蛟族炼成这串明珠,也算是煞费苦心。

他又注入真元,再度唤出蛟龙,这一回阮静凝神细看,终于发觉了些许异样。

    秦贞插嘴道:莫非是癸水符箓?    魏十七颔首道:唐橐持海命牌坐镇潜蛟海,据说不受海族待见,过得殊不如意,不过潜蛟王荆启是聪明人,虽然阳奉阴违,将他架空,该有的供奉却不缺。

这串明珠当是潜蛟族内的宝物,蛟龙之姿,暗藏了一道癸水符箓,落在唐橐手里,是明珠投暗他懒洋洋抬起手,催动真元,凌空绘下一道符箓,曲折盘旋,形同蛟龙,当最后一笔提起,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石屋,相生相克,凝成一面晶莹剔透的水镜,薄如蝉翼,悬于虚空中,缓缓转动。

    阮静心念微动,拂动衣袖,山河元气锁电射而出,一尾黑眼白质的阳鱼啄在水镜之上,叮一声轻响,水镜连转七八圈,砰然散作癸水之气,阳鱼反弹回来,被阮静顺手接住。

    阮静啧啧称奇,魏十七将明珠塞到她手中,道了声:你留下慢慢琢磨吧!阮静也不客气,随手套在手腕上,嘴角噙着笑意,甚是开心。

    一石激起千层浪,魏十七起了一个头,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明眼人越琢磨越觉得意味深长,这片极北苦寒之地蕴含着无穷的机会和利益,荒北市集,神兵堂,北海湾,精魂,猛将,强兵,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连胡不归都怦然心动,忍不住盘算着如何才能占个小头。

    松壑殿中嗡嗡声此起彼伏,一忽儿响一忽儿轻,魏十七任凭他们喧哗,悠然自得,喝了五七杯酒,向梅、兰二位真人微一颔首,悄然而去。

胡不归和巢圭不约而同抬起头,只看到他一个背影,二人对视一眼,双双举杯掩饰,将头转向一旁。

    梅真人心如明镜,魏**张旗鼓操办寿辰,目的有三,其一,昭告天下,六棱赤玉柱通行荒北市集、神兵堂、北海湾三地,其二,逼迫葛阳真人表态,为日后挥军南下埋下伏笔,其三,借机收受来自海陆两地的贺礼,寻求冥冥中一丝缥缈的机缘。

三重目的都达到了,多了暗影贼巢圭,多了鲤鲸、马面蛟、雷鱼、齿章、髑髅鱼五族的使者,荒北城的动向得以远播外海,效果比预期的更好。

该说的话都说了,他也无意久留,拂袖而去,走得恰到好处,把言外之意留给众人琢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