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四十节 我是打不过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它瞪着血红的独眼死死盯着清明,瞳孔收缩成针尖,又猛地扩大,星星点点的光芒渐次亮起,汇聚成一团耀眼的光华,清明的身体纤毫毕现,寒气在他体内流淌,迅速消散于无形。白狼似乎发现了什么,一瞬间斗志尽去,口鼻吐出一道寒气,将身躯一晃,施展遁术凭空消失。

    打不过,想逃了吗?白狼的举动根本瞒不过清明,他纵身一跃,飞出十余丈,抬手一掌劈下,白狼恰好现身,仿佛将头颈主动凑到他掌下,哀号一声,摔了个嘴啃泥。

    清明不再戏弄它,拳脚齐出,远远望去犹如蚍蜉撼树,可那蚍蜉真把树撼得东倒西歪,白狼一忽儿飞天,一忽儿钻地,毫无还手之力。

    大白狗,投不投降?清明下手极重,震散了白狼浑身筋骨,却未能击破法体,真要伤其性命,还要费一番手脚。

    白狼吐着舌头气喘吁吁,哼哼道:不投降怎样,投降又怎样?

    不投降,抽你的筋,扒你的皮,血肉脏腑烤熟了吃掉,喏,看见那边的家伙了吗——他是个肉食者,食仓大,无肉不欢,你身上这点肉,不够他吃个三五天。投降的话,就饶你一条小命,跟我乖乖地回去,关在镇妖塔里。

    白狼一口气闷在胸中,惨笑道: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又要关进镇妖塔,出一个囚笼,进另一个囚笼,何苦!

    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说了,这方天地本就是一个囚笼,你又不是不清楚!镇妖塔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告诉你,天狐阮青在塔中活得好好的,这些年其实过得还不错,想开一点,你也会习惯的

    魏十七心中一动,他记起当年在接天岭冬猎,小白也说过类似的话,当他问起她为何留在接天岭,不远走高飞时,她说,镇妖塔是囚笼,接天岭是囚笼,昆仑山是囚笼,这个世界也是个囚笼,在哪里不都一样!

    他们都知道些什么,话里有话。

    白狼傲气尽失,垂着脑袋一声不吭。清明伸手摸摸它的脑袋,将缠绕在脏腑间的星力尽数收入掌内,随手一撒,重归于阖天法阵。白狼去了星力束缚,仰天长啸,无移时工夫伤势尽复,只是瞎了的左眼终究无法恢复原状了。

    它瞅了清明半晌,恨恨道:我是打不过你,如果魏云牙在的话,你打不过他!

    清明也不反驳,呵呵一笑道:所以这数万年来,你被镇压在接天岭下,魏云牙逍遥自在,不知所踪。嘿嘿,北漠天狼也不是个个都能与黑龙妖凤匹敌的,姓魏的勉强可以,你就差远了!

    听到这里,魏十七也明白过来,当年昆仑祖师布下通天阵,将妖族一网打尽,毕竟还是有漏网之鱼,黑龙,妖凤,再加上天狼族的魏云牙,至少有三头大妖逃脱了通天阵。

    白狼长吁一声,摇动身躯,化作独目大汉郭奎,长相粗犷,轮廓如斧劈刀削,淡金色的长发披在肩头,顾盼间霸气侧漏。只是形势迫人,此刻他心中憋屈万分,却又兴不起拼死一搏的决心。他本能地感觉到,清明并没有虚言诓他,既然天狐在镇妖塔中过得还不错,想必他也可以忍受下来,比起抽筋扒皮,至少他还能活下去。

    那些旁支的弟子,你弄到哪里去了?

    郭奎老老实实划开一芥洞天,将一干旁支弟子放出,连同飞剑剑囊储物袋,下饺子般尽数丢了出来。众人横七竖八躺了一地,一个个迷了心神,人事不省。

    都在这里了?一个没少?

    郭奎道:不小心打杀了几个,给青牛它们吃掉了,活捉的都在这里了。

    魏十七一眼扫去,大半是陌生面孔,他认识的只有戚都、李少屿、谢鹘、辛老幺、牛砺、石贲,邓守一七人,仙都弟子倒是一个没少,总算运气不错。

    清明从腰间解下一只御兽袋,对准郭奎一摄,后者也不抗拒,任凭他摄入袋中。他不耐烦浪费时间,等众人慢慢醒转,上前去一人踢了一脚,或在肩头,或在腰间,片刻后,一干弟子睁开眼睛坐起身,东顾西看,仿佛从悠长的梦中苏醒,迷迷瞪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戚都最先清醒过来,他识得清明,知道他是掌门的贴身道童,急忙上前相见。清明把首尾简单说了几句,老气横秋地命他们即刻动身,各自回转宗门禀告掌门,今年的冬猎到此为止,接天岭暂时封山,不得昆仑许可,禁止随意出入。

    戚都见他行色匆匆,似乎另有要事在身,也不多问,告辞一声,招呼邱牧石和李少屿领着各派弟子离去。李少屿频频望向魏十七,后者朝他使个眼色,示意他此时不宜深谈,以后有机会再说。

    待众人御剑飞去,魏十七上前问道:都结束了?

    清明拍拍腰间鼓鼓囊囊的御兽袋,笑道:差不多了,还有一点小尾巴

    魏十七会意,玉蟾和重明鸟?

    两个墙头草,喏,躲在那里半天了。清明嗤之以鼻。

    清明开始骂阵,魏十七哪还不知趣,赶紧退后数丈,觉得不稳妥,又退了数丈。

    一声大白狗,触动了对方的逆鳞,白狼浑身长毛根根倒竖,怒吼一声,后腿一蹬扑上前,扬起爪子一掌拍去。

    清明高高跃起,一脚踢过头顶,正中白狼下颌,顺势向后翻滚,稳稳落地。他动作也不快,白狼偏偏像中了邪,躲不开,也闪不过,下颌被小脚踢中,浑身一僵,举着爪子像极了招财猫,接着头颅猛地向后一仰,连带身躯一起飞了出去,着地十八滚,半晌爬不起来。

    小小的身体,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他竟然是走炼体路数的体修,凭一己之力稳稳压制住天狼,游刃有余,未尽全力。

    清明兴致盎然,朝白狼勾勾手指,继续挑衅道:大白狗,再来!

    白狼强撑着四肢站起身,目露凶光,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团冰冷的吐息,清明伸出手掌凌空一抓,吐息凝结为一颗拇指大小的冰珠,晶莹剔透,蕴藏冰封千里的寒气。他将冰珠丢尽嘴里,嘎嘣嘎嘣嚼碎了咽下肚,嘘出一道白气,眼眸越来越亮,让人不敢逼视。

    魏十七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早就意识到清明非同一般,只是没想到他不一般到这种程度,大白狗叫得没错,在他面前,北漠天狼就跟一条丧家狗差不多。

    两度受挫,白狼终于正视双方的差距,很明显,即便他驱散体内的星力,伤势尽愈,也不是他的对手。昆仑掌门身边的一个小道童就如此厉害,数万年不见天日,果然是落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