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二十二节 各安其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真人自上界来,虽然人物不怎么仙风道骨,神通却是实打实的,大伙儿都指望他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谁都没想到一开口却是凡夫俗子的粗鄙之事,他们一个个脸色古怪,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周吉将目光投向小白,示意她安顿一二,后者有些明白他的意思,眼前的困境并非一朝一夕,这是要天长日久地耗下去的意思,她轻轻咳嗽一声,委婉道:听雪庐乃五行宗历代宗主清修之地,吾辈不便相扰,诸位道友可同往千寻岩,真人看护这幼树,且在二相殿歇息,吾辈野性难驯,散漫惯了,只在左近山林容身,如此可好?    听雪庐与二相殿孰轻孰重,褚戈心中自有计较,他微一犹豫,颔首应允下来。

    小白又道:这赤水崖下,赤水河得天地元气滋养,不虞枯竭,吾辈在荒山野地熬惯了,饮足水,可忍饥多时,山林之中偶得一些草茎野果,足以度日,不知诸位道友可有应对之术?    褚戈想了一想,抖抖索索从袖中摸出两只羊脂玉**,命董千里交到小白手中,道:尚有一些辟谷丹,可解燃眉之急,小白姑娘且分两**去,以备不时之需。

    小白心中清楚,褚戈是看在周真人的面子上才故作慷慨,换成是她,只怕没这么大的面子。

她也不客气,替周吉收了下来,道:听雪庐与二相殿相隔不过百丈,吾等各安其处,同舟共济,道友有何不便,只管开口。

    各安其处四字,她咬得颇重,言下之意,你造你的五谷轮回之地,我造我的黑甜寤寐之乡,人妖殊途,没事就不要彼此相扰。

褚戈年老成精,哪里听不出来,脸上皱纹抖动,喃喃道:却是这个理    小白回头望向周吉,目光中流露出询问之意,周吉很是满意,挥挥手道:各安其处,同舟共济,就这样吧!    褚戈推开董千里,郑重其事向周吉行了一礼,道:一切有劳真人做主!他心中清楚,若无真人护佑赤水崖,撑起一方小天地,他们早被混沌之力吞没,碾作一蓬无知无觉的时之砂。

他吞噬了螭龙血脉,渡过了漫长的岁月,老得连自己都记不住,但他还没有活够,哪怕受尽种种折磨,心中的欲念如火如荼,身躯却是一堆没有知觉的死肉,也要继续熬下去。

    只要活着,就有一线可能——他看了董千里一眼,示意她扶自己回转听雪庐——此界无力回天,但若能去往上界呢?    在桂云招呼下,道门弟子三三两两踏上山路,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惶恐不安之情溢于言表,尤其是那些从天坑来到流石峰的先天之体,道门种子,暂时逃过灭顶之灾,究竟是他们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天禄形单影只,目送道门弟子远去,犹豫了片刻,终是没有跟上去。

她躲在二相殿的阴影下,器灵之身一忽儿散作剑丝,一忽儿凝聚成形,犹未能摆脱天威的压迫。

当天相孤星陨落之时,洞天崩塌,天地重归于混沌,剑丝铸就的躯壳浑不受力,冲击直抵灵性,几乎将她一举击溃。

    剑灵应天地而生,也应天地而灭,好在造化幼树播撒的磅礴生机挽救了她,虽遭重创,却侥幸逃过一劫。

天禄竭力将生机引入体内,安抚紊乱的灵性,全神贯注修补躯壳,直到此刻才有余暇旁顾。

    时之砂充塞天地,将赤水崖裹得严严实实,二相殿矗立于身后,阴影有如实质,她目不转睛盯着周吉,忽见他侧过头,漫不经心忘了自己一眼,一颗心几乎停止跳动,脸上下意识露出一丝谄媚的笑容。

周吉朝她点点头,天禄随即回过神来,又是羞恼,又是安心。

    罗刹女见小白分说定当,忙命一干小妖去二相殿打点拾掇,待安顿稳妥,恭请周吉入内歇息。

周吉也不矫情,当先踏入二相殿,里里外外看了一通,不置可否。

天禄挣扎着跟上前,落后几步,故地重游,多了几分感慨,当年正是在此地,她以剑丝塑形,成就器灵之身,从此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命,平添许多烦恼,也多了许多乐趣。

    小白并不凑热闹,她低头沉思片刻,将宋梅、姚黄、魏紫三女唤来,一人赐下一颗辟谷丹,命她们小心服侍真人,切勿有失,缺少什么只管来找她,莫要去劳烦真人。

三女性情柔弱,唯唯诺诺,哪里敢多嘴,小白甚是满意,那位周真人对这三个女子不无情分,顺水推舟照看一二,也在情理之中。

人族女子,青春又能几何?三五年?十余年?待到容颜老去,真人会如何处置她们?是任其自生自灭,还是干脆丢给小妖充当食物?人心难测,翻云覆雨,她不禁有些好奇。

    周吉看了一回,命宋、姚、魏三女留下,大步走出二相殿,站在造化幼树下。

天禄紧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像他的影子。

小白和罗刹女对视一眼,双双迎上前,听候吩咐。

    周吉开口道:星河倒悬,九州陆沉,天地重归于混沌,天魔宇文始业已出世,待他恢复元气,自会寻到此地。

    顿了顿,又道:天魔神通广大,化身千万,我不是他对手,纵能自保,也无法护得你等周全。

妖凤司徒凰,黑龙关长虫,前车之鉴未远,他若潜入此地,你二人首当其冲,难逃一劫。

    一句话,说得二人心中忐忑,惴惴不安。

    话糙理不糙,人生在世,吃喝拉撒睡,缺一不可。

饥渴犹可忍,犹可以辟谷丹糊弄过去,拉撒睡却是身体的本能,根本不受控制,无论流石峰还是连涛山,都有五谷轮回之所,黑甜寤寐之乡,讲得粗俗一些,憋屎憋尿不让人睡,随便什么佳质宿慧天纵之才都熬不下去,脚底抹油是分分钟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