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七十七节 龙象和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真灵大成,单凭金珠还镇得住么?。

    大敌悍然来袭,曹木棉、崔华阳、闻南塘、谢东阁四位宫主驰往极天,截住陆海真人,菩提宫来袭的天兵天将,驾云直扑正阳门而去。

正阳门乃是这一方小天庭门户所在,二十八殿组成第二道阵线,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允道人放眼望去,来敌约摸有五十余辈,老老少少,僧僧道道,周身神光闪动,多半是陌生面孔,为首一人五大三粗,光头僧袍,手持一根水火藤棍,肩宽颈粗,显得头颅有点小,双眸重瞳,嘴角挂着深深浅浅的皱纹,如蛛网一般漫布双颊。

当年他奉王京宫主之命镇守星域,倒是远远见过他一面,听说那和尚乃是天庭大乱的幸存者,菩提宫陆海真人麾下的得力干将,为他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

他叫什么来着?似乎法号里有个龙字,龙什么来着?一时半刻竟记不起来。

    正阳门前,王京、餐霞、御风、骖鸾四宫二十八殿,高高矮矮足有百余人,这百余人乃是这一方小天庭的中坚,散布于太虚,高低错落,互为引援,如长蛇之阵。

    允道人镇守蛇尾,双眸星云转动,死死盯着那重瞳大和尚,心神一阵恍惚,竟然连龙字也无法记起,再过数息,面目模糊不清,只剩下一根水火藤棍,在视野中晃荡。

莫名的悸动拂过心头,允道人幡然警醒,舌顶上颚,气沉丹田,平侯符漾出一团团金光,他猛地记起,那和尚法号龙象,一念即生,心如明镜,种种妄相尽去,却见龙象大和尚近在眼前,轮动藤棍,拦腰一棍,将平侯殿一名供奉打成对折,紧接着当头一棍,脑袋碎成破瓢,一道金光从丹田飞将出来,弃了尸身,投入正阳门中。

    从始至终,那供奉为妄相所迷,毫无还手之力。

    允道人不容对方放手施为,双眉一皱,眉心浮出一颗金珠,金光急掠,龙象和尚咦了一声,起水火藤棍一点,金光本无形无质,竟为巨力激荡,掉头折转,没入太虚中,发出金石交击之声,嗡嗡回荡。

    一场混战拉开了帷幕,菩提宫天兵天将刷地散开,奋不顾身冲杀上前,如疯狗一般四处乱咬,逮着谁就咬上几口,咬不到掉头就走,将好整以暇的长蛇阵搅成一锅粥。

七八宗法宝齐齐打下,任凭你有千般手段,万般神通,也在所难逃,交手不过十余息,双方即有数名真仙当场陨落,身死道消,无主法宝爆成漫天焰火,惨烈之极。

    龙象和尚天赋异禀,身具三十二种妄相,十龙十象之力,真仙在他面前,直如俎上鱼肉一般,任凭宰割,毫无还手之力,便是诸殿殿主出马,也未必拦得住,允道人放眼望去,长蛇阵四分五裂,四下里无人可与之匹敌,只能靠一己之力,将他缠住。

    寻常手段,零敲碎打,也无须拿出来自取其辱了,允道人眉心金珠滚落,留下一个窟窿,黑烟腾出,化作一有气无力的干瘦女童,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碎齿,舔了舔嘴唇,小小身躯中,蕴藏着森森鬼气。

    龙象和尚反手一藤棍,将一伺机偷袭之徒打飞,喷出一道血泉血河血瀑,夹杂着脏腑碎块,那干瘦女童趁机一挥手,五指枯槁,乌芒电射而出。

龙象和尚身躯魁梧,动作却极为灵敏,藤棍如怪蟒翻身,轮出一圈虚影,叮叮当当五声轻响,每响一声,他便退后半步,乌芒凝滞不前,却是一截黝黑的指甲,散作鬼气,滚滚没入女童体内。

    三十二种妄相,却瞒不过一双鬼眼,那干瘦女童目不转睛盯着龙象和尚,又舔了舔嘴唇,似乎饥渴难忍,急欲敲骨吸髓,夺他精元,又有些忌惮,不敢贸然上前。

    龙象和尚开口道:此等凶魅,也敢放她出来?他嗓音嘶哑,忽高忽低,面目随之一阵模糊,一阵清晰。

    允道人弯腰从脚边拾起金珠,慢慢走到干瘦女童身后,摸了摸她的脑瓜,那女童猛一扭头,狠狠咬在他虎口上,双颊凹陷,拼命吮*血,一双眼斜斜乜着龙象和尚。

    允道人天纵奇才,镇守星域多年,道行之深,比诸平侯殿主亦不遑多让,真仙之躯,刀兵不毁水火难伤,但被女童碎齿一咬,便皮开肉绽,黏稠的精血吸入腹中,汩汩有声。

    龙象和尚道:以身饲魅,必遭天谴。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吾便是天,吾便是地,孰能谴吾?允道人抬手将金珠在女童额头一触,她忙不迭松开口,舌头一卷,将嘴角一点精血舔入口中,兀自恋恋不舍。

    龙象和尚摇摇头,双手一紧水火藤棍,忽然心生警惕。

    允道人脸上黑气缭绕,眉宇之间多了几分鬼气,他微微一笑,伸手指向龙象和尚,柔声道:取其精元,你便可长大。

那干瘦女童厉啸一声,周天黯淡无光,阴风怒号,腐肌削骨,顷刻间将浩然太虚化作了黄泉地府。

    龙象和尚深吸一口气,伸手一抹光头,脑后清光明灭,升起一座**天人塔,阴风不得近身。

    那干瘦女童将身一纵,倏忽逼近,五指如钩,狠狠插向他后心。

龙象和尚挥动水火藤棍,不偏不倚击中她手爪,嗡一声巨响,女童恍若不察,身躯骤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他身前,又一爪剜向他小腹。

大和尚将一根水火藤棍舞得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绕着周身盘旋,嗡嗡嗡嗡响声不绝,将门户守得密不透风。

允道人见状暗暗松了口气,双手搓动金珠,将体内鬼气一丝一缕吸出,精血饲魅固然凶险,稍有不慎便反噬其主,但不行此险招,又如何能缠住龙象和尚?只恨真灵尚未大成,若再得千载祭炼之功,说不定能把龙象和尚拿下,断了陆海真人一条得力臂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