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五十五节 一狮一象一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梅真人降下击空飞舟,赤妃小心翼翼踏上实地,长鼻一卷,折了一根绿叶茂盛的嫩枝,塞进嘴里慢慢咀嚼着,耷拉着眼皮,越嚼越有滋味。

孟椿从它背上一跃而下,向魏十七请示,是否由他先去打探一下消息。

    魏十七挥挥手命他自去,携梅真人信步踏入山林,赤妃守在远处,慢条斯理嚼食嫩枝,孜孜不倦。

    既然察觉到蛛丝马迹,闯入罗睺小界的羽族真仙帝朝华,并非神念化身,极有可能是真身亲至,他之所以逗留在此,不即刻远遁,自有考量,倒不是一味托大。

他有浮宫在手,镇以千音鬼铃,固若金汤,梅真人又殚思竭虑,在大殿中布下七十二道大挪移符,即便是真仙,仓促间也难以击破。

帝朝华无从倾力久战,最多出手两次,若不知进退,继续催动真仙之力,天庭降下青气牵引飞升,再难逗留此界,似秦渠这般硬抗天庭符诏,最终落得肉身尽毁,一身修为付诸流水,可为前车之鉴。

    魏十七闭上双眼,仔细回想帝朝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十方驳铜燕不足为虑,倒是那条血河堪称无上至宝,他一度为其所困,深知神念化身尚不能催发其三成威能,若祭炼完全,幕天席地卷来,除却躲入浮宫,以大挪移符回避,再无他法。

    他暗暗叹了口气,深觉手头缺少一宗可与血河匹敌的至宝。

    梅真人安安静静陪在他身旁,双手抱膝,脸颊轻贴膝盖,侧头望着他的眼和眉,嘴和唇,久久没有开口。

她知道他在盘算些什么,未雨绸缪,预作打算,大象境与真仙境,有天壤之别,真仙一旦倾力出手,石破天惊,避无可避,他又会怎样应对呢?梅真人心中有三分担忧,三分好奇,三分向往,对魏十七,她有十足的信心,能亲眼目睹他与真仙一战,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纵然冒些风险也值得。

    二人各怀心思,沉默不语,等了约摸大半日光景,孟椿匆匆赶了回来,小脸油光光,神采飞扬,似乎打听到什么惊人的内幕。

    原来乌鸠山早已不同于往日了,自从那板着一张死人脸的女修闯入罗睺小界,大肆杀戮,以精血祭炼血河,连本源都不放过,早已激起了众怒,四散逃命的大妖纷纷聚集到乌鸠山,恳请驼狮、瘸象、秃鹏三位大修登高一呼,率领众人齐心协力,剿灭那女凶徒女煞星女魔头。

    按照孟椿所言,秃鹏似有推脱之意,不愿出头,但驼狮性烈如火,一口答应下来,瘸象在旁帮衬,劝说了一回,秃鹏终于回心转意,答应下来。

    说罢,孟椿望着魏十七,目光中流露出询问之意。

    梅真人嫣然一笑,敛袂道:固所愿也!。

    亲眼目睹千秋老鳖被屠,孟椿惊骇之余,佩服得五体投地,在他眼中,老鳖已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却被魏十七祭出一宗法宝,轻易碾为尘埃,这等神通,足以在此界横着走。

寻常人物已不在他眼中,孟椿搜肠刮肚寻思了一回,眼前忽然一亮,将身形一纵,引着魏、梅二人投乌鸠山而去。

    乌鸠山远在极西之地,连绵三十六峰,盘踞着三个手眼通天的大修,互为引援,共同守护这处钟灵福地,更为关键的是,乌鸠山方圆数千里,聚集了远道而来大妖,有些拉下脸面投入乌鸠山,甘为大修的羽翼,有些拉不下脸面,在左近结庐而居,苦苦寻求机缘,恋栈不去。

    一路上孟椿喋喋不休,将那三个大修的老底尽数翻了出来,一个自称驼狮,力大无穷,吞吐八荒,另一个自称瘸象,力大无穷,钢筋铁骨,再一个自称秃鹏,力大无穷,飞天遁地。

梅真人听了为之莞尔,驼,瘸,秃,三个力大无穷的大修,毫不掩饰自身残疾,倒也坦荡。

魏十七也觉得好笑,一狮一象一鹏,什么乌鸠山,分明是一座狮驼山!    不过孟椿所知也有限,翻来覆去就是力大无穷,神通广大,魏十七问起他们炼就何等样的本命物,孟椿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只能讪讪而笑,拍着胸脯说等到了乌鸠山,他削尖了脑袋去打听。

    在孟椿的恳请下,三人放慢脚步,且行且等,忽忽过了数日,赤妃便吭哧吭哧赶将上来,满脸红光,伤势尽愈,显然从赤砂胆中得了不少好处。

孟椿跳到它背上,舒舒服服躺了下来,忽又觉得不妥,一骨碌爬起来,笑得一脸尴尬。

    赤妃体型虽然肥硕狼犺,奔跑却着实不慢,四条粗腿步步生尘,凝成一朵朵土花,转瞬溃散为尘埃,显然别具神通。

    梅真人手一挥,祭出击空飞舟,将众人稳稳载起,催动真元,箭一般破空飞去。

孟椿第一次乘坐遁空法宝,啧啧称奇,东摸摸西摸摸,毫不掩饰艳羡之色,赤妃却老实得紧,趴在船头一声不吭,只顾埋头大睡。

    罗睺小界的光阴流速正不断加快,梅真人心知时不我待,全力驱使击空飞舟,遁速惊人,短短十余日,便望见了连绵起伏的乌鸠山,三十六峰簇在一起,青山绿水,满目葱翠。

罗睺小界是一处显而易见的恶界,灵气稀薄,物产匮乏,除了漫天血色,就是濯濯童山,乌鸠山称得上钟灵福地,汇集天地灵气,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透出蓬勃的生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