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六十节 月华轮转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事后许灵官肉袒负荆,跪在风雷殿前整整七天七夜,向楚天佑请罪。

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楚天佑没有因滥杀无辜处罚许灵官,只是命他在凌霄殿中闭门思过。

    余瑶和月华轮转镜不知所踪,终究是心腹之患,许灵官遣弟子暗中查访,终于找到云牙宗的几名余孽,他们以田长寿为主,联络同门好友欲向太一宗复仇。

胡安为师分忧,将他们一一擒下拷问,没什么结果,田长寿侥幸逃脱,胡安一路追杀不休,二人穿过蛮骨森林,深入莽莽昆仑。

    殚心竭力,长途跋涉,田长寿终于垮了下来,胡安抓住机会以火蛇符重创对手,逼问余瑶的下落,田长寿甚是硬气,一声不吭,从他身上除了搜出一张兽皮残片,一无所获。

魏十七在他身上翻了一遍,什么都没找到,显然已经被搜过身了。

    他又把那阴柔男子的上衣挑开,翻出一些零碎物件,银两,火镰,符箓,刻了凌霄殿胡安字样的铜牌,几块硬邦邦的石头,表面有一圈圈白色的纹理,微微凸起,像一只鱼眼,还有一块乌黑的兽皮。

    魏十七心中大喜,把兽皮拿到手里,匆匆扫了几眼,同样的兽皮残片,同样绘着几个怪异的人形,正是啸月功的另一部分。

    他来不及细看,把兽皮残片塞进怀里,往那阴柔男子胁下重重踢了几脚,那人吃疼不过,*着醒转过来,怨毒地望着他,嘴唇微微颤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魏十七一脚踏在他胯间,道:我问,你答,不然就踩碎你的小弟弟。

    小弟弟?那阴柔男子一开始没听明白,好在他悟性不错,立刻反应过来,浑身一激灵,连忙点头。

他也是个没骨气的人,远不如死去的那个方脸汉子,魏十七还没踩下去,就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了出来。

    原来那阴柔男子是太一宗凌霄殿的弟子胡安,方脸汉子的确是云牙宗的余孽,叫田长寿。

    太一宗坐落于连涛山,占据江淮要地,是中原第一等的修真大派,与昆仑派齐名,素有东太一,西昆仑的说法。

    太一宗的道法讲求夺天地造化以为己用,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门下弟子多争斗,奉行弱肉强食,在生死之际领悟至理,披荆斩棘,踏上长生之途,是以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泾渭分明。

    昆仑派与太一宗素有仇怨,其中的是非曲折已经没有人说得清,不过双方彼此攻伐,互有胜负,光是大规模的争斗就有六回。

昆仑四度攻上连涛山,受阻于护山大阵雷火劫云,功亏一篑,太一宗也有两度攻上流石峰,最终止步于镇妖塔前。

单论实力的话,昆仑剑修胜出一筹,但雷火劫云专毁五金飞剑,乃剑修的大敌,若非劫云难以移动,太一宗也不至于落在下风。

    十年之前,昆仑派掌门紫阳道人与太一宗掌门潘乘年定下誓约,双方以蛮骨森林为缓冲,互不越界,如有弟子违背,格杀不论。

    至于太一宗与云牙宗的恩怨,牵涉到一件失踪的法宝。

    太一宗凌霄殿有一名不入流的弟子,姓严,叫严渝安,师从殿主许灵官,辈分上算是胡安的小师弟。

他在凌霄殿中迎送打杂,自觉资质平庸,又不得师父的欢心,没有出头的日子,便起了邪心,偷走许灵官珍藏的一件法宝,悄悄溜下山,打算隐姓埋名,等风头过去了,再另谋出路。

    那件法宝是一枚铜镜,唤作月华轮转镜,承接太阴之辉,能将人瞬息传送到万里之外。

据说此镜出自上古炼器大师之手,虽然稀罕,也只是件玩物而已,一个月才能动用一回,还必须在满月之夜的子时前后,限制太多,不堪大用。

许灵官问楚天佑讨来月华轮转镜,乃是作为凌霄殿一脉传承的宗器信物,平时供在内室中,只有在宗门议事的大日子才佩于腰间,以示殿主身份。

    月华轮转镜被盗,许灵官大发雷霆,尽遣门下弟子,四处搜寻严渝安的下落。

那严渝安修为平平,人却着实机警,他隐姓埋名混在人群中,一躲就是大半年,许灵官找不到人,只得向楚天佑禀明缘由,自领了一个择徒不慎,御徒不严的罪名,楚天佑也不责备他,只是命许灵官尽快找回月华轮转镜,太一宗的法宝,不能任由其流失在外。

    许灵官当即带了徒弟亲自下山,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也是机缘凑巧,严渝安觉得风头已经过去了,动身往东海而去,意欲投奔碧萝派,谋一个出身,结果露了行踪,被胡安等一干凌霄殿的弟子截住,激战之下,严渝安负伤逃遁,不知所踪。

    凌霄殿弟子中,严渝安的修为一向排在末位,不想这一次交手,竟以寡击众,连伤三位师兄,突破重围,胡安猜想他是从月华轮转镜中得了什么好处,短时间内大有突破。

    严渝安被风刃符击中要害,受伤极重,不可能逃出方圆百里,许灵官得到消息后,亲自坐镇江边,驱使数百条精魂布下天罗地网,逐寸逐尺搜寻。

结果孽徒没找到,七榛山顶风云突变,天地元气狂乱不堪,许灵官被惊动,一眼认出是月华轮转镜承接太阴之辉的征兆,他当即赶到七榛山,这才知道严渝安已死,月华轮转镜辗转落在云牙宗掌门余三秦的*余瑶手里,不知如何激发了法宝,连人带镜,传送到万里之外,杳无音讯。

    许灵官狂怒之下,动用三尸拘魂符,驱动食尸藤妖,把七榛山围得水泄不通,云牙宗上下三百余口被食尸藤绞杀,只有寥寥数人逃得性命,七榛山变成一片鸟兽绝迹的死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