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七节 北斗七星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合二位师叔之力,也奈何不了那头地龙,姚师叔陨落于此,也不算意外她脑中转着念头,心神稍分,反应慢了半拍,地龙从腐叶之海中突然蹿出,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无声的咆哮,音波卷起一道龙卷风,夹杂着无数腐叶枯枝,朝余瑶奔袭而去。

    余瑶猝不及防,被卷入风中,身不由己四处飘荡,好在她心中尚有一丝清明,紧紧握住错金凤凰镰不放。

    宋韫心知来不及搭救余瑶,五指用力,将帕子里的药丸捏碎,素手顺势一挥,撒了出去。

五麻散大半被风卷走,少许飘落到地龙嘴里,入口即化,药力转眼传遍全身,地龙的身形为之一顿,音波无以为继,邓元通趁机御剑飞到它身后,右手一撒,光华大作,抛出暗藏在掌心的北斗七星符。

    地龙动作迟钝,眼睁睁看着北斗七星符落下,勉强抬起右爪阻挡,符箓轻轻一转,便将它的右爪切落,爆成一团血雾。

痛彻肺腑之下,地龙调头钻进腐叶之海,恰好望见余瑶从身旁跌落,当即抬起一条粗壮的尾巴狠狠抽去。

    余瑶竖起错金凤凰镰挡了一下,一股大力涌来,浑身为之一震,像小石头一样远远飞了出去。

在失去意识前,脑海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我真是没用呀——,心中却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

    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终于可以歇息了——永远地歇歇了!。

    瘴叶林深处隐藏着一片海,腐叶,枯枝,烂果,淤泥,瘴气,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一起,汇成一片深不见底的腐叶之海。

    薄雾迷朦,像轻纱一样笼罩在海上,宋、邓、余三人御剑从空中缓缓掠过,四周一片沉寂,悄无声息,微风吹动树叶一片片坠落,在瘴气中以肉眼可辨的速度渐次腐烂,成为腐叶之海的一部分。

    邓元通心中发毛,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鬼地方——姚姜师弟到底发现了什么?    别出声!宋韫伸手阻止他,侧耳倾听,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

她听到一片细微的沙沙声,从腐叶之海深处传来,仿佛春潮在深夜涌动,仿佛春蚕在咀食桑叶。

    声响越来越近,腐叶朝两边分开,一只惨绿的眼珠蓦地睁开,死死盯着三名入侵者。

    被冰冷的目光注视,余瑶觉得毛骨悚然,本能地催动错金凤凰镰,又拔高丈许,邓元通和宋韫全神戒备,没有在意她的举动,余瑶有些不好意思,有心靠近师叔,互为犄角,又被莫名的忌惮干扰,隐隐觉得不妥。

    那只眼珠流露的情绪和带来的感觉,让她没由来想起了师祖鲁平。

    那种感觉叫觊觎。

    那是什么东西?邓元通问了一声,乙木之气涌入脚下的青蜂剑,剑身泛起蒙蒙青气,愈来愈盛。

    宋韫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怦怦有声,她苦涩地说道:是地龙,姚师弟要对付的就是它!    她紧紧握住手中的帕子,帕子里裹着一枚碾碎的药丸。

    地龙从腐叶之海中抬起头,露出硕大的身躯,外形介于鳄鱼和蜥蜴之间,遍体鳞甲,四肢粗壮有力,它蓦地咆哮一声,刹那间,无数腐叶枯枝铺天盖地飞起,将整个天空遮住,视野所及之处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瘴气席卷而来,疯狂地扑向三人,玷污着飞剑的灵性。

    道胎与剑种之间的感应渐渐变弱,余瑶心中大惊,当即将离火之气鼓荡到极致,错金凤凰镰燃起一道赤焰,只一卷,就将瘴气一扫而空,腐叶枯枝尽数化作齑粉,几道光线照在她脸上,明艳不可方物。

    明媚只有一瞬间,腐叶之海倒卷而上,直冲云霄,以飞流直下之势,将三人打成波涛中的一叶扁舟。

    邓元通挥动双手,接连撒出七张符箓,一道道光华渐次亮起,符箓首尾相接,回环往复,隐隐连成一体,朝地龙当头落去。

    宋韫眼前一亮,心道:奚鹄子果然把北斗七星符传给了邓元通,在突破剑气关之前,这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了!    北斗七星符飘忽不定,似慢实快,地龙甚是机敏,察觉到莫大的威胁,不等符箓靠近,合身往腐叶之海里沉去,转眼消失了踪影。

卷上半空的腐叶枯枝如暴雨般坠落,四下里又恢复了安定,一片光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邓元通把北斗七星符收入掌心,光华从指缝透出,流转不定。

他皱眉道:这地龙躲在腐叶之海中,狡诈异常,靠我等三人恐怕占不到便宜,不如先退出瘴叶林,从长计议。

    姚师弟只有一柄绿锈剑,不像师弟有这么厉害的手段,难怪会陨落于此宋韫叹息一声,摇摇头道,此地不宜久留,走吧!    二人御剑退出腐叶之海,余瑶落在后面,俏脸惨白,摇摇欲坠,适才她强行催动错金凤凰镰中的焚身火,体内元气十去其九,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宋韫早注意到她的窘态,毕竟是年轻弟子,第一次遇到棘手的强敌,难免会慌了手脚,有失鲁莽。

她抛了一粒五行回气丹给她,余瑶谢过师叔,送到嘴边吞下肚去,顿时一股暖意从丹田中腾起,滋补着干涸的窍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