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合作):第三十三节 你可愿拜我为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过了良久,他才黯然叹了口气,把魏十七叫到身边,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魏十七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和盘托出,眼巴巴望着掌门,希望他有办法驱除体内的丹毒。

    奚鹄子摇摇头,道:美人蟒盗取日月精华,提炼丹毒,凝炼妖丹,丹毒妖丹实为一体。

戚都所杀的那条毒蟒临死前喷出妖丹,尽数化作毒雾,被齐云鹤收起,而后落入姥姥手里,种入你腹中——丹毒入体,老道也没有办法驱除,死生有命,看你的机缘了。

    魏十七恍然大悟,心道:阮静将美人蟒的蛇胆郑重其事收起,看来是另有妙用。

戚都将毒蟒开膛破肚,莫非不是寻找妖丹,也是为了蛇胆?    邓元通见师父意兴阑珊,念头一转,故意问道:魏十七,阮仙子临走前跟你说了些什么?    魏十七早有防备,从容道:阮仙子要我晚上去见她,不知是什么事。

    奚鹄子和颜悦色说道:这是你的机缘,只可惜他叹了口气,心道,齐云鹤收下的这名弟子心性不错,只可惜丹毒难除,性命不保。

    沉默了片刻,奚鹄子又道:齐云鹤死于非命,他这一脉的试炼弟子不能荒废,荀冶,外门暂由你掌管,齐云鹤一脉就交给你了。

    荀冶一怔,只得答应下来。

邓元通暗暗窃喜,心道,试炼弟子一向由外门指点,师父此举,莫非是要把荀冶逐出内门?    奚鹄子抬头看天,看了半天,想起戚都临走时说的那句话,黯然道:都散了吧!    掌门和邓元通御剑飞去,荀冶目不转睛盯着魏十七,问道:你怎么知道,阮静在你耳边说话,掌门都听在耳中?    掌门问起,理当实话实说。

    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

    荀冶又看了他半晌,展颜一笑,道:齐师弟不幸殒命,你可愿拜我为师?    魏十七推金山,倒玉柱,毫不犹豫跪在荀冶跟前,叩首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翻掌之间,强敌灰飞烟灭,阮静脸上丝毫不见得意,眼角眉梢,反而流露出淡淡的倦怠。

从流石峰到仙云峰,迢迢千万里,数次剑下留情,姥姥却始终不肯回头,无奈之下,只得将其斩杀,这就是运数。

    直到此时,荀冶才从仙云峰长瀛观匆匆赶到秋桃谷,邓元通奚落地扫了他一眼,堂堂仙都掌门的首徒,竟然不会御剑,在昆仑派和平渊派面前丢尽脸面,他根本就不该出现。

    奚鹄子道:恭喜阮仙子诛杀妖魔,不负掌门所托。

他所说的掌门,是阮静的师父,昆仑派的掌门紫阳道人。

    阮静淡淡应了句幸不辱命。

她指指美人蟒的尸身,云鹤道人死于非命,总是因昆仑而起,奚掌门,你取了那枚摄魂眼,聊作补偿。

    奚鹄子眼中一亮,也不客气,动手挖出美人蟒的左目,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阮静又朝戚都招招手,道:这条美人蟒的尸骨从头到尾完好无损,是炼制蟒骨鞭的上佳材料,你把骨骸取走,血肉留下,我另有用处。

    戚都早有此意,当下催动飞剑,将蟒尸大卸八块,取走一长条磷磷白骨,前半段是人骨,后半段是蟒骨,兀自带着丝丝缕缕的血肉。

    孙二狗看得眼馋,他对飞剑没什么感觉,反倒喜欢耍奇门兵器,这一条蟒骨形状怪异,若是炼成长鞭,正合他的口味。

    阮静回头看了魏十七一眼,稍一犹豫,从怀里取出一只不起眼的灰布口袋,催动元气,将美人蟒的血肉尽数收于其中,点滴不剩。

她反背手拎着布袋跑到魏十七身边,踮起脚在他耳边轻声道:今天晚上,还在吃桃子的地方,我有话对你说,你一个人,悄悄地过来,记住了吗?    她声音虽轻,却没有故意收拢声线,奚鹄子等人修炼有成,耳聪目明,都听得清清楚楚。

    魏十七微一点头,阮静脸上绽放出烂漫的笑容,朝奚鹄子挥挥手,也不多言语,驾剑光遁去,只留下一道湍急的气流,横亘于空中,久久不散。

    奚鹄子松了口气,又皱起眉头,拂了拂衣袖,冷冷道:戚都,此间事已了,恕不远送。

    戚都二话不说,卷起徒弟破空飞去,撂下一句奚鹄子,你旧伤至今未愈,今生难成大道,也就止步于此了!赤霞谷论剑在即,你好自为之——这一句诛心的话像尖刀一样刺在奚鹄子心头,他的旧伤,正是拜平渊派所赐,十五年来,念兹在兹,须臾不敢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