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李白:第三百四十二章 两族之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白了解到了这些情况,不由得心思活络了起来,坐在椅上,一时之间是思绪万千、浮想联翩。

    直到素素都准备好了午饭,过来叫他用饭之时,他还在神游天外呢

    素素确实是做的一手好饭菜,李白看着桌上的,水煮鱼、回锅肉、坨坨肉、辣子汤鸡、拌择耳根、连渣菜、炒野菌,色香诱人、立即食指大动。

    于是,毫不客气的上桌品尝起来,素素大睁着她的那双杏眼,眨也不眨的盯着李白,似乎再等待着他的夸奖。

    直到将桌上的每样菜品,均各尝一遍之后,他才发现了素素那期待的眼神。

    于是,恍然大悟,自己可不能光顾着吃啊有人还翘首以盼自己的溢美之词呢自己可千万不能吝啬啊那样的话,下次可就吃不到这么美味的佳肴了

    李白酝酿了一下情绪,笑看着素素,摇头晃脑、装逼异常的扯着嗓子吟诵道此菜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吃啊

    众人皆晕,素素更是笑的前俯后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李大哥这是我听到的对我厨艺评价里,最最中肯的了真是太贴切了

    这回,连李白也晕了。

    马成却笑着接道唉呀掌柜的,真是吟的一首好诗啊

    胡二也咕哝道确实确实吟的好诗好诗

    李白听闻,彻底晕死

    又待了几日,李白还是如法炮制,命属下收集关于僳僳土司的情报,并抽空找殷扎夷秘密详谈了一次。

    谈话过程中,李白亮明了自己的御史身份,并告诉他,察院行台会秘密整治军马,待到明春收茶之时,察院行台会以茶价不公,对僳僳土司发难。

    这段时间,让他秘密连络其兄殷正夷,告知他一切详情,希望他能抓住机遇,届时助察院行台一臂之力,事成之后自己会在圣上面前为彝族部落请功,并助其登上此地土司之位。

    殷扎夷听的是惊骇莫名,知道事关重大,一时间竟也难以决断,李白也不逼迫,只是让他去找长兄商议之后再做答复。

    最后,李白又摘下随身佩带的白玉珏,交给殷扎夷,并告诉他,若是商议出了结果,以此玉珏为信物,派人来成都茶马察院行台告知。

    一切布署停当,一行人便准备返回成都了,短短几日的相处下来,素素有点舍不得,这个比她大了几岁的李大哥。

    她觉得李白为人亲和,说话风趣幽默,更为难得的是非常有学问,常常不经意间就能够出口成章。

    最最关键的是,他好会讲故事啊前几天还给自己讲过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也叫殷素素的,女侠的故事,好好听啊至今还令人回味无穷呢

    殷扎夷则是一脸愧疚之色,待来到街上,朝李白抱拳一揖道实在是惭愧啊我彝族与僳僳族之争,连累李掌柜了

    李白哈哈一笑道无妨无妨天下之大何愁没有商机倒是他们这样无端驱逐客商,我看是气运已尽之象啊

    殷扎夷惊奇道张掌柜还懂易学

    李白打个哈哈道略懂一二,略懂一二

    略一停顿,他又接着问道既然他们如此敌视我等,为何只恶言相向,而不拳脚相加呢昨天晚上你二哥,可没对他们大少爷这么客气啊

    殷扎夷撇撇嘴道他们敢昨天晚上打他们大少爷,那是他私闯民宅在先该打今日对我们恶言相向,那是他们无理取闹

    李白对他的解释,还是不明所以,一脸疑惑的之色。

    殷扎夷见状,就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的给李白讲起了陈年往事。

    一直到回了殷扎夷家的院子,李白才明白了,原来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事

    事还得从此地的彝族和僳僳族的那场战争说起,当年僳僳族战胜了彝族之后,僳僳族酋首下令处死了彝族酋首,彝族从此一盘散沙,有的依附与他族,有的迁居他地,有的忍辱偷生。

    殷扎夷的曾祖,当时是彝族酋首的得力干将,机缘巧合之下幸免于难,后来领导了这一部分忍辱偷生的族人,在僳僳族的淫威下艰难的繁衍生息。

    到了殷扎夷父亲这一辈,陈威夷做了僳僳土司,排挤打压日甚,生存更加的不易,赖以为生的茶树产出的茶叶,也卖不了几个钱,殷扎夷的父亲,逼不得已只能组织族人成立了马帮,帮茶商运茶以谋生计。

    想从别人的锅里抢饭吃,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新兴马帮和老马帮的纠纷就此产生,其实也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生活不易,说到底也都是为了能有一口饭吃。

    抢地盘抢饭碗这可不是动嘴巴的那种小纠纷,那是要动武力,动刀子,以命相博滴

    在一次大规模的惨烈交锋中,殷扎夷的父亲为了马帮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