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传说:第一百二十四章、黑冰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龙涎膏果然是世间不二的疗伤圣药,已经涂上去,便有一股冰冰凉的感觉,紧接着又麻酥酥的,显然是伤口全速痊愈的征兆。

    一切准备妥当后,陈大年望着怀中的玄鸟心脏,又是一个激灵,仿佛看到了玄鸟临死前那股绝望的眼神,脑海中更是闪过刚才玄鸟悲切的啼鸣,微微叹了口气,向王辞道:帮主呢,快点找到他,用玄鸟的心脏助他恢复双手。

    不但王辞,就是玄冥此刻,也是一愣,他们进来后,好像还没看到过黑冰,而且他们又是亲眼看着黑冰孤身闯入的,所以他绝不可能在入口被封时,没有进来,这黑冰平日胆小,按理说他绝对不会在充满险恶的墓室中随意走到才对,怎么会不见了?

    除非黑冰在进来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状况!

    黑冰虽然修为比不来玄冥,但相对来说,也还算可以,不可能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被制服,玄冥等人看去,他们站立的甬道之中,目光所能企及的范围内空空如也,没有半点遮挡,跟别说打斗痕迹。

    王辞心中担心,于是扯开嗓门,大喊道:帮主,你在哪里?

    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在狭长的甬道中来回回荡,直到最终完全消失,依旧没有得到黑冰的答复,看样子,黑冰真的是出事了,而且可以肯定,掳走他的人或者怪物,绝对修为不凡,一招制胜。

    玄冥看了陈大年等人一眼,微微点头,一马当先,王辞也手握兵刃,跟随玄冥,向甬道的深处走去,而陈大年断胳膊断腿虽然已经被接上,但还有些疼痛,走路不利索,就由邱立扶着,又将玄鸟的心脏用衣衫包裹起来,绑在了胸前,以防稍后大战,将其遗落,尾随在后,向前走去。

    进来的入口因为塌陷已经完全被封住,而甬道又是坚硬巨石,所以不用担心后面会有怪物抄他们的后路,或从墙壁中越出来对他们不利,都将精力用在了眼前,前面未知的道路上。

    四人走在狭长的甬道之中,一路向前,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物,不由心中更加诧异,黑冰到底是如何毫无声息的消失了呢?

    越是往前,就明显感觉到甬道中由内向外,传来了一阵阴森的气息,这股气息,就好像人类处在了地狱之中一样,但同时一想,这本身就是在古墓之中,有阴森的感觉不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四人在甬道之中大概行走了五六十米,甬道才到了尽头,一道石门,又是一道石门,王辞苦笑一声,这本就是想到的事情。但是,这样一个黑冰进来后三面封闭的甬道,黑冰怎么就忽然消失了呢?

    真是太过于匪夷所思,可是自从他们进入墓葬后,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少吗?

    玉制的玄鸟可以复活,就是最大的匪夷所思!

    玄冥抬头看去,石门的正上方,写着两个甲骨文大字,玄冥按照自己对北斗七星墓室的判断,又加上文字的笔画走势,勉强认出两个字就是开阳。

    开阳星是北斗七星从斗柄起的第二颗,古时又被称为武曲星,而武曲星往往象征武力果敢,很多古代大将军,传说都是武曲星转世,如北宋骁勇善战的狄青将军,水浒传中的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三国中的关羽关云长等等。

    成汤王以北斗七星作为自己的墓葬,想来他定当十分熟悉黄老学说,被命名为开阳的斗室里面的凶险程度,肯定会比刚才供奉玄鸟的瑶光有过之而无不及。

    巨大的石门上,刻画着一只展翅高飞巨大的玄鸟,双爪张开,做出一副老鹰扑兔之势,而一双巨大的眼睛,却变成了石门上的两个门环。

    王辞看着盯着门环为眼的玄鸟,不解的道:堂主,商王朝前面还供奉着玄鸟,怎么此刻却将门环当作了玄鸟的眼睛?

    玄冥道:商王朝以玄鸟作为图腾,是他们的守护者,这里以门环作为玄鸟的眼睛,应该是让玄鸟看清楚打开此扇门的每一个人吧。玄冥顿了一下,看向三人,继续说道:门后一定凶险万分,稍后我来打开石门,你们万分小心。

    王辞等人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兵刃又握紧了几分,而陈大年经过刚才的活动,手脚已经恢复了过来,于是道:堂主放心,我们心中有数。

    玄冥向前一步,伸出右手往石门上一摸,触体生寒,于是双手分别握住门环,轻轻使劲,石门竟纹丝不动,想来这石门,肯定有千斤之重吧。

    既然来了,就要进去,而且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这扇近千年来没有打开的石门,今日将要在自己的手中打开。

    一阵石头摩擦的巨响,在玄冥的使劲下,石门终于打了开来,但在一瞬间,玄冥却猛然后退了后去,陈大年和邱立没有一点点防备,也被后退的玄冥拉了后去。

    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就是修为最高的玄冥,也是惊魂未定,脸色微微泛着苍白,这大自然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强大了些。

    望着已经被完全封死的入口,不由苦笑一声,每一次进入,都要断掉他们的后路,要他们破釜沉舟,勇往直前,但同时回想起来,按照壁画上的描述,这一切完全就像是被成汤王设计好的,而他们,至少在进入古墓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成为了成汤王的棋子。

    难道张万里老人说的是对的,自己就是那个德才兼备,将来拯救世人于水火之人?

    不由嘴角的苦笑更浓了些,若是一个杀人无数,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也是德才兼备,那么到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都是圣人了。

    王辞等三人更是跌坐在了地上,大声喘息着,更有陈大年刚才处在紧张之中,断胳膊断腿还不觉得疼痛,如今一放松下来,就觉得身子骨仿佛散架了一般,断胳膊断腿更是锥心刺骨的疼痛,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王辞等人惊吓未遂,听到陈大年的这一声呻吟,才回过神来,忙去查看他的伤势。

    不过还好,陈大年的胳膊和退只是普通骨折,只要将骨头接上,休养一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身上的擦伤,有玄冥本给黑冰疗伤的龙涎膏,相信很快就能痊愈过来。

    王辞将陈大年的骨头接上,问道:大年,刚才怎么回事,我看你差点将玄鸟的心脏扔掉,而且体重似乎也增加了许多?

    骨头接上,陈大年感觉身上的痛楚减少了许多,叹息一声,带着丝丝惊恐,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前行的过程中,好像听到了玄鸟不断的在我耳边低声叫喊,让我把我心脏留下,没有了心脏它没办法存活,而且背后还有一个巨大的拉力拉住我的衣衫

    王辞一愣,他却从来没想到这一层,道:你是说玄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