讼师皇后:第一百三十三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高鸿自嘲地闭上眼睛,脑海中闪现出贵妃略显狰狞的脸。

    小畜生就是大齐的祸害。贵妃用手帕捂住口鼻微微低头俯视着高鸿,眼神中是藏不住的轻蔑,瞧瞧你那是什么眼神,小疯子!

    她,也会怕自己这个样子吗?

    你生气的样子虽然很凶,但好帅啊!

    听到言灵儿的话,高鸿睁开眼睛,眼中的戾气还没完全消散,还带着一丝看不透的迷茫,言灵儿就这么望着他,心脏的位置突然有些隐隐作痒,像是有什么小动物在用软软的小爪子挠着她似的,让她现在特别想做些什么来压住这股难以言表的悸动。

    铃铛,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点瞎说。言灵儿目光离不开高鸿,随意地朝铃铛挥了挥手,言语动作间都透露出了一股迫不及待的味道。

    小姐铃铛很犹豫,非常犹豫,今天的殿下真的太恐怖了,小姐你确定要跟他独处一室吗?奴婢真的非常非常担心啊!!!

    哎呀,你怎么这么啰嗦,快出去快出去。

    是。铃铛委委屈屈,一步一回头的出了门,在关上门之前,她透过半透明的屏风,隐约看到自家小姐跳进了五殿下怀里。

    灵儿?屋里,高鸿惊讶地抱住言灵儿。

    世界上有像你这么帅的疯子吗?那我可要全部捡回家养起来!言灵儿从高鸿怀里抬起头。

    不许!高鸿眉头微皱,对言灵儿还想养别的男人这个假设非常不满。

    霸道。言灵儿朝高鸿吐吐舌头,你刚才发火的样子很帅,才不是什么疯子,以后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可他们都觉得我那个样子,像个疯子。高鸿苦笑。

    那是他们不识货!言灵儿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他们自己是蠢货白痴,就把别人当疯子,我说的不是别人,就是宫里那帮老女人。

    高鸿心中一动,接着拥住言灵儿,爱妃,你可真是个宝贝。

    那当然!我可是大齐独一份!言灵儿也丝毫不客气,她回抱住高鸿。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放开高鸿,看向躺在床上的丫鬟,她身上的衣物都被血水染红了,但仔细看一下言灵儿便发现,丫鬟腹部的伤口已经是被简单包扎过了的,看起来似乎有人已经为她做过急救了。

    齐元虽然是个不争气的,但包扎的手法还是可以的。高鸿安抚的拍了拍言灵儿的后背,她的血已经止住,脉象也稳定下来了,我已经派出了信鸽,陈方晚些时候会过来。

    那就好。言灵儿点点头,这丫头一定不能死,她手里一定掌握着不少凌烟儿的秘密。

    放心,有陈方在,她就是想死都死不掉。高鸿道,这件事儿你先交给我来处理。还有一件事儿我要说与你听,下午鸿胪寺传来消息,跟你一起去鸿胪寺的那个老鸨消息突然断了。

    什么?言灵儿吃惊地看向高鸿。

    高鸿表情严肃:此事,我还未来得及详细打听,我按插在鸿胪寺的人传出来的消息,原本那个老鸨只是作为歌女接待那帮东瀛人,后来鸿胪寺的官员一离开,东瀛人的手下便将那间包厢围了起来,外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那位姑娘恐怕凶多吉少。

    言灵儿闻言沉默的低头深思起来,金翠至今卧床昏迷不醒,碧姐儿如今也生死难料,若是不能想办法将碧姐儿解救出来,她要如何跟环采阁的人交代。

    我要出去一趟。言灵儿说着转身要往屋外走。

    高鸿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去哪儿?

    想办法救碧姐儿,环采阁已经搭进去一个金翠了,碧姐儿不能再出事了。言灵儿眼含焦急。

    你想出的方法若是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不允许你冒险。高鸿朝言灵儿亮出底线,他很自私,谁出事都行,唯独言灵儿不行!

    你想什么呢!言灵儿愣了一下啊,接着哭笑不得起来,你当我是要呈什么匹夫之勇吗?这么大的事儿,我一个小小的讼师如何能解决的了,当然是要报官了!

    报、报官?高鸿脑海中闪现过各种搭救碧姐儿的可能性,唯独没有想到报官这一条。

    你们这些高衙内言灵儿无奈地摇摇头,《大齐律》五百八十一条,凡是在酒楼、场馆等聚众场所携带武器制造恐慌者,处三十日监禁,为首者处六十日监禁,七十大板。

    殿下,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若能趁此机会将他们关进牢里,再慢慢撬开他们的嘴,不仅是救了像金翠这样的姑娘们,说不能还能挖出你感兴趣的东西。言灵儿分析道。

    他们是东瀛人,京兆尹会愿意派人镇压吗?高鸿皱眉。

    你不说,我不说,他们就是些江湖流寇罢了!言灵儿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奴才只好将她带回来。齐元朝言灵儿低头抱拳,奴才办事不利,请娘娘责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