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归:两百一十四、怪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见侯府马车疯了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一些刺客在于侯府侍卫缠斗,还有那么几个同虎头一样在四处寻找崔凌霜的身影。明明瞧她跌落马车,怎么就不见了呢?

    崔凌霜像壁虎一样抱着车轴紧贴车底,慧哥儿伸手那会儿也想过要逃。千钧一发那刻,理智胜过胆怯,一向遇事就慌神的人居然无比冷静的分析了街面上的情况。

    躲在车底或许能活,随着慧哥儿离开肯定会死。且不说围着马车的刺客,单凭大街上四处乱窜的人流便能要了她的命。

    马车跑得飞快,每一下颠婆仿佛都能要了崔凌霜的小命。她在危急关头忽然明悟,求神拜佛远不如每日勤加锻炼有用。

    看热闹的小贩跑掉了扁担,当飞快的车轮与扁担相遇,后者没被压扁,倒是车轮猝不及防的滚离了车身。

    马车歪歪斜斜的向前冲出一段之后,终于停在了某条街口。紧随而至的刺客挥舞着利刃砍向车顶,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白芷,周海兰及其贴身嬷嬷全都暴露在刺客刀下。

    虎头跃上马车,拦在众女身前,大呼,快点往巷子里跑!

    白芷机灵,晓得正街旁边的巷子里有不少商家,她只需随便往那家门店一钻,侯府侍卫就不用担心她的安全。

    周海兰与其贴身嬷嬷显然没这个觉悟,侍卫就在眼前,干嘛要冒险往巷子里跑,这不是上赶着送死吗?

    与此同时,从车底跌落的崔凌霜也瞧准时机爬了出来。她是行刺目标,刚出现就引起了刺客注意,只见刺客纷纷调转方向朝她袭来。

    虎头大喝一声就要援救,躲在他身后的周海兰却在这时紧紧拽住他的衣裳不让走。只见刀光一闪,他反手剁向周海兰的手腕,砍断车辕,拉上崔凌霜骑马朝着城门那头奔去。

    不管城门那头发生了什么事儿,他都相信谢霁,相信跟在身后的刺客敌不过刚从战场上归来的西凉大军。

    城门口,谢霁身着甲胄在礼乐声中慢慢骑马而入。幼年那会儿,他无数次想象过有朝一日可以像父辈那样战功赫赫骑马入京。

    梦想看似实现了,只不过真正的功臣是跟在身后的副将谢猛,与隐匿在暗处的天章死侍。西凉一役打得糊涂,赢得糊涂,说白了就是莲池大师为一己私欲枉顾百姓死活的战争。

    入城不久,他又操心起另外一桩事。

    事关呼罗烟,想起来就烦。

    得知自己成为天章阁阁老以后,如何安置呼罗烟成了首要问题。起初感念呼罗烟的重生之恩,出自好意将其安置到舞家班,希望这人能在同族人那儿找到安慰。

    按计划呼罗烟应该在舞家班低调的等待他回京,之后由他找借口将其接入侯府。

    毕竟从明面上说,他是刚打了胜仗的边关守将,回京就要与新婚妻子圆房若这时身边多出个异族女子,想必会引起朝臣猜疑。

    也不知呼罗烟出自何种考虑,到了舞家班之后居然拉拢族人,自称圣女,频繁在京城各种场合高调现身!

    这行为破坏了他想要偷偷将呼罗烟接回府中的计划,因为他无法解释一个刚刚回京的将军怎么会和戏班圣女有交集。

    说穿了全是天章阁的错,历任帝王从不将天章阁纳入朝臣议事范围。这听起来权柄无限的机构并不为朝臣所喜,毕竟没有哪个臣子喜欢被帝王监视

    换言之,他的阁老身份,呼罗烟黑目族圣女身份都属于隐秘。在这种前提下,要将呼罗烟送入侯府就得找一个能让朝臣信服的理由。

    好在舞家班早已被梁意渗透,呼罗烟能够笼络的也只限以玉阳为首的部分成员。

    在梁意的安排下,大军进城那会儿会发生一个小意外,他借此救下玉烟,并因故将人接回府中。

    如此一来,呼罗烟进入侯府便有了合理借口。即便有人要查,也只能查到呼罗烟在舞家班的事情,不会联系到他与呼罗烟很早就相识。

    事情安排好了,可当烟花迸射,久经考验的战马差点将呼罗烟踏死时,他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计划并不是这样的,他只要有惊无险,而非真的伤害到呼罗烟。

    入城大军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很快恢复了秩序。谢霁正琢磨着该如何安置呼罗烟时,只见城内发生骚乱,一人一骑远远朝这边跑来。

    慧哥儿沿着金鼎轩来来回回走了数遍。眼见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观看大军凯旋,他心急如焚,就怕错过时机让崔凌霜进了金鼎轩。

    大军进城那一刻,人群中爆发出欢天喜地的呼声,慧哥儿总算在人头攒动的街上看到了西凉侯府的马车。

    他挤开人群奋力朝马车行去,好容易了到了车前却被虎头用充满寒光的利剑拦住。

    虎头认得慧哥儿,也知道李修与崔凌霜那说不清的关系。眼见谢霁回府,他自然容不得李修那等会给侯府抹黑的人存在。

    他道:这是西凉侯府的马车,还请闲杂人等赶紧离开。

    慧哥儿道:奴才是李大人的小厮,有要事儿告知侯夫人,还请军爷通融一下。

    虎头不假颜色的冷哼一声,协同两个侍卫小山般堵在车前根本不让慧哥儿靠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