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板街的鬼:第二十七章 接连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把内裤紧紧贴在脸上,闻着。

    天哪!他心里惊叹着,居然有一股特殊的异味。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条内裤居然是没有洗过的,上面有着乳白色的沉淀。他感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刺激。

    大概是王泰父亲的杰作吧,那个十足的滚蛋,玩弄瘫痪在床的妻子这种事,他是绝对做得出来的。安向阳心里想着。

    闻了足足十分钟后,他才发现在内裤的正面,有一个小熊的图案,而且内裤上缘有一个整齐的开口,像是被剪子剪的。

    他走到窗前,发现室内的床帘严丝合缝,根本就看不见躺在床上的李水柔。不过不要紧,有这个沾满**的内裤就足够了。

    他伸长舌头在内裤上舔着,舌头缩回口腔里后,他还意犹未尽地砸着嘴,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

    脱下裤子,他开始对着李水柔卧室的窗子打飞机。

    把内裤套在**上,双手并用。

    他想着,想着李水柔那丰满的身体。

    不一会儿,一股液体便喷射而出。

    下了计程车,沈视和小遥走了好一会儿,在错综复杂如迷宫的居民区里转了转,由于不是第一次来,两人很快便找到了牛勇家。

    您好,有人吗?沈视敲着敞开的红色铁门,朝院子里探着头。

    谁啊?一个戴着围裙的中年女子从正房门口走出来,看清来人后,她的笑脸像洒在地上的一层薄薄的烟灰,被微风吹得不知去向。

    不好意思,沈视礼貌地说着,又来打扰了。

    只要是黄斌的事,我们知道的都说了无数次了,你们还来干什么?女子感到很无奈。

    阿姨,小遥解释着,这次不是因为黄斌,而是温世忠,他也失踪了。

    你说啥?女子长大了嘴巴。

    牛勇抱着一箱啤酒气喘吁吁地进了门,看见沈视和小遥坐在屋里,他当即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他放下啤酒箱,转身朝门外走去。

    你还要往哪跑?妻子尖声叫着,你的两个死党都烟儿一样地飞了,你还要去找他俩不成!

    牛勇回过身,走到妻子身边,先是看了看沈视和小遥,最后把目光重又落回到妻子身上:你啥意思?把话说清楚了!

    是这样的,牛先生,沈视站了起来,今天昨天上午,我们接到了温世忠的失踪报案。

    什么!他也失踪了?牛勇感到不可思议。

    沈视车沉重地点了点头:没错!

    牛勇木木讷讷地坐下。

    最近两天你和他有联系吗?

    没有。牛勇摇了摇头。

    他有什么爱好吗?

    和我们一样,就是爱喝个酒,都是大老粗,没什么别的爱好。

    你知道什么人和他有矛盾吗?

    这我一时想不起来,我们不在一起工作,接触不是很多,就是平时清闲的时候聚在一起喝喝酒。

    除你之外,和他关系不错的,常联系的,还有谁?

    你等我想想。牛勇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没有,和顺餐馆的老板肯定地说,他当晚没来吃饭。

    沈视收起温世忠的照片,和小遥走了出去。

    悒悒不乐的两人走在开发街上。郎才女貌的二人使路人频频侧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