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凰录:第061章 将鸣(17)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松手。

丹云隐冷冷道。

    丹云灵讥讽道:这是进了趟宫别的没学会,学会的尽是点花里胡哨的空架子?丹云隐,这里是相府,你在这逞什么威风呢?什么时候你在相府也能逞能耐了,去皇宫里几趟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话说的倒是有些意思,你又是哪点儿想不清楚想不明白了,皇家姓什么?姓丹吗?皇姓为萧,和丹府有甚么关系?丹云隐冷冷的看着丹云灵,就是有关系,也是本小姐要入主东宫,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庶出的卑贱崽种,伤着本小姐一点,明日你那个爹还是你那个娘能保的住你?    丹云灵在这里截丹云隐就是要给丹云隐找不痛快,也是绿浓下午被打疼了,颤颤巍巍含着眼泪说丹云隐进宫谁知道就一定是为了这事呢,丹云灵心下明知道,却还是存了一点希望,尤其是丹甫阁先前回来并没有说什么,丹云灵更是跃跃欲试,万一是真的呢?哪怕希望很小,丹云灵在这相府里都是横行霸道惯了,对于丹云隐更是恨之入骨,掐着眼皮子看不上,可如今听到丹云隐的话心下却是彻底凉了。

丹云灵狠狠的剜了一眼在身旁状似鹌鹑的绿浓,绿浓感觉到主子的眼神,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后颈传来一阵凉意,忍不住抖了一抖。

    丹云隐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似笑非笑的动了动唇角,却不多言,等着丹云灵再说些什么。

    丹云灵心下凉了,嘴上却说的仍是难听,看着丹云隐今日这身行头,就是在皇宫里新换的,这套衣服应该是她丹云灵的!她丹云隐何德何能穿这样的衣服,她丹云隐何德何能配得上那样朗月清风的太子殿下?!长得没有她娇艳,又从来没得过一点丞相的重视和疼爱,提起她丹云灵哪个玉京中的人不得说一句艳冠玉京城?丹云灵妒火中烧,一听丹云隐的话更来气儿,庶出的崽种?一个得不到丞相一点疼爱的嫡女,才是崽种吧?卑贱?!丹云灵手上越发用力,咄咄逼人:你就这一张嘴厉害,我就不信太子殿下愿意迎你进东宫的门?!你凭什么,凭你捱了一箭吗?你就是命贱的阎王爷都不肯收你,还太子妃?我呸!你尽管去说,你看看父亲会不会偏倚你!再不济你就去皇宫说,去跟太子殿下哭诉,去跟皇后哭诉,我就是伤了你又怎么样?有种你就去丢这个人,有种你就让整个丹府跟我一起受罪!    丹云隐看着丹云灵的样子,冷笑着摇了摇,看着丹云灵,眼里是悲悯和不屑,浓重的不屑和看不起。

她前世到底是如何输给了丹云灵的呢?也便是这人舍得下身段勾引萧君渝吧,不似她,虽说替萧君渝操碎了心,可从未舍得放下身段作些什么龌龊事情,从未让萧君渝感受到一个小女人的感觉?丹云隐冷笑,蛇鼠一窝,目光短浅,过河拆桥自私自利的东西,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丹云灵看见丹云隐的表情和眼神整个人都要炸了,一股子被看不起,压了太久已经被遗忘的被人看不起是庶出的卑微一下子冲出脑海,丹云灵气的浑身发冷,手上忍不住更用了些力,活活将丹云隐的手腕子掐出来三个指甲印的血痕。

    锦冬和锦夏看的着急,锦冬更是想不顾丹云隐之前的样子想出来,宁聆鸢在暗处连呼吸都要凝固了,握紧了腰间的剑,恨不能直接冲出来直接将丹云灵乱刀砍死,看着丹云隐没有挣扎的样子,宁聆鸢只能干着急,听绿萝说了很久,虽然丞相不喜欢宁如意母女,可是这相府里的老夫人却是疼爱丹云隐的,也顾着宁如意,二人的日子也绝非太差。

    如果是你的话,孤倒是甘之如饴。

萧君阙仍是盯着丹云隐的眼睛,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人,眸里像是盛了漫天星辰,更加璀璨一些。

再多一些璀璨吧,再多一些光亮,让他成为她的依靠,不要让她再不自觉的流露出那种浓重的哀伤,不要再让那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不要再压着自己了,不要再唤他太子殿下了。

    阿阙?丹云隐半晌吐出两个字。

    萧君阙脸色不变,只是眼角抽搐了两下,你若是喜欢叫,便这么叫吧。

又补一句道:孤觉着还是,唤夫君比较好。

    丹云隐慢吞吞的咽了一口口水,闭上嘴巴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便转身准备走了。

萧君阙看着,勾起嘴角,没关系,留到以后有的是机会。

丹云隐的性格也是有趣。

    丹云隐急吼吼的就冲着锦冬锦夏走过去准备带着人打道回府,丹云隐前世只见过黑化后的萧君阙,断断不知道萧君阙原是这样的一个人,也便是身份尊贵又生的好看讨人喜欢,若是换个人,怕是早就被当成登徒子了,前世未遭遇过这些的萧君阙,是不是也是这样呢?丹云隐抿抿唇,前世萧君阙也没有太子妃闭了闭眼,如何想入非非便想歪了?    丹云隐收回思绪,丹甫阁是没有和他们一起留在皇后宫中又待了一会的,回相府比较早,估计是想着怎么和严氏说呢吧。

丹云隐冷笑,想着刚刚在皇后宫中请的旨,不知道明天严氏和丹云灵是个什么反应,丹甫阁又是个什么反应呢?想想便觉得痛快极了。

    和萧君阙道别后,丹云隐便回相府了,回到相府中,一片寂静,下人们毕恭毕敬,连地都不敢踩实诚,生怕发出的哪声重响惹得丹云隐不痛快。

    只是每次回相府必定会有个拦路的东西,丹云隐眯着眼睛仔细瞧了瞧,站在院子门口的可不正是丹云灵。

    丹云隐淡淡的与丹云灵擦肩而过,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丹云灵,丹云灵一把捉住了丹云隐的袖子,却不想鲛纱轻薄一下子抓到了丹云隐的手腕子,丹云隐皱皱眉头,指甲倒是修养的长,抓人一下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住手!锦冬见势就要去打掉丹云灵的手,却被丹云隐一个眼神制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