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魂战劫:第十五章 荒奴族之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族整体沦陷之后,为了迎接最后的人魔大劫,八大顶级魔族又开始满魔魂域收编战斗型魔族,荒魔族便在收编之列。

    渐渐的,荒魔族与荒奴族之间这种实质上并不平等的平衡也被打破。

    荒魔族为了保持自身的实力,每年都会向八大顶级魔族敬献壮年期荒奴一万,供顶级魔族抽取魔魂,这一持续就是二百多年。

    终于有一天,荒奴族再也忍受不了濒临灭绝的危机,在十万蛮山中发起了抵抗的战争。

    但是,受先天条件的影响,荒奴族怎是强大的荒魔族的对手,不久后便被完全镇压,荒奴族战死无数。

    万般无奈之下,荒奴族只有整族迁徙,可在逃离之中,又遭到了荒魔族的追杀,大部分荒奴被截回或死于逃难当中,只有少部分荒奴侥幸逃了出来。

    就在十六年前,这些荒奴正来到这里附近之时,却又再次被荒魔族寻到了踪迹,便又再次对这些荒奴展开了围杀。

    面对那些强悍的蛮山荒魔,这些荒奴根本无力抵抗,眼看就要被击杀殆尽。

    正在这仅剩的几百荒奴逃进这座大山之时,不知何故,不远之处却发生了一次异象,待异象过后,他们通过查探才得知,所有来追杀荒奴的蛮山荒魔已全部飞灰烟灭,其中还包括一名已达到金魔级的荒魔首领。

    后来,荒奴族又经过了多次查探,发现只要一行过这片大山,魔魂便会受到极度的压制,也因此,他们将这里作为了一个防御荒魔族的天然屏障,于是便在这里安定了下来。

    这段故事,老族长足足讲了近两个时辰,听得离恨气血翻涌、血脉偾张,一旁的卡布也耷拉着脑袋,显得痛苦不堪。

    哼!蛮山荒魔,为求自保连自己的族类都肯牺牲,可恨至极。

    老族长话音刚落,离恨便激动地站起身来,双拳紧握,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道。

    看着离恨的神情,老族长和卡布先是一愣,转而又哀叹着摇头不已。

    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可以伪装,但从骨子里透出的那股气质是无法装出来的。

    对于离恨此行的目的,通过离恨的一系列表现,两人早已不再怀疑。

    他们可不相信,这样血气方刚的一个少年,会有那样深的城府。

    只是,荒奴族的经历得到人的同情又能怎样,受到修练资质的限制,荒奴族永远只能做一个低等的种族,永远也不可能战胜得了蛮山荒魔,而被抓回去的那些族人,也许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救赎了。

    老族长,请相信我,虽然小子现在修为低下,但总有一天,我会亲手解决那些凶残嗜血的魔族,帮你们重建家园。

    见两人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离恨心里知道他们对将来已不报太大的希望,再想到自己的魔魂已近在咫尺,不由热血翻腾、豪情上顶。

    呵呵呵,小伙子,你有这份心,我们就非常感激了。

    对于离恨说的话,老族长虽然感到惊讶,但除了暗叹这人族少年志气可佳之外,却并没有如何往心里去,以离恨目前这点修为,想要达到那种程度,何其之难。

    离恨知道老族长只是一句客套,却并没有多言,在他心里早已立下整治魔族的誓言,即使不是为了拯救人族那么高尚,但为了前世的妻子,就算这条路再艰难,他也要走到底。

    更何况,已经开启前世记忆的他,对未来充满着决对的信心。

    对离恨仅存的那点疑虑已经尽去,洞内的气氛显然自在了许多,再经过一翻畅谈,双方显得更加熟络了起来。

    当再次谈到水源的问题上,离恨不解地问道:既然这里这样缺水,又不能举族迁徙,那派些人出去找水岂不是更好?

    在离恨想来,既然附近没有水喝,那就到远一些的地方去找,总比在这里天天等待着那一点水要强得多吧。

    小兄弟这就有所不知了,这一点我们何曾没想过?

    卡布将话接了过来,颇为无奈地道:老族长刚刚说过,这座山以西,只要越过,魔魂就会受到压制,而据我们以往查探,那边已经变成一片荒漠,根本就没有水迹可寻,而另一面,就是小兄弟你来的方向,我们根本就无法过去,只要到达山下,不知为何,魔魂同样会受到压制,好像只有在这山上才会正常,这也是我们不敢再次迁徙的一个原因。

    哦?怎会这样?

    离恨听完不由惊讶不已,这一会儿听到了好几次魔魂被压制的问题,可自己一路走来为何没有一丝被压制的感觉,而且在山下还提了一星的修为。

    想来想去也没有想通,离恨只好把这种现象归结到他们所说的那场异象上。

    想起那片干涸的湖泊,离恨又继续问道:你们来到这里时,这里就是这番模样吗,那时就没有水吗?

    呵呵,那倒不是。

    见离恨好奇,卡布笑了笑指向外面道:刚来到这里时,外面的泉眼还是可以涌出足够的水的,无论怎么用,那坑中的水面也不会降下半点,也不会溢出来,可没过几年,这里的水就干了,就连那些树木都跟着枯死了,后来我们分析了好长时间,估计是与十六年前的那场异象有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