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与双生花:第一百二十三章 成长之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有脸见奶奶和大伯母呢。还有,堂姐苏文苑才冷却一点的脸又烧得滚烫,心中宛如蚂蚁撕咬,羞愧得不敢回望,当年自己,怎么,怎么有脸,对一起长大的堂姐,说出那样的话来。

    姨母可以指着宫里赏下的所有东西,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即便不是给她的,也没有任何妾侍敢争。姨父和女官会用其他的东西给妾侍们补上。姨母未必就喜欢那些东西,可她就是高兴抢,骄傲的表现着自己受到的宠爱。

    自己那是侍妾吗?那是堂姐,是安康候府世子嫡女,是战死的大伯,唯一的女儿,是,自己的,姐姐。

    苏文苑咬着嘴唇瑟瑟发抖,眼泪顺着面颊流。不回想也罢了,回望过去,自己,混账成什么样子。难怪奶奶看自己冷若冰霜,难怪父亲看自己厌恶失望

    心中滚油煎熬似的,手指在臂上抓出深深的痕迹。

    二十岁的苏文苑,第一次感受到,成长的痛苦。

    苑姐儿你要走?柯太后停下用早膳的筷子,你别怕,那些人不过是来搜查黄女官的屋子的。到底是反贼,宫里排查一次也是应该。我是皇帝生母,谁会怀疑我?也不会怀疑你,你对陛下的赤诚

    姨母。苏文苑规规矩矩跪在地上,扱地长拜,我要回苏家,再去千足卫。

    不成。皇帝不过说笑罢了,你这么大了,去千足卫还能寻到什么好姻缘?我不许。

    姨母。苏文苑跪在地上,泪眼模糊,姨母,陛下不要我,我便是死皮赖脸嫁进去,他一样不爱我

    苑姐儿,起来。柯太后很真诚的,要陛下那么不通人情,你再来冬宫,咱婆媳住一起,我就不信,谁敢来冬宫欺负你。

    所以我嫁人,不是为了幸福,甚至不是为了生儿育女,只是为了名正言顺的陪你么?苏文苑哭着笑了。凶巴巴的奶奶,劝自己不要来冬宫,哪怕不跟父亲去千足卫,留在苏府姨母,我要回去找我奶奶,我做过很多错事,我赌气,毁了自己大半辈子。我要回苏府去。

    柯太后真的担忧了:回苏府,你爹走了,糊涂。现在苏四怕是恨你爹娘呢,也不想想,要不是你爹让,他凭什么做伯爵?你回去,不知受多少白眼

    姨母。苏文苑轻声问,我想,要不是太宗皇帝,柯家,你、我娘、舅舅,都是山野村夫,凭什么做侯爷。荣华富贵,为何太宗死了,你们不伤心呢?

    姨母,穆云舒说得对,你的衣裳头面,安逸生活,一切一切,都是,陛下拿命去争来的。姨母,对陛下好点儿吧,他已经很辛苦了。他心爱谁,喜欢什么,你是他娘,你心疼他点儿吧。

    柯太后生气了:苑姐儿,这一年来,你时时阴阳怪气的,我都没怪你。陛下成亲你心情不好,我懂。可今日,你说得都是什么话?

    苏文苑摇头,这一年来自己为何?不止一年了,死不放手,只想着绝不放手,面子,已经付出这么多时间了,绝不放手,我嫁不了你,也绝不嫁旁人,让你心底不好过,绝不松手。其实,自己从来就没抓到手过,还谈什么放不放呢。姨母,我这么长时间没见奶奶了,我要回去见她。

    如何?柯太后也知道,要凤辇中真的混入刺客——事情就太大了,连熬夜都等着消息。心头又想侥幸,偏生,黄女官自杀了,她干嘛自杀呢。她跟我这么久了,连来冬宫都跟着,这,皇帝有什么,对她也没好处呀。是不是,苑姐儿,她是冤枉的吧?

    苏文苑嘴都快咬出血了:自杀了,她的干女儿也不见了。姨母,我们恐怕,大祸临头了。

    不,不会的,那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派出刺客。

    皇后,是你拖住的。凤辇,是你身边的女官送走的,刺客,是你身边的女官插进去的。姨母,陛下,不会听的。若陛下有个苏文苑喘着气,止不住的恐惧。

    苏文苑的侍女快步进屋,语速极快:姑娘消息传来了,三个刺客,都被抓住了,万岁无恙皇后舍身护驾,似乎,快不行了了。

    苏文苑心头一松又一紧,喃喃道:万岁无恙然后听到柯太后欢喜的声音:菩萨保佑。皇帝吉人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柯太后拉着苏文苑,喜滋滋的低声道,穆云舒不行了,这次她要真没了,就万事称心了。

    苏文苑愕然,姨母?

    柯太后欢喜的笑容发自内心:怎么?刺客不是我派的,黄女官自作主张,我怎么可能杀自己儿子,陛下也知道呀。再压低一点儿声音,悄声道:这可真不是我做的,怎么查也查不到我头上来。偏生穆云舒要死了,她死了,谁还拦得住你进宫?

    苏文苑喉咙里堵着什么,咳了两次,才哑着声音:姨母,我困了,我要去休息了。

    苏文苑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房间,心中郁结,起身打开窗户,凉爽的夜风吹来,觉得舒爽了许多。

    苏文苑站在窗前。

    快月圆了,清辉如水,流淌在天空、树梢、夜来香花瓣,还有光洁的地板上,安宁,祥和,又舒适。不知哪儿来的纺织娘远远叫着嘎——吱——嘎——吱,不大,却给冬宫增加了几分活气儿。苏文苑只觉得心又开始痛起来

    穆云舒要是没了,就万事称心了。太后喜滋滋道。

    当时苏文苑闭上眼睛,当时,自己为表哥没事高兴,还担心皇帝迁怒,还担心——担心,穆云舒拼死救了表哥,连太后,也会赞赏她几分吧?

    苏文苑烦躁的抹了一把脸,哪里不对?自己原就担心太后因此喜欢上穆云舒,太后不喜欢,不是正好么?

    不对,不对。苏文苑双手把脸捂住,无助的垂下头,这不对。为何担心太后喜欢穆云舒?因为正常情况下,一个母亲,对那个为了儿子不惜拼命的人,都会容忍,喜爱,怜惜几分可太后一点儿都没有,泰然自若的,自然真诚的,就期望穆云舒,死了,就好了,表哥回来,就可以娶不是为了安慰谁,太后,姨母,她就是那么高兴的,希望穆云舒,死了,就称心如意了。

    泪水从苏文苑指缝流了出来。一点恐惧渐渐升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