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呈祥:16.第16章:重返天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禾转过头,夫人累了?

    敖羽点头,其实累到是不累,只不过他觉得丢不起这个人。想他堂堂龙族二太子,如今竟然沦落到了沿街乞讨的地步,简直奇耻大辱。本以为自己在人间混迹这么多年,早就把脸皮磨炼出来了,现在和禾一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敖羽又思考了一下,怕自己光说累还不足以打动禾,就又道:你不是还有一坛花酿呢吗?咱们回去把它喝了吧。

    好。禾弯眼一笑,几步走到敖羽面前,伸手揽住他的腰,稍一用力直接把他扛到了肩上。筐里的萝卜尽数滚了出来,明黄翠绿铺了一路。

    敖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轻,结巴道:你你这是?干嘛?

    禾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笑着说:你不是累了吗?这样省力一点。

    可是这太招摇了,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敖羽朝四周看去,总觉得这隐隐云雾里藏着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禾却道:不怕招摇,不放。

    你还是放我下来吧,萝卜都滚出去了。

    啧。禾蹙起眉毛,又道:别动。

    敖羽本要挣扎,但转念一想,能回去就是好的了,又何必纠结是怎么回去的。想到这里便将头一沉,老老实实地被禾扛回了凤禾宫。

    凤禾宫的那坛花酿啊,果真是好酒,尚未解封香味就飘了出来。两人围坐在一方矮桌前,禾去解那花酿的封口,敖羽则吞着口水,眼巴巴望着。

    你这么喜欢喝酒?禾将酒封解开,把那一坛花酿递过去。

    敖羽赶紧接在手间,我打小就爱喝酒,酒量定比你好。说罢仰头喝下一口,用手背擦了擦嘴,将酒推回去。果真是好酒,你也尝尝。

    禾摆手,我不喝酒。

    上次我就想问你了。敖羽又喝一口,道了声爽快,才接着问:你为什么不喝酒?小酌怡情,喝一点不碍事的。

    怡情的酒,得看怎样喝,与谁喝。

    敖羽听出来他这话中有话,琢磨这话的意思就是,和他这二太子喝酒无趣,要和当年那小仙童一起喝,才算怡情。想着想着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便将那酒一口接着一口的朝嘴里灌,根本就没把那花酿当成好酒去品,这架势与喝白水并无二样。

    禾见他这么喝,皱了皱眉,提醒道:这酒后劲十足。

    怎么?敖羽将酒坛往桌上一放,手扶着桌案欺身向前,泛红的眼眶正对上禾的双眸,那方矮桌颤了一颤。你舍不得把这酒给我喝?

    禾见他喝醉了,伸手把他两鬓垂下的头发拨开,柔声道:舍得,都给你喝。你尽管喝,我看着你呢。

    这话宛如一句咒语,才刚脱口,敖羽便泄了浑身的力趴在了桌子上。

    连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禾上前去伸手拍了拍敖羽的后背,敖羽正晕着,被人这么一拍意识恢复了些,缓缓抬起头,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禾那张朦胧不清的脸出现在面前。

    他看了一会儿,伸手撑着桌子想要坐起来,禾伸手去扶,敖羽却突然手掌一翻,将力换了个方向,奔着禾扑了过来,桌子上那坛花酿也随着滚落在地,直到撞在门槛上才停下来,剩余的酒水沿着光滑的坛口滴到地上。

    禾被敖羽压在身下,有些喘不过气来,将头扭过去,盯着那酒坛滚落的方向,尽量让呼吸顺畅起来:你干嘛?喝多了?

    敖羽不说话,也没有起来的意思,将头埋在禾的颈肩,张嘴咬了下去。禾吃痛伸手去推他,却被他反擒住手腕,死死压在头顶处。

    别动。说罢又将头埋下去。

    你你冷静些。禾被这股热流激在脖颈上,浑身一阵酥麻,低声道:我我怕疼。

    敖羽牙间的力收了几分,缓缓离开已经殷出血色的脖颈,抬头看向禾时,眼眶一片绯红,如同受了莫大委屈一般。

    你怎么了?被咬的是我,你怎么还哭了?

    敖羽依然不说话,又将脸凑向刚刚咬的那处,禾很怕他再来一口,但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又推不开他,就索性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打算忍一忍让他咬去。然而那阵剧痛却始终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脖颈间的柔软湿润。

    禾睁开一只眼睛,悄悄看过去。两个人这样的姿势,禾只能看到敖羽的后脑勺,但是却隐约感受得到,他在舔舐方才那个伤口。慢慢地禾被擒着的手也抽了出来,他拍了拍敖羽的后背,像是安慰一个伤心的孩子。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觉得应该给他个安慰。

    敖羽再次闭上眼睛,砸在禾的身上,就像刚刚砸在那方矮桌上一样。

    禾被这样压着,气息都很难调节,十分不舒服,所以又戳了戳敖羽的后背,叫了他两声。敖羽便再次抬起头,张开嘴又要咬他。这次禾早就有了防备,侧身躲过去,把敖羽掀在了一边。

    你是龙还是狗啊?怎么专爱咬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