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朝野史:0挑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骑兵从高处冲了下来,他们高喊着,伸长了长枪。身上的盔甲与武器在月光下变得美丽而危险;冲锋的高喊与马蹄声震撼着人心。

    银白之灾的眼中出现了名为恐惧的情感。它张开了双翼,想要飞走。

    银白之灾顺着声音的出处看去,只见一个手握战斧的男人高高跳起,猛地砍向银白之灾的羽翼,将它的一个羽翼切开个大口子。

    一声痛苦的嘶鸣从银白之灾口中发出。漆黑的,带有浓重铁腥味的液体从银白之灾的伤口处流出。

    银白之灾无法飞起了,它有些不稳地在地上走着。但是它很快就回想起了自己为什么要飞起来。银白之灾向远处狂奔,它想要从现在所在的凹地内出来,它手脚并用,抓捏着峭壁上的岩石和泥土,它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猫。

    银白之灾慌乱地抓着峭壁,但因为它太慌乱了,踩着的几块石头被踩碎了。

    银白之灾直接掉到了地上,它就像是一个仰面朝上的乌龟。

    骑兵一见这样的情景都乐坏了。想不到被神族和魔族都忌惮的银白之灾竟会和一个智障一样!

    神族和魔族不如我们龙族!骑兵一边想着,一边冲向银白之灾。

    一杆杆长枪从骑兵的手中伸出。

    它的鳞片很硬!五人一组,攻击同一个地方!百兵破大喊。

    骑兵们立刻分为五人一组的队,分别冲向了不同的地方。没有纠纷,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集团,这就是龙族的骑兵!高效、规整的军队!

    银白之灾想要从地上翻过身来。

    可就在这时,一道寒光从空中坠落。寒光狠狠的击中银白之灾的胸口,人们可以看见几块银白色的鳞片从银白之灾的胸口飞出。

    银白之灾就像是被重锤击中一样,整个身体被按入了地面。

    一个手持战斧的在银白之灾的胸口上,用那把紫金制成的战斧一次又一次地击砍这银白之灾的胸口。

    漆黑的血液从银白之灾的胸口溢出。

    雷比翁稍微调整着位置,防止自己与这血液接触。

    神族和魔族都有过报告,说银白之灾的血液有极强的腐蚀性,连黄金都能轻易地腐蚀掉。

    骑兵们赶来了,他们用长枪穿击着银白之灾的鳞片。他们击穿了银白之灾的鳞片,刺伤着它的皮肉。

    银白之灾发出了哀嚎,仿佛是在求饶。那嘶鸣是如此的痛苦与无力,令人肝肠寸断,仿佛让人见证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痛苦的人的末路。

    不过,站在银白之灾胸口的雷比翁没有就此停手,他继续击打着银白之灾的胸口。

    他知道,每个人都知道:银白之灾在凡域没有做什么错事,对,不但没做错事,还与妖邪为敌!它帮助着生灵拜托妖邪的威胁。它什么都没做错。

    但是,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它!太强了!强到令人嫉妒,强到令人恐惧。

    必须要在此时铲除这个威胁!雷比翁砍着银白之灾的身体。

    银白之灾痛苦的嘶鸣着,它的声音愈发的哀伤,愈发的令人心境空虚,愈发的像是一个孩子的哭泣。

    雷比翁!让开!从雷比翁的头上传来了百兵破的声音。

    雷比翁马上让开,将自己对银白之灾造成的创伤暴露在百兵破的面前。

    百兵破伸出尖锐的铁爪,对着银白之灾胸口上的伤口就是沉重的一击。

    百兵破将利爪刺入银白之灾的胸腔中,然后他随手抓了一大块肉,猛地向上拉起。

    银白之灾瞪大了眼,发出了更加痛苦的嘶鸣。

    百兵破继续拉扯着银白之灾的肉。这肉带着周围的集体组织,被百兵破生生地给撕了下来

    被撕下肉地银白之灾痛苦的翻滚着,将百兵破和雷比翁甩开。

    切!真不老实!雷比翁!在给它一斧子!百兵破落到地上。

    行!雷比翁跳起来,踩在百兵破的手上,百兵破一下子将雷比翁弹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