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录:第二章 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先祖遗留的知识夫子,你说过,智慧不仅仅是盲目的记忆和传承,更重要的是学会质疑!巫铁很认真的看着灰夫子:所以,牛角和鱼胶,是不存在的。

    灰夫子呆了呆。

    巫铁更加认真的对他说:就和书中的日月星辰一样,就和江河湖海一样,不存在!

    不等灰夫子开口,巫铁继续说道:就和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杏花一样,不存在

    灰夫子举起石条,狠狠的敲在了巫铁的脑门上,他恼怒的看着巫铁:学会质疑,你就是这样质疑的么?

    巫铁摊开双手:没人见过!

    灰夫子呆了呆。

    他慢慢放下石条,双手将沙盘中的字符搅得稀烂,很苦恼的叹了一口气。

    灰夫子的目光,变得很忧伤。

    伸手摸摸巫铁的脑门,灰夫子低声的说道:质疑的前提,是你拥有足够的智慧太平,你和我,都没有足够的智慧质疑先祖留下的东西

    巫铁也叹了一口气。

    灰夫子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看向了校场上的巫战等人。

    我的夫子曾经对我说过沉默许久,灰夫子低声咕哝道:我们不能泯于黑暗,我们不能成为野兽暴力和杀戮,不能掩盖我们先祖的智慧之光

    看你父亲!灰夫子指着校场上浑身大汗淋漓,皮肤下隐隐有一层强烈的光透出来的巫战:他是附近几个城堡家族中最强大的战士但是二十年前,他救下我后他也懂得,尊重知识尊重传承

    他?巫铁诧异的看向了巫战。

    他又看看灰夫子:我还以为,夫子你一直是我们家的人!

    灰夫子笑了笑,拿出了另外一册书卷,小心翼翼的摊开。

    这里面的东西,就更加有趣了灰夫子轻声道:来,我们一起来揣摩揣摩噢,你看,多么优美的辞藻啊真不知道,那熊家的先祖是什么样的伟大人物,居然有这样的传承留下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灰夫子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美但是,该如何解释呢?

    ‘呃’巫铁摊开了双手,下意识的向校场的方向望了过去。

    校场上,巫铜站在一旁饮水,巫金和巫银相隔十几米站立,两人对视了一阵,手中长刀突然脱手飞出,化为两道黑气笔直冲出,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火星四溅,铿锵声震耳欲聋。

    两柄长刀在空中剧烈对撞了十三次,这才左右一分,重重的落在地上。

    巫金、巫银同时长出一口气,古铜色的皮肤上同时冒出了大片汗水,汗水如雨,不断的滴落地面。

    顺着前些日子巫战等人返回的岩洞,通过一条弯弯绕绕有着许多岔道歧途的隧道,顺着正确的道路走过近百里,绕过许多凶险的天坑,再顺着一架天然的石梁,越过一条炽热的熔岩河流,就到了熊家的领地。

    一条黑暗的岔道中,一朵拳头大小的夜光蘑菇散发出黯淡的蓝光,照亮了一个遍体鳞伤的岩石侏儒。

    熊家覆灭时,这个岩石侏儒幸运的逃脱了巫家战士的搜捕,但是今日,他落入了更加可怕的人手中。

    黑暗中,一柄闪烁着淡淡蓝光的弯弯匕首划过岩石侏儒的喉咙。

    大片鲜血洒出,岩石侏儒浑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岩石侏儒的鲜血天生带着一丝灰白色,但是很快的,血浆就变成了和匕首几乎相同的淡蓝色,岩石侏儒的身体也泛起一丝淡蓝,并且开始了快速的腐蚀、糜烂。

    剧毒,极其可怕的剧毒。

    蚩尤牙!夜光蘑菇被一把捏碎,黑暗中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穷乡僻壤的,也有好东西?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我说过,越是穷乡僻壤的,越是有好东西。一个声音笑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