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近:第十一章 相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姐,等回了府里,奴婢帮您按按脚吧?知秋忽道。

    顾清欢一怔,笑着摇了摇头:等回去后,你老老实实的去睡一觉,其它事,交给知月吧。

    好吧知秋闷闷不乐。

    顾清欢瞥了眼她,忽道:以后,在我身边好好待着,别老是在院子里游荡来游荡去,你好歹是我的贴身大丫鬟,那模样被府里其他人看了,成何体统?

    听起来像斥责的话语,知秋眼睛却亮了,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奴婢知道了!奴婢以后会好好跟着小姐的,绝不会到别处乱晃了!

    刚才,顾清欢拒绝她的提议时,知秋以为小姐要像以前一样,继续跟自己保持距离。

    可顾清欢现在说的,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往日之事既往不咎!

    她还是顾清欢的贴身大丫鬟!

    知秋为了这天,等了足足七年!

    知秋感觉自己快要飘起来了。

    看着一蹦一跳的知秋,顾清欢哑然失笑,没有去提醒知秋注意仪态,反正这夜里街上也没人,就让她高兴一会吧。

    顾清欢看着前路,眼底一片漆黑翻涌——

    前世,直到知秋离开,她也没能给知秋一个高兴的机会。

    如今重来,前世她犯的蠢,做错的事,她都要一件件的拉回正轨!

    她绝不会再吃亏憋屈,她要活个自在痛快!

    永安侯,顾府,云梦斋。

    云梦斋乃是永安侯之母,顾何氏的院子。

    不同于一般老人爱花爱美,顾何氏喜好清雅之物,于是栽了大片紫竹,自成一道风景,在帝都贵族圈里,也是常常被人提起、称赞的地方。

    将近亥时,按照平常,顾何氏该早早睡下,云梦斋也会熄灯。

    可今日,云梦斋却灯火通明,堂屋里人影绰绰,还有人声起伏。

    堂屋内,主位上坐着一名穿着鸦青锦衣六旬老妇,她面相和善,却隐隐透着一股久居上位的强势威压,一双眼睛比年轻人还有精神,透着看破人心的锐利,令人不敢小觑。

    在云梦斋堂屋坐主位,老妇的身份也不言而喻,正是这儿的主人,顾何氏!

    此时,她的视线略过下方两排闲杂人等,盯着座下跪着的娇小女子,声音不怒自威:卷云,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奴婢说的都是真的!

    即便是跟了顾何氏多年,卷云心里仍旧畏惧顾何氏,她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颤声道:小姐打晕了奴婢,知秋帮她扮作奴婢的模样,两人偷跑出了归宁寺!

    顾何氏闻言,眉头微皱,一时没有说话。

    座下却有人忍不住开口责难:清欢那孩子!未免也太不懂事!犯了这么大的错,不好好反省就算了,居然还打了母亲派去的人,逃跑了!

    这声音有些刺耳,听着像是在斥责顾清欢,却又带着看好戏似的幸灾乐祸。

    孺子可教。

    顾清欢笑了笑,随即面色一沉:不过,如此一来,我也没了退路,若是三日后拿不出证据,找到真凶,我就得一步一叩首,去楚家道歉了!所以我必须要尽快行动,搜集证据,将凶手揪出来!

    知秋也变得认真起来:若是有用得上奴婢的地方,小姐尽管开口!

    必须要找到凶手才行!

    可不能让小姐受那样的屈辱!

    两人说话间,忽然听到踏踏马蹄声,打破夜里街上的安静。

    顾清欢抬头一看,只见夜色中,一辆马车从远到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