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总裁:独宠小甜心:第848章 以后和他互不相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脏清晰的疼痛让呼吸也变的艰难。

    从医院看望年栖栖回来。

    年正德牵着她的手走进昏暗的小巷里,感叹说,和你分开了这么多年,虽然年家还没修建完成,可一想到我们父女又重新住在一个屋檐下面,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栖栖的病情没有好转。

    年正德背脊怔了一下,可惜她只认景年一人,他那么忙的人,哪里有时间天天陪着她。

    年慢慢眼底一片伤感,如果她成为阎景年的太太,也许可以光明正大的把年栖栖接回家住了。

    放宽心吧,年家发生这么多事,我们也挺过来了,栖栖的病也会好的。22

    现在解释有什么用?她和阎王爷已经回不去了。

    依依,别说了。

    年慢慢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无力的说,是我欠他的,算还清了,以后我和他互不相欠。

    这分明是两回事,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傅少承眸光惨痛起来,嗓音变的低哑,慢慢,你能不能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年慢慢闭了闭双眼,难平复内心的苦痛。

    陈忆冰拉过洛依依,有点尴尬的说,小三儿,这样的,我和依依去给你买早餐,等会见。

    两个人走后,傅少承满脸自责的开口,慢慢,这件事我开始真的不知道,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叔叔劝说我,说你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我,让我要把握这次机会。

    他满眼都是痛苦和内疚,声音沙哑着,我真的很爱很爱你,真的不愿意放弃一点点能抓紧你的机会。

    到昨晚,你的家人朋友没一个人愿意来参加婚礼,年伯父说的那些话,让我瞬间清醒,你心里爱的人是阎景年,这件事你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他才是藏在你心里深处的挚爱。

    傅少承说到这里,有一种无力感,眼圈泛起淡淡的红润。

    年慢慢红了双眼,猛然转过头看着他,喉咙疼痛的开口,那又怎么样呢?少承,我一直拿你当哥哥,当亲人,我很感激你一路对我的帮助,才会一次次顾忌到你的心情,和阎景年吵翻。

    可是呢,你用绝症来欺骗玩弄我,让我伤害阎景年,破坏我和他的感情。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和他已经回不去了。

    这样冷漠的年慢慢让他打从内心感到害怕,不安中他抱住她,声音透出一丝哀求,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错了,我是太爱你了,才会一时犯糊涂。

    啊,啊啊。

    她痛苦的呐喊,用力的推开他,心里面的伤痛是怎么也弥补不了的。

    她用了好一会的时间才平静下情绪,淡淡说,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慢慢,我。

    你别再说了,我什么都不想听。

    傅少承闭上双唇,内心一片无力着,那我先不打扰你了,在我心里,你仍然是我生命里最美的一场梦。

    年慢慢残忍的闭上双眼,不想目送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