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二百二十章 战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奥已经明白了,却不敢说出来。

    真的会杀人吗?

    他的印象里,属于郑沈的世界是武侠的世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那是法治不完善的时候才能出现的事。现在、社会主义社会,随处的监控和警察,怎么开战。

    沈旻冷冷道:战争总是在暗处。还有,这不是郑家人和本家的战争,而是包括所有沈姓人在内的战争,你、我、所有流着沈家血的人都不能置身事外。在郑家人眼里,我们都是罪人。

    他们会来杀我们?

    沈奥惊讶地站了起来,自从住进了宾馆窗帘就一直拉着,他还以为是沈旻怕晒,现在想来全是套路。

    所以你说我为什么要住在沈公子的对面?沈旻说着掏出了一副扑克牌,就算住在他对面也不安全,有可能被暗杀,我本来是打算跟他住在一起,没想到没关系,一会儿咱们去敲门,跟他玩一夜的牌。

    沈奥明白,就是懒着不走的意思呗。可是

    白天怎么办?

    跟他上班。

    沈旻用那还用问的表情回道。

    沈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了想,突然觉得不对,本家人不会武,可是沈哥会啊!他是他不是本家的人吗?

    沈旻轻笑摇头,奥,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一笔虽然写不出两个沈字,但沈字却不只有一种写法。一般说的‘本家’指的是明面上的大沈,还有其他的分支,我们不提不代表就绝户了。

    那沈哥是什么分支?

    不知道,沈旻断然道,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想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怎么渡过这道关卡,好好的活下去。

    走,玩牌去。

    沈青藤睡到一半两沈就冲了过来,两沈看他被吵醒的样子连连道歉,沈青藤心道知道错了就赶紧走吧,两沈却错着错着,坐在了沈青藤的床上,扑克牌也扔在上面,非要**。

    沈青藤哪会这个,提议让他们找宁絮去,不过看时候不早了,打扰人家姑娘不太好,就让他们去找司机。两沈却死活不走,沈旻还知道话里话外打太极,沈奥就直接了点,屁股沉,坐下就不动了,沈青藤怀疑的目光看过去,他就隐忍地皱起眉,好像被怎么样了一样。

    沈青藤疑声道:有事?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轻笑着转向了沈奥,你还记得七八年前,我求学那会儿,在外国出过事吗?

    沈奥点点头,块苏哥当时告诉我了。

    沈旻当时参加了一个大型的旅行团,坐船横跨孟加拉湾,即将到达缅甸西岸的时候,船体不知道因为什么开始进水。一行人准备放下救生艇乘到岸上,到了船侧才发现,本来应该足够所有人乘坐的艇只有规定数量的一半。这就意味着有一半的人不能上艇,而是在这座正在沉没的轮船上等待着不知道会不会来的救援。

    没有人愿意留下来。

    沈奥也是头一次听到细节,不禁问道:你坐上船了吗?

    沈旻摇头,女人孩子优先。等她们全上去,已经没有位置了。

    沈奥紧张起来,设身处地,他只觉得绝望,忍不住想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沈旻笑他,我不是好好的坐在这儿?

    他点着一根烟,吸了一口,递给了沈奥。沈奥不抽烟,更知道沈旻没有分享香烟的习惯,但他还是接了过来,狠狠地吸了一口。他觉得沈旻不是在分享,而是想找个人分担那份恐惧。

    我想说的重点不是上救生艇,而是被留下之后直到沉船的四个时里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人在面临死亡时会有什么表现吗?——疯狂。不论是穿着考究,高人一等的绅士们,还是底蕴深厚,历史辉煌的贵族们,都是一样的歇斯底里,丑态横出。我坐在外廊的角落,做好一有危险就跃下去的准备,然后看着他们像动物园里猛兽那样,压抑着声音互相吼叫。

    他微微闭上双眼,似乎在回忆当时的场景,然后话风一转,但有一些人,他们不会哭叫,不做任何释放压力的动作,而是像我一样静静坐在角落。我开始以后他们也是在做着准备,直到我靠近,才听到他们正低声背诵着圣经。他们竟然在祈求上帝,而且因为这种祈求,他们战胜了恐惧。

    沈奥沉声道:他们有信仰。

    沈旻大声笑了起来,但是没有用,我们还是在一条船等死。我看着他们自以为被保护着,被他们所谓的天神注视着,以上帝的名义互相安抚,那副可怜又废物的样子让我一下子想到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总是拍着我的肩膀说,不用担心,不会到绝路的,本家会照顾我们的。最后又怎么样?这不叫信仰,这是自欺欺人。

    他盯着沈奥,一字一顿道:幻想出一个坚不可摧的本家,高高在上地踩在咱们每个人头上,为什么反而会让人觉得安心呢?

    沈奥反问,幻想?

    沈旻对本家的种种思考他也有过,嫉妒、憎恨、向往、迷茫,充斥着他的整个童年,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本家存在的真实性。要是本家是幻想的话,那些聚集了沈家青年才俊的大型酒会聚会又是谁举办的?听说一些混得极惨的沈姓人还会收到低保,不大不的一笔,足够活着,这又是哪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