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五百二十章 烧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青藤下了床,正往出走,哈士奇半路扑上来,让他抱个正着。他一手托狗一边下楼,看见站在下方的陈北,向他点了点头。不等陈北说话,便从领口掏出一叠祛咒道符,递了过去。这几天他一直忙着炼的就是这个。

    陈北看了两眼,知道是用来祛村民身上的诅咒的,便收了起来。沈青藤示意迷谷把他带出街,他却迟疑片刻,把祛咒道符转交给了仇犹。

    你去救人,我跟沈二宝有话要说。

    仇犹默默拿着符,他虽然也想帮陈北的忙,但此时已经归属沈青藤一派,根本身不由已。沈青藤则看向陈北,他记性不错,已经认出陈北就是当初在长青山跟他一块迎击石中玉下界的三个军人中的一个。

    他向仇犹点点头,示意他收下符,又让迷谷跟着仇犹一块去解救村民,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待两人出了街,便带着陈北上了二楼外间,把长椅上睡成死猪的明明推到一侧,然后两人分坐到茶桌两边。

    沈青藤慢条斯理地开始煮茶,陈北则紧紧盯着他,见他拆开茶饼,正要放入壶中,便伸出一只手,按在了沈青藤的手背上。

    现在不是喝茶的时候!全世界的异能者都在骚动,多国的政府部门已经被他们取代,就算是华国,上层干部也频频更替,局势岌岌可危。再放任下去,我们尽早要——

    沈青藤这时扒开了他的手。

    他慢慢放进茶饼,倒入冰水,然后把玉壶坐在冷炉上,用扇轻扇着火苗。

    怎么不是喝茶的时候?

    沈青藤笑着指了指墙上的电子表,指针在四点和五点之间,正是喝下午茶的时候。

    陈北却明白了,沈青藤是想告诉他,这场谈话将由沈青藤来主导。

    那现在他还能做什么呢?

    陈北想着,默默拿起另一只扇子,对着冷炉的火苗玩命扇了起来。

    赶紧给我烧开!

    接下来的几天沈青藤一直待在二楼炼药。陈北则是见缝插针,一有机会就要偷偷往楼上跑,见迷谷他们防得周密,他又不敢随便动手,便想先从街里出去,把军事基地的现状向上级汇报。

    仇犹把他拉到屋里,严肃道:你要是还信我,这时候就别张扬,有什么事都等首长醒了再说。有首长在,别人还不能把你怎么样。不然惹怒了那狗,你死都没地方埋。

    他深深吸了口烟,说了句大明白话,那狗可真不是个人。

    陈北向窗户外望了望,哈士奇正躺在桃树下的躺椅上假寐,看那德行,果真不太像人,便信了仇犹几分,按捺着焦急,等待沈青藤出关。同一时刻,另一个人也等得一脸火痘。

    三天了,沈公子进来已经三天了,他也老老实实地当了三天的称职弟。可没有灵石,好不容易醒来的焚思鼎越来越没精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耗尽能量。若是这鼎灵死了,他就万事皆休了

    沈旻等不急了,他决定一次冒险。

    其他的鼎具体在哪?

    你要现在去拿?焚思鼎也有些迟疑,鼎也在二楼,应该在那人房里。你怎么进去?

    沈旻抻平身上的衬衫,一边穿鞋一边道:当然是大摇大摆进去,越鬼祟越惹人怀疑。但我得知道鼎的详细位置,拿了就走,不能乱翻。

    这倒简单。

    沈旻闻言挑眉,正想问焚思鼎是要给他画个地图还是如何,便见鼎中射出一道闪光,正中他的脑门,焚思鼎的声音便清晰的传入他的脑海。

    别慌,我只是暂时钻进你的识海,无法久留。等一起把鼎拿出来,还要出去。

    沈旻点头明白,从衣架上取下西服外套,一边穿上一边打开了房间。

    他先在坐在一楼的大厅里算账。不一会儿哈士奇从躺椅上起来,上街去了。他便又注意着迷谷,见迷谷也带着仇犹出去,便放下了手中的账本,缓步走进了院子。一出厅门,就发现了蹲在二楼楼梯阴凉里的陈北。这货似乎也在琢磨着偷偷上楼。

    此时附近已经没人,他又为什么不上去呢?

    沈旻有些怀疑,视线貌似不经意的乱瞄,终于在一楼的一间房窗缝隙中发现了一双眼睛,那个臭道士竟然一直在偷窥。不过看他眼神,不光盯着陈北和二楼的楼梯,还时不时往水井那边望一望。沈旻也看过去,那里是鱼旋的房间。房窗边上的水帘正在摆动,但今天又没有风。

    沈旻早知道瑞春楼中不简单,此时才发现确实暗涛汹涌,一环又套一环。

    他按下冲动,坐回了大厅。

    接下来的两天,沈旻先给假道士安排了一份工作,把他支到商铺里去。又暗中出资扶持了一家化妆品痁,出了几种新样式的胭脂,把鱼旋也引了出去。还跟仇犹提了几句陈北老在楼梯下面打晃的事,仇犹现在和迷谷一起出去时都带着陈北。只等哈士奇也出去耍朋友,后院便只剩下他一人了。

    沈旻把手上的笔放下,左右看看,然后默默钻进了二楼沈青藤的房间。此时是中午,明明就躺外间睡觉,沈旻轻脚过去,一眼便望见了内间床上盘腿坐着的沈青藤。这时,一道光线从沈旻额头射出,打在了明明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