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三百三十七章 兄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道兄不懂事。沈青藤干笑两声,摸着狗头,我一会儿去给你买个新的。

    但在众人心里,这裤衩可不是狗自己穿的,所以这到底是狗不懂事还是人不懂事,还得两说。

    沈明朗不置可否,沈叔来阴的,沈侄儿也有招治他,直接把几本教科书铺床上,示意沈青藤坐过来预习。沈青藤慢腾腾过来,挨个翻了翻,挺全,语文数学历史英语,品德自然手工体育。

    哈士奇跟过来看了一眼,哟,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道弟,你要前途无量了。

    沈青藤一页页翻,这书虽然又厚又多,却是实在的孩材料,图比字多,没多会儿就能看完。他刷刷一通翻到底,半时不到,看完了多一半。

    沈明朗听到声音,把自己手里的书往大腿上一放,淡淡道:自暴自弃了?

    沈明朗则凑了过来,掏出了那本拼音入门,上书适合学龄前儿童。

    不认识也没什么,大家都是从不认字过来的。好好学,过两天就能写自己的名字。

    原来在众人心里,自己一直是个文盲来着。

    哈士奇也闻言大笑,在地上各种打滚,丢人,真丢人!

    沈青藤心道不可,事关尊严,不能放任,向明朗坚决声明,自己会写名字,正准备向他证明,明朗就淡淡一笑,把拼音书递给了他。

    先不急写,先给我拼拼。不是会吗?

    沈青藤瞪着书上的鸟文久久不语。

    这个——真不会。

    好好学,不会就是不会,学了就会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要打朣脸充胖子。

    打朣脸充胖子的沈青藤一脸苦哈哈。

    为了能正当的写出名字,沈青藤勤学苦读到天明,早上样儿带着哭声被她姐拉进来时,就见到他呆滞诵读的样子。

    啊——喔——屙——衣——乌——纡——

    沈明朗顶着俩黑眼圈,起来帮着收拾书包,一边递给大样,一边道:赶紧送走。

    他好能睡一会儿觉。

    心里终于明白,他叔从看着憨厚,其实也不是个省油的,芯儿里黑,明着真斗不过

    大样儿倒是有点担心,别学魔障了,样儿更是害怕,今天的叔叔就是明天的样儿。沈青藤则一概不管,路上也认真学习,公交上,大街上,途经菜场市,走过早练园:

    啊——喔——屙——衣——乌——纡——

    大样见要引起群众围观,赶紧拉紧两人的手,快点吧,要迟到了!

    终于把一大一送到学校门前,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交待两句,要老实,不要惹事,才一步三回头的回家了。她这边人一走远,样儿就奸声道:叔叔,咱们逃学吧!

    沈青藤坚定摇头,啊——喔——屙——

    样儿突觉自己任重道远。

    两人扶持着进了少年宫,因为课程不同,便进了两个挨着的不同教室。沈青藤终于闭嘴,跟着一众朋友乖巧听课。讲课的男老师是个三十岁的秃顶,博学多才,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皓首穷经。不是沈青藤觉出来的,当然也不是老师自夸,而是客观现实反映出来的。

    因为整个上午的所有课目都是这一个秃子教的。

    但人生有限,涉猎的领域多了,难免博而不精,反正这一上午,沈青藤已经挑出了一堆讹误。要是放在别处,吹水装逼的时候,沈青藤肯定不做声张,但此人站在教学育人的讲台上,就容不得马虎。

    那老师教了三个时,跟沈青藤扯皮二个半,脸色已然青紫,攥着手里的教材,一边按着讲台,一边强压怒气,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是以匈奴的口气,说当时的大汉朝非常强大,把他们的焉支山抢走了,家里的女人因为惧怕,脸都白了,也没有心情工作,家园渐渐没落

    就在这时,沈青藤标准的回答问题手举了起来。

    你又怎么了?!

    老师,无颜色不是指惧怕,因为焉支山上有一种特殊的矿石,是当地人胭脂的来源,失山以后,妇女无处采买,才会说‘无颜色’。

    男老师已经忍无可忍,你哪来这么多歪道?到底是来学习还是来捣乱的?给给给,粉笔给你,你上来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