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一百八十四章 混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人类的牙嗑了一天的松子、核桃、开口笑,不疼才怪。

    宁絮知道这是变回来了,估计欺负不上了,带着司机直接走人了,沈青藤用勺子翻了翻桌上碗里的东西,糊糊状不知什么,边上还多出一盒派大星的夹心麦片和几包牛奶,床下面还放了几箱各类坚果。他猜是宁絮买了就没在意,四处看了看,突然发觉到哈士奇竟然不在。

    道兄自己出去了?

    也没担心太多,哈士奇能自己保护自己,便不多想,直接上坠子里继续教迷谷读书。两人呆在几个时,沈青藤要出去的时候,迷谷问道:斋主,你们找到马尾巴了吗?

    沈青藤微愣,什么马尾?

    哈士奇还在唠叨,打自从人家的别墅里逃出来,已经骂了一路。沈青藤把它身上的树叶子一根根拿下来,安慰道:算我错了。

    算?沈二宝,你这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要不是身为狗狗,天赋异禀,认路技能点满,加上耐力惊人,一下午连跑了几百公里,它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呢

    那该如何?

    他是真不记得了,还能怎么诚恳。

    哈士奇却觉得他在推卸责任,非让沈青藤认错不可,还得交出万两黄金来支付精神损失。

    没有马尾的话,我炼不

    哈士奇随即从屁股后面掏出一把马尾。金发妞真的是有钱人,别墅后面竟然还有块私人马场,哈士奇走前薅了不少。沈青藤终于死心,老实地拿出六一泥,坐在地上玩泥巴去了,没用多久就捏出了个鼎炉的形状。两人又在吱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深山里面,趁着夜色,在山脚下掏出一个地窑。

    哈士奇看着沈青藤把炉封上,又念起口诀,凭空点出一团道火,置在炉鼎之下,心里痒痒道:什么时候能好?

    沈青藤掐指一算,短则三月,长则数年

    哈士奇已经跳上了他的后背,老子掐死你

    沈青藤赶紧把狗拉下来,这地方灵气不多,又无名川大泽褔秀宝地,已经很好了。

    你就是在骗我!

    怎会?沈青藤受到质疑,心里格外难受。

    不是你怎么不敢看我?

    沈青藤一直呈九十度偏转的脖子顿时一僵。

    有句话怎么说:

    棍棒底下出孝子

    孩感冒发烧多半是装的,打一顿就好了

    以前哈士奇还不信,现在却觉挺有道理。要不刚才还偷奸耍滑的二宝同志现在怎么就安静如鸡了?当然了,打沈青藤它是打不过的,所以此时坐在大树底下擦鼻涕的迷谷同学就显得分外可怜。

    斋主他现在的眼神还是惊恐的,狗大人为何打我?是迷谷有什么做的不对地方吗?

    青藤鼠连正眼都懒得给它,这盆里的澡豆是五谷混成的,还有最爱的瓜子,既能洗澡,又能当饭,他便在里面边玩边吃,好一个乐不思蜀。

    哈士奇气得够呛,这就不走了?!有没有点志气?

    它分外怀疑眼前的这货根本不是沈青藤,而是吱本鼠。

    这时候,保镖又带着人进屋来了,来人直接把青藤鼠拿起来,摆弄了一阵,才道:挺健康的,就是牙有点长了,我给剪一下,还有点上火,应该是吃的问题。说着在澡豆里翻弄了两下,不要喂瓜子,一个月给两颗就行了,这个吃多了火大。

    然后就掏出大剪刀,往青藤鼠的门牙上怼去。

    青藤鼠大惊失色,这就要反抗了,哈士奇则在一边大叫:忍住,不能闪!忍住啊

    鼠目中似有水光闪动,喀嚓一声,鼠牙落地

    放回椅子,沈青藤刚想上澡盆里释放一下委屈,澡盆就被拿走了。青藤鼠呆立当场,哈士奇则打滚大笑。

    别笑了沈青藤说话了,显然很不高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