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一百六十九章 撕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竟然还敢进来?迷谷一笑,霸气天成,王者风度尽显无遗。

    大乘期修士一怒,灵气翻腾,磅礴如蛟龙出海,声势若白虹贯日,一狗一鼠呆立当场,脚下慢慢浸出一滩黄水。

    沈青藤猛得坐了起来,头上全是冷汗。吱跳过来歪头看他,他便擦了擦脸,安慰道:没事,做了个奇怪的梦

    要说怎么奇怪,他却说不出来,不过短短几秒,他已把梦全忘了。他洗了刷了牙,突然意识到今天特别安静。

    吱摇摇头,示意不知道,沈青藤则看到它背上似乎贴着什么东西,拿下来一看,竟然是一封信,里面却不是字,而是象形图。沈青藤心中大惊,摸向吊坠却摸了一个空,便已猜到这些图出于谁之手了。

    他心中无奈,也知狗的天生好动,现在责怪是没用的,但迷谷的画也实在是深奥,看不懂想说啥。他坐下来一直琢磨,估计今天上班是没戏了,又给帛爵打了个电话。另一边,迷谷双手在哈士奇脖子上转悠,似乎在找最适合掐死它的位置。

    哈士奇萌萌地歪头,我是无辜哒,不要打我。

    迷谷眉目冷然,最后时限一到,沈青藤若还不到,少不得如约撕票!

    说完一脸得意洋洋,人得志的模样把一身王者风范糟蹋得干干净净。这撕票二字还是哈士奇刚才教的,马上能学以致用,便有些学霸的高傲。哈士奇脸上笑嘻嘻,心中。

    你画的那个鬼哟,哪个能看清?!

    要不我也给他写一封?

    ?!迷谷目露怀疑,你会写字?

    还能比我更厉害?

    哈士奇被他目光中的威胁惊醒,马上摇头,不会不会,我是说我也画一张。

    迷谷这才满意了。

    几分种后,吱又带出了一张,上面是满满的英文。

    沈青藤无语望天。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又一次被证明文盲的沈青藤带着纸去了下面的卖部,他家有个初中的孩。孩看了一眼便嗤笑着把纸扔了回来,送分都嫌丢脸!

    让孩鄙视一番的沈青藤心有不甘,好歹还是知道了上面树林见面的意思。吱马上带他去了当时带哈士奇来的那个地方,吊坠就扔在不远处的土坑中。沈青藤是进不去的,只好又跟吱换了下身体,让吱在外面等着。才进到里面,他就被早在等待的迷谷一把抓住,死死攥在手心里。

    沈青藤,你也有今天

    哈士奇也大怒,沈二宝你给我说清楚,什么一千年,什么圣人,你不就是沈大宝的弟,沈大样的叔吗?!你到底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

    沈青藤冷冷瞪着哈士奇,表示已经看穿了它恶人先告状,以愤怒掩饰心虚的计划。哈士奇果然不敢再说,上一边蹲着去了。它整个狗被迷谷关在灵气罩里,跑是跑不了的。

    沈青藤回到宾馆就要洗洗睡了,哈士奇先捣鼓完,躺在枕头上想事,突然一拍爪子。卓浩也好,欧素也好,夺别人能力的时候似乎必须得吃点受害人的身体。它一直觉得这个方法特别眼熟,现在想起来了,不就跟上次给沈青藤做手术的那个大夫一样的毛病吗?

    它马上跑到里面跟沈青藤说,沈青藤一边拿着毛巾擦脸,一边疑惑道:有吗?

    哈士奇汪汪两声,怎么没有!?我亲眼看见他吃了你的烂肉。

    虽说割下来的死肉确实是烂的,但这话怎么就这么不中听呢?

    沈青藤自顾自上床了,丧心了。

    哈士奇反应过来,还知道上去安慰,也没说你是烂人啊

    沈青藤不理,更丧心了。

    哈士奇看没人搭理,自己去边上郁闷去了,没两分钟,沈青藤那边就没声了,真是吃好睡好长得壮。它心道不听老狗言,吃亏在眼前,再看看还在边上摆弄瓜子的仓鼠,来了个主意。

    耗子,咱们商量个事行不行?它过来用狗语沟通道,也不知道吱听不听得懂,你看见铲屎的脖子上的绿坠子了吗?给我偷过来。

    吱一脸严肃的把头从瓜子堆里拔出来,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

    哈士奇心里直骂,却也无奈,只能继续装着孙子,我这是为他好哇!里面有保命的东西等他醒了,责任我一个狗全担了,决不供出你来

    哈士奇一咬牙,竟把头一次见面时沈青藤送的灵玉从脖子上褪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