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二百零五章 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青藤还没表态,郑寅就出声提醒,她的一招指的就是郑舞缤纷,心,不管怎么样,她真的比郑无谖还厉害。

    莫西干露出得意的笑容,沈青藤则思索片刻,然后转向四位老太太,大娘,这时候就别看热闹了吧。

    几位大娘被他哄了好几句才肯走人,沈青藤看她们各自进了自家的门,对莫西干示意,出招吧。

    莫西干勾手,往前,想让我带着累赘动吗?

    沈青藤微一点头,神魂对正在躲一边看戏的哈士奇道:过来趴我背上。

    嗯?!背着我冒险,道弟你不是东西啊!

    要是沈青藤一个失误,这不就一块死俩了吗?

    沈青藤无语,一时说不清,信我就好。

    哈士奇心里千般不乐意,却还是老实地跳上了他的背,前爪绕在脖子上抓好,沈青藤还抻了两下,觉得牢靠了,便上前到莫西干指定的位置。

    希望你言而有信。

    当然,人无信不立,我们从就学过的。莫西干说着把郑午几个送到学生妹的脚下,然后上前开始蓄力。

    学生妹被几个男生吵得双手捂着耳朵,莫西干也挖了挖耳洞,不耐烦道:行了行了,都有点志气。不就是被阉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阉黄瓜又不是没吃过

    几个男生先是一愣,然后脸色越来越惊恐,似乎想说什么,但又因为顾虑而说不出来,最后只剩一排煞白的脸,十分可怜。

    学生妹惊奇道:会阉吗?阉了会发给大家吗?必须要吃吗?

    听得几人脸色越来越沉,不自觉地捂住了下面。连哈士奇都一抖狗头,连呼变态。

    莫西干低着头,一边用刀身在布制护臂上轻擦,一边坏笑道:看你们吓的哈哈!不过你们害怕的样子倒有几分惹人爱怜呢。说着用刀背去勾郑午的下巴。

    郑午只尴尬地看了眼沈青藤,最后也没敢反抗,任莫西干侮辱地拍了几下,其他的男人则无动于衷,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

    整个过程沈青藤也是面无表情,郑午见他没露出瞧不起的表情才松了一口气,莫西干也在观察着,漆黑的皮鞋一直在郑午的背上的摩擦。

    其实我也真不舍得阉你们的啊。她向着远处的郑寅挑起灰白的眉,爱过哟!所以说,给你们一个自救的机会吧~

    啊不好吧?学生妹有点担心了,族里

    反正也没奖励啊,回去时就说杀掉了不就完了。说着转向沈青藤,咱们做个游戏,你赢了我就放了他们,要是输了也没什么,我把他们带走就好了,跟你也没关系。

    几个男生马上面露狂喜,大喜大悲之下鼻涕都出来不少,想到这个所谓的游戏是在莫西干和沈青藤之间进行的,哀求的目光顿时射向了沈青藤,还怕沈青藤有压力,你一句我一句安慰道:尽力就好。

    我们不怪你。

    沈青藤淡漠道:既然输赢跟本人的利益无关,为什么要让我陪你做?跟他们做不行吗?

    莫西干可惜地摇摇头,现在是我说的算啊。她用刀尖指指几个人质,又故意露出邪恶的笑容道:大魔王在此。

    沈青藤头一歪,懒得看她,反向躲在他身后的郑辰伸手,叶子给我。

    哈士奇也反应过来了,对啊,咱们是找六花街来了啊!先拿钥匙,快快!

    把这个入口先找到,退路一有,后面不就好说多了嘛。

    它催着郑辰掏兜,掏了半天,郑辰啊地一声,脸青了,找找不到了!好像掉在外面了!

    沈青藤头又一歪,也懒得看他了,只有哈士奇大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道弟,老子以后再不骂你了,相比之下,你是多利落一人啊!

    现在好像没有了别的办法,沈青藤要想救人,就一定要任莫西干摆布了。在场几人都对局势心知肚明,莫西干难耐地舔着刀身,郑辰则抱着沈青藤的后腰,要他发发善心,别扔下哥儿几个不管。沈青藤把他扯下来扔到一边,点头示意莫西干先说游戏规则。

    我呢,其实一直很讨厌郑无谖,你们几个应该也知道吧?莫西干懒懒道:明明只是个臭丫头,仗着有个当长老的姥姥,占着本来属于大家的资源,练出点不大不的成绩,就他妈给老娘飘起来了,对别人指手画脚。婚配这事从古到今的规矩都是年纪大的先选,我比大整整三个月,凭什么她先选?!

    她面容扭曲,脚下慢慢用力,被踩的郑午马上浸出了一层冷汗。

    你们本该属于我!她一字一顿地大吼,但马上又冷静下来,轻喘两下,笑道:知道吗,要是当初你们跟了我,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的下场。我很疼人的,就算输给了外人,也绝不会把你们推出来背祸,掩饰自己的无能。所以说,要是被抓回去了,我赎买你们的时候要心怀感恩地接受啊。

    郑寅几人不肯出声,只是面色难看。莫西干所说的赎买是指族里的犯人接受惩罚之后,失去了人权而作为物品被买卖。对族里来说,每个劳动力都很有价值,所以为了保护这种人型物品的生命权,赋与了他们唯一的一个权力,那就是可以拒绝买主,防止被仇人买走杀害。这种权力也是受限的,每使用一次就会得到一顿不至死的毒打,防止人型物品恶意拒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