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一百八十章 饭后两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卓浩眼中布满血丝,永远别跟我谈扯平!背后捣鬼的人不配。

    怎么就背后捣鬼了?

    卓浩接着道:不叫你的狗吗?就你一个人可不是我的对手。

    沈青藤诚实地想了想,能叫吗?

    话半说完,身影一虚。沈青藤知道他又在用吱的能力,下一秒要闪到哪里却不确定,只好保持着灵力罩。卓浩持钢针击中在上面,就像蚍蜉撼树,竟然不破防。

    你竟然也有了新招

    这正是筑基后能用的第一个能力。不过,卓浩也不是傻傻呆在家里的,没有了田佳,他必须补充战力。

    试试我的新招

    他摆出了架式。

    沈青藤则看了眼天色,心道再不睡明天就起不来了,脚下一踏,一块方砖凭空弹起。卓浩下意识要抵挡方砖,可攻击的并不是砖,而是人,沈青藤的拳头已经印在了卓浩的腹上。被巨力崩开的方砖落地,卓浩也是一样,甚至沿着地面擦行了十数米才减缓的力道。

    卓浩捂着伤处,口中慢慢溢出了甜味。他舔了舔泛红的牙床,惊疑地盯着前方一身轻松,犹如溜弯的沈青藤。只是几天,他从压着沈青藤的三动物组打,变成现在被沈青藤一个人压着打。

    这怎么可能?他难道也有什么吸收别人力量的能力不成?!

    沈青藤向他走来,卓浩不及多想了,知他要抓自己归案,翻身直接跳下了天台,在空中灰化要逃。就这样还要撂个骚话,别以为就这样完了,下一次,我就要不择手段了!

    你不是正义吗?

    战场上,没对错,只有立场。

    然后就消失了。

    剩下沈青藤一个人琢磨了半天,什么时候这就成了战场了。不过现在他境界提升了,卓浩已经不足为惧,哪天让吱带过去就能抓了。问题是抓了以后该怎么处理,还有一个田佳一直不知道怎么办呢。他突然想起了所谓魔道的那些个招式,吸人灵力为已用,被吸的人就成了凡人。虽然在仙界这种事是要犯众怒的,但沈青藤却觉得没什么,不过手段而已,便打算有时间研究一下,把灵力的事摆平。不知不觉间,他又向魔头进了一步,圣人黑化,不外如是。

    这一宿他还是没能进门,就打了一夜的坐,早上宁絮看见他,捂着头道:我做了一夜的怪梦,梦见有个人在我床边说喜欢我,让我踹了现男友。

    司机嘀咕了,大姐,你不是没有

    所以说奇怪嘛!

    沈青藤则说给她诵一会儿经,安安神。

    上沈青藤的s一直在如火如荼地发酵着,热搜都上了,连沈旻都知道了,还发来了贺电,说要亲自来祝贺。沈青藤止了,今天还要去看看试点呢,帛爵发来的团队建设邀请都回绝了。哈士奇要跟着他,不让吱去也不干,到了所谓的银河大厦门前广场的时候,吱顶在头上还行,哈士奇放养不行,不捆着保安叔叔不让进。

    哈士奇不服,却也无奈,现在这世道,人权都争取不上,别说狗权了,便乖乖地让系上了脖套。沈青藤刚想夸两句懂事,哈士奇就拍拍他大腿,现在咱们该换身体了。

    你可滚一边去吧!

    顿时一通打滚,沈青藤威胁说要让吱送他回去,马上老实了,还自己把绳子放进沈青藤手心里,旁边过路的姐姐们看到了都说可爱。

    沈青藤牵着他终于进了广场,靠边的地方有三辆大巴车,像极了献血的那种,周围站了不少工作人员,还有大爷大妈们在排队。每一个进去的人呆不了三五分种就下车了,手里提着一把折伞、一盒酸奶和一个面包。

    沈青藤跟着一个下来的四人大妈组走了一段路,听她们说吃了大夫的特效药以后,马上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还捡到了扔到垃圾桶里的口服液包装。他闻了闻,有人参,麦东,五味子,按成份来看,就是个补气益血的中药而已。至于那些大爷大妈,上车前精神萎靡,目光却有神,下了车趾高气昂的,内里的一股神气却是没了。这是心理上的把病治了,生理上的被忽悠了。

    沈青藤却更好奇了,他们竟然真的能把灵气众人体中抽出来,这样一来他就不用练什么邪功,借助官府就能把卓浩和田佳的事摆平。正在他思索的时候,车上突然下来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医生,走向了坐在长椅上的一对年轻的情侣。

    你们也是来领药的吗?医生笑眯眯。

    不是啊,我们轧马路呢。男生马上回道。那个女生没说话,只是不着痕迹的往男生背后站了站。

    医生则拍拍男生的肩膀,劝他来一支特效药,男生推说没病,医生便道:六十七味中草药,每天两口,把病喝走。然后拉着他们上车。

    男生的脸色终于变了,医生则目光示意工作人员上前,强制地把两人推上了大巴车。这场戏一出,除了排队的大爷大妈们好奇的伸头看着,有几个四处转悠的行人突然快步走了起来。

    医生作了个手势,立刻有护士打扮的人冲上去控制,一转眼就抓了七八个。大爷大妈群有点骚动了,医生便安抚道:这病是传染的,年轻意识不强,得了也不在乎,这可不行!

    这些被抓的人则一边叫喊着一边被拉上了车,五六分种后,又给扔下来了。大爷大妈看没出什么事,还安慰他们,有病要治。这些人则一脸苦相,有的在车上就大哭起来。

    沈青藤站得本来就远,还没跑,就没暴露,只是扫了眼这个医生。这么远的距离,连他都没发现那对情侣有灵气,医生却在车上就感觉到了。这时,四处观望的医生无意识地向他这边抬了下头,两人突然对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