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敢劳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青藤简直惊呆了,这怎会如此?

    他满身的血迹还在,赤膊的上身依旧布满了伤口,玄女却好似没看见一样,起身要伺候沈青藤穿衣了。沈青藤后退一步,一边扯了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向外快步走去。玄女跟在后面追出来,衣服竟都没穿,只管叫道:沈郎你去哪!鸣喈,快拦住你爹爹!

    爹爹两字一出来,便听一年轻男声称了句是,向沈青藤飞身袭来。沈青藤只觉肝胆俱裂,头都不敢回,只管快跑,但动作迟缓,他的左腿还是假的,这仍是沈二宝的肉身。

    玄女突然一声尖叫,叫声越发凄厉,渐渐变作咆哮,声势浩大,震得山河破碎,四处房屋倒塌,一时地动山摇。沈青藤实在忍不住看了一眼,便见身后一只身长百丈的黑毛猩猩在捶胸顿足。

    黑毛猩猩动作一停,竟对沈青藤口吐人言,柔声道:我就知道沈郎你舍不得我们娘俩儿

    突然身后窜一只猩猩,把沈青藤紧紧抱着,朗声道:爹爹别闹了,该吃药了!

    沈青藤一口鲜血含在口中,要吐不吐。

    娘亲,爹爹不行了!

    巨大猩猩狂奔过来,又是一阵地动,距离近些后,嘴上的粉红唇彩甚至也隐约可见。

    不行!沈青藤急急摆手,不可能的!不会的,我不会的!

    爹爹你在说什么?

    沈郎粉唇猩猩怜惜的看着沈青藤,一双巨目水光涟涟,叹声道:鸣喈,你爹爹又犯疯病了,快抱回去歇歇,别着了风寒。

    沈青藤兀自挣扎,直到进屋的时候更是死死扒着门檐,黑猩猩带着柔软的神情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

    沈郎莫慌妾身陪你睡会儿就好了。

    不要,不必,不敢劳烦啊

    嘻嘻,猩猩娇声笑道:夫妻之间谈什么劳烦?

    干什么,你放手!沈青藤终于急叫起来,这是什么招式?幻术?!道兄,道兄救人啊!

    沈青藤跟darkr的遭遇占已经进行了很久了。虽然说不出具体的时候,但只凭感觉也绝对超过了五个时。外面的天色渐渐阴沉,在darkr鼓捣出来的雾气中,本就窄的视野愈加不堪了。

    沈青藤靠在一块破木板后面,听着渐渐靠近的机械声,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几许紧张,现在已然淡定了。不是说没有威胁了,而是破罐破摔了。他看了看身上,大的刀口遍布全身,纯棉的衬衫早就撕光了,缠得左一块右一块的,隐隐浸出血色。

    这已经没个好地方了,再来还能怎么地吧?

    我已经看见你了!别躲了!

    darkr在房屋中间胡乱挥舞着链锯,四处乱翻,像个无头的苍蝇。突然,他转过脸来,跟歪头出来观察的沈青藤对视了。沈青藤一动不动,darkr则定定注视了几秒,又转向了另一边。

    出来,你个懦夫!

    他气急败坏,紧闭的双目中流淌下两条血泪。沈青藤看着就替他痛,当然了,把两根手指轻轻插进去的人也是他。对此沈青藤也不太自责,蝼蚁尚且偷生,他为了活命把对手戳瞎也没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就是指头上还残留着的恶心触感让人不太舒服。

    到了这个时候哈士奇也没找出来,沈青藤估计这个狗子当下已经到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他的巧克力奶了。一人一狗刚才确实闹得挺生分的,但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也有点过分。

    沈青藤心中怨念,低身慢慢走出木板,要从门里面出去。两人胶着到这个地步,他赢面也不太,不如先退再说。

    darkr背着他,此时低声狂笑,胸腔的共鸣沉闷而压抑,哈哈哈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你以为我完了?告诉你,不会的!正义必胜,darkr不会输!

    他猝然回头,本被刺瞎的双目竟然变成了一双电子眼,冷冷瞪着沈青藤。沈青藤已经无惊无悲,只是有点疑惑:你还是人吗?

    就这么一个下午的工夫,darkr的胳膊腿能换的全换成了金属的了,就在沈青藤的眼皮下面,自我改造成了一位终结者,全身泛着冰冷的银光。

    要是一般时候,沈青藤早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不过即使住了半年,大荒这地方对他来说也是个地方神秘,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惊讶,因为一直处在震惊中的人总会麻木。再一个,梦境中的人很会自圆其说。所以他只是轻叹一声,慢慢站起,准备正面肛人。

    正在此时,突然一阵天旋地动。darkr站在正中直接撞倒,沈青藤扶住木板,却也脸色难看。

    大地动!?

    怎会突然地震了?

    这地动来得快,去得也极快,不过几秒但恢复平静。此时屋中间的人却已不是darkr,而是一位绰约的白衫姑娘。她面容憔悴,若怨若嗔,一双流光美目柔柔地望着沈青藤,流转间的深情与孤悲切切如丝,让人感如身受。

    沈青藤见状却大退一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