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一百二十二章 狂犬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齐眉上下打量着哈士奇,嘻笑道:怎么,**不疼了?才不疼就忘了本姑娘的厉害,记吃不记打啊。

    哈士奇也一脸嘻笑:那是老子一时疏忽,有本事你再来

    说着向齐眉勾勾指头,又潇洒地指指下身,一副标准的流氓派头。

    齐眉气急败坏,笙面有薄怒,众学员难以言喻。相信今天要有一批人说都不会话了,吃都不会饭了。

    沈青藤闻言亦是目呲尽裂,没想到哈士奇竟然穿着沈二宝的皮这么丢人,冲动之下,飞扑上去就是一口。咬人什么的纯粹是这个身体的本能反应,沈青藤表示这个锅我不背。哈士奇对他是完全不备的,被咬中后腰的时候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三位督察也跑到终于会合,看见齐眉顿时面有不忿。

    她怎么在这儿?

    不是在校长室吗?

    那个老师把她保出来的?

    还把没把学校的制度放在眼里?

    哈士奇却在同时大叫:你干什么啊?他一摸背后,竟然一手的血,对沈青藤哑声道:有没有兄弟爱,这么使劲?!

    沈青藤狗头一歪,也装听不懂。

    齐眉则哈哈大笑,狗咬狗,一嘴毛!

    哈士奇不理她,对它来说,兄弟背叛比女人来犯要重要一点,兀自道:狂犬病你知不知道?被你咬了还得打针知不知道?加上破伤风,你知道要花多少钱吗?!

    一说钱,沈青藤终于有点不安了。

    哈士奇不再多说,对付沈青藤这种闷骚,得利用内疚,让他自己折磨自己。齐眉这时还想再战,三位督察却纷纷上前,要把她带走。哈士奇观望了一会儿,嘲笑了几句,却引起了齐眉的大规模反弹。

    被反弹到无语的哈士奇扭头就走,齐眉也一脸得胜的被拉走了。沈青藤跟在后面,突然抬头,跟笙对视了一眼。两人目中都没有情绪,过程也不过短短几秒,笙便低下头,簇拥着人群离开了。沈青藤却面露沉思,望着笙的背影久久不语。

    哈士奇站在出租车前突然回头: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沈青藤闻言回头,看了看正在嘚瑟的哈士奇一眼,也觉得他太过分了。哈士奇特别会看脸色,本来还想再气气这三个人,见到沈青藤面有不悦,赶紧抹了把脸,从池子里走了出来。

    这位社会人,请你离开女同志板着脸道。

    哈士奇连连点头,领着沈青藤往大门口走去。三个督察就跟在他们后面,看样子要盯着他们走人才算完。快到门口的时候,远远也走来了一波人马,仔细一看,打头的竟然又是齐眉。沈青藤不想照面,哈士奇却是要新仇旧恨一起报,迎面大步上前。

    齐眉这时候还没看见他们,手拿着一罐冰镇的可乐敷在嘴上,不高兴道:你们跟着我们干什么?跟屁虫啊?

    虽说报复沈大流氓的计谋大获成功,但齐眉也没得了个好果子吃,最后成了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心里并不太好受。不但如此,攀岩队的那些个臭男生不知怎么回事,从刚才碰到之后一直跟着她和笙,干扰她们继续计划,十分讨厌。

    韦杜也是面上微笑,心中。刚刚齐老师给他们打电话下达了任务,让他们今天盯着点齐眉。要知道,平时有什么突发的活动的时候,齐老师也充其量群发个微信,这时候竟然打电话,还是一个一个打,显然是要同志们重视起来。

    其他的学员不知情况,韦杜和卫谤是知道齐老师为什么突然玩了这么一出。卫谤见乌压压的学员来了一群,局势搞得这么大,心里就有点虚了。

    这件事的始末齐老师肯定是要查了,会不会牵连到自己呢?他虽然没跟督察员照面,但却犯了一个错误,那张字条是他亲自写的。学员们互相都熟,谁的字一眼都能认出来他一害怕,就想跟韦杜说说这事,韦杜却冷冷看了他一眼,吓得他把话又咽了回去。按他对韦杜的了解,知道他留了尾巴,还不得杀人来口啊?

    众人跟着齐眉在临丰转了一大圈,也不知道她在干嘛。有人看见了脸生的笙,还问道:齐学妹,这位学妹是那个系的?

    齐眉冷眼道:关你屁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对面顿时不说了,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两个嘴巴。明明知道齐眉什么性格,干什么上去找虐?

    笙却道:我不是天鹅,我叫笙。

    笙开口,齐眉就不说什么了。众人便觉笙人超好的,说话又好听,纷纷上前要搭话,在笙面前混个脸熟。几句话下来,笙在众人心中已经升华成了女神。不是笙人有多完美,全靠同行衬托。

    可乐已经不冰,齐眉的嘴巴恢复知觉,开始疼了,指挥道:杜,去给我买罐冰可乐!

    被指名的韦杜:

    见他不动,齐眉开始皱眉,卫谤赶紧道:我去我去!一溜烟跑了。

    这两人全是大爷,他谁也得罪不起。

    众人也早看见齐眉肿得跟樱桃一样的嘴,就是慑于淫威,没人敢问,只能偷偷瞄上两眼。按这群大学狗的经验,这里面有问题,还是泛滥着酸臭味的问题。但齐眉能跟谁一起酸臭,除了沈明朗,她是谁也看不上的。难道说她把沈明朗拿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