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九十二章 相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时沈大宝已经人事不醒,异军突起的银喉也用光了力气,软软的趴在样的手心里。楚却摇摇晃晃地又要站起来。看着自己男人的惨状,看着自己闺女懵懂的脸,吕翠浓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捡起块石头冲上去就是一通怼。

    打完了,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后,她看也不敢看一脸血的楚,带着样儿,拖着沈大宝就跑了。路上偷的摩的已经被沈大宝一脚踹废,只好步行。又怕让别人看到血迹报警,只好在附近找了地方休息。

    沈大宝醒了之后不能行动,便要着吕翠浓带样儿跑路。吕翠浓不肯扔下他,表露出想联系亲戚的意思,让沈大宝狠狠骂了一顿。

    这时候联系谁,就是把谁往火坑里拉。你说你恨谁吧?恨谁给谁打!

    吕翠浓几天来真不敢打电话了,刚刚却是因为沈大宝出气都艰难,眼看不活了,才咬着牙播了出去。没想到又让沈大宝听到,挨了一通骂。

    沈青藤知道从她这里再问不出什么,便等着沈大宝醒来再说,还一直握着他的手,把体内的灵气缓缓输入到他体内。沈大宝也是邪门,灵气刚刚一进入经脉,便被涌上来的那股生气寻到,像鱼吃食一般,瞬间哄抢干净。

    沈青藤给徐也输运一次,当时并不是如此,一个被动接收,一个主动索取。到了后来,那股甚至寻到沈青藤和沈大宝相连的手掌处,要冲到沈青藤的体内掠夺。沈青藤不知让那股生气进入自己体内会如何,只好停止输入,换了另一只手。

    沈青藤默然无语。

    样儿则到角落里拿出个红色的水**,就是学生用的那种,上面画着喜羊羊。沈青藤见过这个**子,知道是从家里拿出来的。样儿就着盖子倒了些水,还冒着热气,走过去递给他,嗲里嗲气道:叔叔喝水。

    沈青藤默默接过来,一口饮尽。看样儿还要再倒,伸手止了,也坐在沈大宝的背后,握住了他的手腕。样儿也马上过来,把自己硬塞进沈青藤的怀里。

    沈青藤一手摸着样儿的头顶,一面给沈大宝把脉。摸了一会儿,也没摸出什么病痛,只觉得脉象平稳,不似看上去的凶险,丹田中还有一股生气在搏搏脉动,在经脉中往来流转,一张一驰之间温养肉身,若有却病延年之效。

    沈青藤沉吟了半天,又去摸沈大宝的脉,摸了又想,来来去去好几次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来人在院里一停,估计是看到地上打斗的痕迹,快步冲了进来。

    沈青藤回头,点头算打了个招呼,嫂子。

    吕翠浓见是他,一颗提着的心才放下。进来招手让样儿过去,从怀里掏出两个热乎乎的馅饼。

    样儿乖,去那边吃。妈跟二宝叔说两句话。

    样儿点头,银喉也跳到她头上,跟着蹲在门口去了。

    吕翠浓这才来得及打量了下自己这个离家许久的叔子。一看之下,简直不敢认。这还是二宝叔吗?又黑又矮又胆,总是低着头看脚尖的那个沈二宝?怎么走了没几个月,进了趟城里,这长相也变得跟城里人似的,像电视里的明星。

    再左右看了看,想明白了。分明跟自己儿子沈明朗长到一块去了。突然心情就有点沉重了。她年轻的时候还是有几分姿色的,沈大宝那时候也是俊朗伙一枚,不过后面不知怎么的,越长越熊,农村味十足。

    后来明朗长得好看,她家亲戚就把功劳全给了她一个人,说是老吕家基因好。现在沈二宝一出来,还长得跟明朗没二样,这不是说明沈明朗的好看跟她没一毛钱关系吗?沈大样倒是真像她,所以也只是有几分姿色而已。在村里还算一枝花,要是想嫁给城里人估计是不好嫁的。

    吕翠浓想到这里,不由叹气。

    沈青藤便道:嫂子不用过于担心,大哥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想到沈大宝从壮士暴瘦到鸡子,也不能太放心,又道:我认识一个大夫,医术极好,到时候让他给大哥看看。

    吕翠浓这才想起这件事来,脸色一苦,道:你你跟他说吧,他不听我的。

    沈青藤知道沈大宝的拧脾气,便点头应下。样儿这会儿也吃得差不多,沾着一嘴的韭菜扭了回来,懒在沈青藤身上。沈青藤抱着她,对吕翠浓道:出什么事了?

    在家好好的不呆着,出来了沈大宝还变成这样。不说出事了他都不相信。

    吕翠浓突然面露后怕,道:我也说不清。当家的非要走,我们就出来了。后来有人追上来,说什么在家里挖出了尸体,要逮捕当家的。然后就打起来了

    尸体?沈青藤一愣,他在家里住那么久也没看到什么尸体,又道:是官府来抓的人?

    吕翠浓知道他指什么,摇头道:也没穿警服呀

    大哥现在这样,是被他们打的?

    吕翠浓想起当时那个昏天暗地、各种特效齐飞的场面,不由一抖,我也没看清楚就是那么一下子,就这样了

    她真不知道怎么跟沈青藤说,而且没沈大宝点头,她也不敢什么事都告诉他。

    那个人呢?也受伤了?

    吕翠浓听到这句,竟然不肯说了。

    沈青藤更担心了。若的来袭的人没受伤,怎么能放任沈大宝他们逃到这个地方来躲着。若只是受伤,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追来。至于吕翠浓不说的态度,他也有点想法。

    莫不是死了吧?

    吕翠浓咽了咽口水,干笑道:哪能啊咱正经老百姓,还能杀人咋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