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六章 磕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嘞。小伙子忙答应了一声,又抽出张五十的。

    有个中年妇女插嘴道:给咱们拜什么,让新郎新娘出来。她从包里随意一抽,就是张红色的,伸手往沈大宝这边一递,袖子里露出个大金镯子,你要是能给新人磕头,磕一个我就给一百!

    沈大宝等在原地,许久,吕翠浓回来了。她低着头,到了跟前还不说话。

    当家的吕翠浓话没完,哇地哭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我对不起你!

    这是干啥啊?!沈大宝一把就把吕翠浓拉了起来。

    吕翠浓只顾哭,不肯说为什么,沈大宝突然反应过来,抢过她手里的包,里面有个银行的信封,薄薄的,一看就没有多少钱,再拿出折子一看——

    沈大宝脸皮抽抽,半晌,一把攥住了吕翠浓的脖子。

    钱呢!?信不信老子掐死你!

    吕翠浓被掐的喘不上气,直拍沈大宝的手。沈大宝听她这么大动静,怕被外人看见,扯着吕翠浓进了男厕所。吕翠浓像死鸭子似的被扔进了小单间,再看沈大宝,面色阴狠,跟电视上的小鬼子似的。她哪见过自己男人这副要杀人的样子,本来还想嘴硬,这下什么也不敢了,赶紧哭道:我大哥的小儿子结婚,女方那边风俗要彩礼,跟我借钱,我才

    借了三十多万?!

    年前沈大宝跟沈二宝的爹让人开车撞死了,赔的二十万,沈二宝卖参有七万,还有一家子这么多年省吃俭用留下的,全没了!没有钱,沈二宝拿什么救命!?

    沈大宝牙咬得咯咯作响,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来,吕翠浓吓得全身直抖,下面竟慢慢渗出一滩黄水。沈大宝却不再理她,转身直接走了。

    他在医院门口打了个车,先回了自己家,从院里的柴火堆上拿了把锈迹斑斑的篾刀,插到后腰,然后向着吕翠浓的大哥家走去。

    吕翠浓本家张灯结彩,一片喜气。

    结婚的日子虽然还没到,院里头已经有十来个男男女女围坐着吃饭。看穿着都是城里来的,气质都跟这山里的村民们不大一样。

    沈大宝一进里院,吕翠浓大哥就看见了,急冲冲向外面迎。

    妹夫咋来了?

    吕大哥说着就想把沈大宝往外面带。

    他儿子找了个城里老婆,院里面吃饭的是她娘家人,都挺有身份。好几个年轻人都是公务员,那个啤酒肚的亲家公在当地还是个当头的。沈大宝一个农村人,没见过世面,再给他们丢了脸。

    沈大宝阴着脸道:钱还我。

    钱?吕大哥一愣,难道借钱的事让妹夫知道了?妹妹怎么办的事啊,怎么能让他知道了?

    妹夫啊,吕大哥马上换了副笑脸,小四也是你的侄儿,你侄儿喜事,你个当姑夫的还能没啥表示?

    沈大宝冷冷道:你不想还?

    吕大哥还真不想还。虽然借的时候说好慢慢还,但钱一到手,自己的老婆儿子再一出主意,就不想还了。吕翠浓当初稼给沈大宝的时候才给了多少彩礼,自己家这么大的妹妹合着白送你们沈家了?但话不能直接说,沈大宝是没素质的老农民,别在亲家面前发疯出了丑。

    妹夫,过两天哥就把钱给你送去行不?吕大哥赔着笑脸。

    沈大宝一字一顿:不行。现在就得给我。

    你这人怎么回事?吕大哥不高兴了,还能懒你这点小钱?小四现在在城里当公务员,老婆还是他领导的闺女,两人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你知道吗?

    我不想知道!沈大宝突然凶狠,直勾勾盯着吕大哥。他的忍耐已经到极限,想到还在医院的弟弟,恨不得把耽误弟弟治病的人全宰了。

    我再问一句,你到底给不给?说着,手伸向后腰,握住了篾刀的把手。

    吕大哥让沈大宝渗人的眼睛吓得不敢说话。这沈大宝老实巴交了半辈子,让人找茬儿骂了都不敢语言,怎么今天这么胆儿肥。

    妹夫他上前假笑着搂住了沈大宝的胳膊,这才看见沈大宝背后紧握着的蔑刀!

    啊!?他突然大叫一声,什么费话也没了,扭头屁滚尿流地就往院里跑。

    边跑还边喊,救命啊!要杀人了!

    院里人一听,呼啦啦站起来七八个城里小伙子。吕大哥赶紧跑到他们身后,打开门,进屋了。

    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被吕大哥的狼嚎吓了一跳,筷子上的一块大肉直接掉在裤裆上。他抬头一看,院口就站了沈大宝一个,还穿着个破旧的背心,手里的筷子啪地拍在桌子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