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四百八十八章 收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大宝怒气上涌,元气若被吸尽,这鼎也就废了,他辛苦来偷又有什么意义?没有了鼎,最后还是一死,不如直接开干,能抢走就抢走,抢不走大不了一起玩完。

    沈青藤盯着那鼎,见它一会儿铁红发烫,一会儿又恢复冷冰,知道这是吐纳间的一吸一呼。小沈众人吸气的时候焚思鼎便启动,呼气的时候便断开联系。他终于明白吴舜颜本本上的那句可换不可夺是什么意思了。

    取鼎,必然打断他们的修炼,必然要被发觉。除非在他们断开联系的那一瞬间换另一个东西进去。这东西也要能与他们产生相同的连接,才不会让他们发现。而与焚思鼎据有相同效果的东西,除了另一只焚思鼎,别无其他。

    这是让我用另一只鼎去换这一只?

    沈青藤苦笑着摇头。吴舜颜可真懂幽默。

    不管那么多了

    沈大宝伸手就拿。

    沈青藤握住他的手腕,在他灼灼的目光中,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包裹。包裹皮散开,里面是一只一模一样的焚思鼎。

    他还真有另一只鼎

    沈大宝默默盯着他。

    沈青藤心虚的转过头,示意大宝哥正事要紧。沈大宝则揉了揉鼻子,小沈的鼎他要,这一只鼎也得要!

    焚思鼎总共才那么五只,他们家老婆、小弟、再加上三个孩子正好是五个人。少一只也不行!

    沈大宝把包裹按回沈青藤怀里,轻声道:小弟你出去,带着吴蟾彩赶紧下山,在山下的火车站等我。如果我一直没下去,你们就自己走吧。这鼎你一定收好,有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树屋老朽,三人才踏上木地板便发出一声巨大的吱呀声。小吱被声音惊到了,马上再次闪现,把三人带到了其中一间的屋顶。这顶子是按照古法制造的,简单的叠着几屋茅草,根本撑不住他们三人的体重。

    沈青藤心道不好,却已经来不及,直接掉了下来。沈大宝与吴蟾彩也跟着摔落,这两人心里还有点安慰,至少一会儿能落在沈青藤的身上。不想下方的沈青藤突兀消失,然后重新出现在两人的头上。

    沈大宝心中大吼你是不是我亲弟?!,却还是咚地一声摔了下去。吴蟾彩见机落他背上,还给沈青藤腾出个地方,让他能顺利的踩在沈大宝的屁股上。沈青藤当时反应不及,这会儿已经御剑起飞,慢慢落了下来。

    这间屋子似乎是个柴房,满地的干草,三人下来的排场虽大,却也实在没什么响动。默默蹲在墙角等了片刻,没人过来,才纷纷站起。沈大宝还揪揪沈青藤的,似乎要说两句,让吴蟾彩一瞪,才收起了手,给了个秋后算账的眼神。

    三人擦着墙壁从房间里出来,沈大宝试探着把脚放到走道上,仍觉木板疏松,不敢用力。

    沈青藤想了想,你们在这里等吧,我自己去。

    他御手机过去是没有声音的。

    不行,万一出事怎么照应?沈大宝断然拒绝。

    最后只好决定由沈青藤带着沈大宝一起去,让吴蟾彩一个人在这里等着。吴蟾彩看看树屋下面攒动的人影,十分后悔答应了这个主意。沈青藤两人在走道中浮空飞行,走到一间屋子便在窗纸上捅出一个小洞,向里面查看。

    沈大宝看了三四间了,不由遗憾道:咋也没个活人?有东西也成啊!

    小吱这时出现在沈青藤的肩膀,揪揪他的长发,指了指走道尽头的方向。沈青藤见状低声道:小吱好像看见什么,咱们过去看看。

    两人慢悠悠飞了过去。

    这间房子不大,也没有门,最里头横放着一个供桌,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牌位。每个牌位前放着一个香炉,炉香已经燃尽,只剩下一股清幽的香气。沈大宝动动鼻子,给了沈青藤一个眼神。已经有香味,说明确实有人在这里。不过究竟是谁在住,还要看看供的是什么牌位。

    两人飘了进来,地面上铺放着两个蒲团,沈大宝轻跳在其中一个上,踏着蒲团蹭过去看牌位上的字。沈青藤也站在另一个蒲团上,双手合十拜了拜。沈大宝看清牌位上的字便说了句倒霉,还真是小沈家的祖宗。按小沈家的性格,但凡得罪他们,那都是不死不休,更何况要偷东西了。

    沈大宝眼睛转了转,不知道这小沈家的人现在在哪呢?要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就好了。这样想着,便催促沈青藤赶紧把他带出去找焚思鼎。

    沈青藤点了点头,心中却暗自奇怪,按说一般家里的牌位只往上供五世,这小沈家的却是供了六世,于理不合。他不由靠近,盯向了最上一层的牌位。这时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个牌位,而是一个竖立的小木盒。

    沈大宝见状马上冲了回来,踏上桌子去拿盒子。沈青藤则赶紧把弄掉的牌位捡起,摆正。上面的盒子却没拿下来,它不是摆在上面的,而是镶在墙壁中,露出来的是盒子的背部。沈大宝掏出匕首,在上面剜动,表面的木头破碎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金属夹层。

    沈大宝嘿嘿一笑,这里面准有好东西。

    这金属层却极是顽强,沈大宝用内力包裹着匕首都不能戳开,便让开点地方,让沈青藤上来一块琢磨。沈青藤摇头,他真干不出踏人先祖的坏事。沈大宝骂了句迂腐,他也不反驳,只是指了指墙壁,盒子的背面在这里,前面定是在这墙的后面。肯定有打开的方法。

    沈大宝这才跳下来,两人便又飘出去,绕到了对面的那间树屋。这间屋子也没有门,里面的布置从远处就能尽收眼底,两人还没靠近,便看见了屋内盘坐蒲团的几人。这几个穿着黑色的长袍,背对着这边,看身形不像是老人。

    沈大宝闭闭眼,怪不得找不到人,原来全守着宝贝呢。又忍不住看向墙上,果然见同一位置供着个小型的龛室,那只焚思鼎就安然地坐在其中。

    沈大宝陷入了深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