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二百九十三章 正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青藤抬头,明朗,你冷静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沈明朗惨笑,双眼开始泛红,我爸瞎了,你又断了腿,现在沈家唯一的男人就是我了。爸妈年纪大了,我要照顾,样儿我得抚养,以前想着要是你以后要是找不到媳妇,没有依靠,我也要担着。所以我必须得努力,别人课下出去约会、交女朋友、吃喝玩乐,可我不行。我得学习,我得练出个一技之长,我不能像他们一样,毕业后先晃荡几年,跟家里要点钱,做做生意长长见识,赔了挣了,没什么关系。

    一家人,现在连个容身的地方也没有。我妈,在棚户里租房住。我爸,赖在人家诊所,为了白吃白喝一点脸都不要。还有你——以前你住什么地方?雨天没处躲,刮风没地藏。我必须要有钱!必须让你们有个地方能安心住着!可现在呢?你看看我,现在呢?!

    沈大样已经听不下去,哥——你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还有我呢!

    你迟早是要嫁人的!沈明朗反唇喝道,突然语气慢慢平缓,又似叹息:女孩不应该承受太多,你没得到过,也不用回报,我妹妹不能跟我一起毁了。不过现在——

    他嗤笑着抖了下肩,也没差别了,咱家反正绝户了。知道吗,我现在其实特别轻松。脑子里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什么爸妈,什么前程,去他妈的吧

    他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沈青藤眉头皱得紧紧,沈明朗这通脾气不光是因为断腿,更多的则是多年来积累的委屈。他刚来大荒,也与沈二宝谈过心,当时他压抑的情感简直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沈二宝自认无足轻重,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风筝,摇摇欲坠,不知在什么没人注意的地方就飘走了。沈明朗却是担子太重,一脚一个深坑地前进,不知什么时候便被压弯了脊背,跪倒在土地上。

    不能承受之轻,不能承受之重,搞垮了这个家里两个年轻的男人。

    沈青藤不想劝他,想让他把心里的苦楚都发泄出来,不然,以沈明朗的秉性,没准后半辈子都没有第二次表白内心的机会。当下便表情淡淡,说到有道理的地方还微微点头,一副大学教授看着自己得意门生的德行。

    沈明朗见状,一口老血顿时涌了上来。

    正在这时,屋外传出一阵尖锐的机械鸣叫。

    朵颐脸色突然大变,急匆匆跑了出去。这时已经天黑,沈青藤怕她危险,跟了出去,却见朵颐拿着扔在院里的背包,掏出了个破旧的笔记本。打开操作了几下,屏幕上便出现了六个监控画面,看情景正是朵颐家的周围。

    我爸怕被强拆,买的红外监视器,有人靠近就会鸣警。

    说着手上打字不停,画面闪过几次后,露出了一队人马。来人个个高大健壮,手里提着棒球棍,来回摇荡,一身轻浮。

    沈大样她们也跑了起来,见状露出惧色,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他们正是天天去学校里要钱,折腾沈明朗和沈大样的债主。

    沈大样虽慌,还算有条理,赶紧让沈青藤带着她哥从后门逃走,至于她和朵颐却是不怕,他们不跟女人动手。

    朵颐急得摇头,怎么不打?上回不就要打你吗?

    沈大样气得不行,你这样一说,叔还肯走吗?赶紧补救道:他们伤不到我,我力气大。

    这就推着沈青藤让他赶紧走。

    沈青藤脱开她手,反把她推进了屋里,朵颐和宁絮也让进去,继续吃饭,听到什么声音都不用出来。他慢慢向外走着,心中一片冰冷。

    你们来了便好,若是不来,我还得去找你们!

    这厨房里本来也没有多少菜,二个青菜炒完,沈青藤就到外面的荒里去摘,想着给明朗补充点营养,就让吱从吊坠里抱出几棵生菜,一兜子红薯,还掏了十来个鸟蛋。

    沈青藤捧着回去,又弄了个西红杮炒鸟蛋,生菜凉拌,红薯则贴着内壁放进了火炉里。等到四个菜全都弄完,沈大样的米饭也蒸好,便用树枝把红薯扒拉出来,一掰开,热气喷涌,薯香四溢。沈大样都忍不住耸了耸了鼻尖,叫了句好香。

    沈青藤淡淡一笑,帮着把菜往方桌上摆好,最后两人抬着桌子进了沈明朗那屋。屋里宁絮和朵颐也在,却没聊天,静得跟停尸房一样。一见他俩进来,朵颐如蒙大赦,赶紧跑过来帮忙。

    宁絮也上其他屋里找出来四个椅子,拎了进来,围着放好,有高有矮差别巨大。四人一入坐,最高的沈青藤反而成了最矮。沈明朗就更别提了,倚靠在床上,桌子比脑门还高,根本够不着桌。

    四人沉默了一会儿,全都站了起来,把椅子放到一边,换了矮桌,四人席地而坐,终于能跟沈明朗吃到了一起。沈明朗整个过程一句话不说,眼神淡淡,不知道在看哪。沈青藤坐他旁边,最先动手,拿了块红薯,又把他手心摊开,放了进去。然后示意大家支筷。

    朵颐跟大样一天提心吊胆,生怕人家找上门来,也没怎么吃饭,现在沈青藤一来,担心放下了,知道饿了,看着饭菜眼睛都冒光。朵颐上手就抓,左一个红薯,右一碗米饭,使劲往嘴里塞。就这样还得冲沈青藤傻笑,连道叔威武,叔好吃。

    叔好吃?宁絮啧了一声,把沈青藤的碗往旁边放了放,还让朵颐把脸转远点,这一口一喷饭的,别人还吃不吃了?

    沈大样也猛吃了几口,朝她哥一看,见他盯着红薯,愣愣不动手,顿时食不知味了。

    沈青藤见状拍他肩膀,明朗,先把饭吃了。

    他自己虽然也瘸,却不大放在心上,但也知道沈明朗现在心里定不好受,不过比起他的断肢,沈明朗的骨折就好治多了。刚才灵气探向明朗大腿的时候,发现伤处竟然有钉子状的异物,贴着腿骨深深嵌在皮肉中,一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表情才凝重。刚刚抽空百度了,原来是这里的治疗手段,等骨头长好了还会取出来。

    既然不是怎么伤人的暗器,那就好解决了。等吃过了饭,他就去想办法,吊坠里的灵草灵石取之不尽,《太清观天经》里也有外丹三篇,虽然没有大神通,炼不出长生筑基的丹药,但对于凡人的皮肉伤来说,却是如同仙药。恢复如初,不在话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