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触即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口吐沫吐在沈青藤脚边。

    都他妈封建迷信!真要有鬼,八郭联军、r&b那会怎么没出来?他们杀了多少人!有鬼?就算有鬼,那也怕洋枪洋炮!老子有枪!

    说话间,枪口对准着沈青藤。

    老子今天就崩了你,看你变不变鬼,能不能找回来!

    沈青藤微叹一声,众生皆苦,众生皆愚,众生皆罪。那扳机也已抠动,刺耳的爆破声一起,屋内便传来女声的尖叫。沈青藤盯着那枪口的黑烟,左手手指撑开,一张八卦法阵在掌心旋转而生。

    法阵金光,圣人宝相!

    沈青藤抬掌一挡,那棵子弹便击在卦阵之上。金属头在飞速旋转的阵法上越磨越短,不过须臾之间,便化为齑粉,除一道灰烟上升以外,再无其他。

    老大愣愣盯着眼前玄幻的场面,怒急攻心,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

    叫喊中,子弹全部打出,直到扳机发出空扣的声音。

    沈青藤见状另一只手向法阵轻扫,法阵瞬间发出嗡鸣,双手相碰的刹那,法阵从左掌换至右掌,阵法纹路也与刚刚全然不同。光芒减弱,盘面通透,似成一片蝉翼般的坚冰,连沈青藤的掌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再与那子弹相击,盘面顿生一波涟漪,子弹瞬间形变,却没有消磨,而是以相同的速度回射回去。

    只听几声闷响,老大浑身抖动,不多时,鲜血浸透了衬衫,一滴滴掉在了地上。他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摸了摸自己胸口上的血,随后咧了咧嘴,要说什么,却是轰然跌倒。那嘴角的动作犹停留在脸上,拧出一种奸笑,成了他此生最后的诠释。

    沈青藤收掌,盯着地上死人半刻,才擦起脸上的油漆,轻道:圣人不作,恶人自毙,庸人自扰。

    然后似有似无地一叹。

    院里头顶上拉着条晾衣绳,上面搭着几条毛巾,沈青藤抽下来一个,把脸擦了,又把剩下两条也拿下来,走进了屋。朵颐这时缩在一角,哆哆嗦嗦,沈青藤把其中一条放她脸上,把眼睛蒙上。另一条正想往宁絮这边放,宁絮狐狸一般的双眼便瞪了过来。

    你干什么?

    你那什么表情?外面还有几个呢,估计跑了,还不追?!等着我呢?

    沈青藤默默摇头,把毛巾扔向了沈明朗。

    这边被车撞出个半面墙的大洞,直接就能走出来,远处挺黑,看不见什么,只微弱地听见几声惨叫。不多会儿,哈士奇跑了出来,冲他露出血了胡剌的大牙。

    就是搞定了的意思!狗脸郁闷,咋啥也不懂,怪不得单身!

    单身千年的沈青藤问了两句,知道它把几人的手脚咬断,绝了他们再害人的机会,也就不再多问。至于什么慈悲为怀

    他又不修佛的。

    对恶人的宽容就是对普通人的残忍。

    哈士奇也算看出来了,外人欺负沈青藤,怎么欺负他都不在乎,特别没志气。当着他面欺负普通人,却是不行。

    这边事完得差不多了,朵颐他家也毁得差不多了。沈青藤站在院里,顿时十分羞愧。

    宁絮见状,过来撞他一下,就是些破板,又不值钱。那三间瓦房不是没事吗?到时候找人重新弄弄就行了。

    朵颐正哆嗦着坐在床上,听见了,吼道:你说什么呢?!我家怎么就不值钱了?

    宁絮顿时白眼,底气够足的,刚才怎么没声?

    朵颐气得更抖,沈明朗便把身上的被子反盖到了她的身上。

    这地方又是血又是肉的,确实住不了人了,几人便打算到不远处的宾馆休息。沈青藤把明朗背上,大样背着朵颐,出来的时候朵颐还吵着让宁絮锁大门。

    宁絮白眼都翻到了天上,指着墙上那洞,都这样了,锁跟不锁还有区别吗?

    不管不管,必须得锁!

    呵呵,你跟谁耍赖呢?

    战斗一触即发。

    沈青藤赶紧找到锁,默默锁上。

    几人到宾馆的时候普通间已经不够三间了,只剩下一套豪华大套房可以选择。沈青藤问了价钱,朵颐和沈大样顿时吸了口凉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