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二百九十五 义薄云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房上此时只剩三个,各自执着钉锤,向沈青藤头上击来。沈青藤不挡来攻的武器,只是微动头顶,躲过这下,然后握住伸来的手腕,另一手状成手刀,猛击对方臂,只听咔吱一声,便如枯木一般折成直角。

    又是一声惨嚎。

    沈青藤面容毫无变化,再取一臂——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人捂着伤处,在房顶上翻滚不停。

    下面人看不到状况,向上面急吼询问。躺在房上的其中一人听言大叫,喊你妈逼啊喊!弄死他!

    下面便传来几人跑动的声音,没几秒,又有三人爬了上来。

    沈青藤站在边沿,看着扒上了房顶的六只手掌,默默一踢。

    三人掉头摔在了房檐下面。

    趁沈青藤跟这三人交手的机会,躺在顶房上的那位老大从另一边跳了下去。沈青藤听到动静,目光跟着他的身形进到了一处阴影,随后传来引擎声音,两注夺目的光柱突然射在沈青藤的脸上。那老大把断手用衣服绑在脖子上,一边用牙咬着固定,另一手则按方向盘,满脸的毒辣。

    看你还不死!

    一脚油门已然踩下。

    笨重的十二人准乘suv向窝棚飞速冲来!

    沈青藤瞳孔微缩,从洞口纵身而下,朵颐、明朗和大样还躲在原地,宁絮却直直站在正中,刚才似乎正望着洞穴查看情况。沈青藤来不及解释,把宁絮往旁边一推,再一秒,suv伴着轰鸣声破墙而入,以近百迈的速度撞在了沈青藤的侧腰上。

    哈士奇仰天长啸!

    夜黑月冷的荒地中,沈青藤和车体一齐冲出了屋,闯进了院子,最后撞上了院中的那口石井。井栏刹那间便被巨力击成碎石,散落了一地,suv却仍不能停下,犹自前划了三四米,堪堪顶顶到了对面窝棚的门口。车头看不到的地方冒着浓浓的黑烟,地面除了四条漆黑的轮胎擦痕,其余全被鲜血铺染,宛如屠宰现场。整个场面一片死寂,车体电池损坏后的噼啪声、鲜血流下的水滴声便尤为清晰,犹如击在心口一样震撼。

    哈士奇歪着狗头,不敢往出走,站在门口汪呜。

    道弟!还有气没有?有就哼一声,别吓人,老子害怕!

    突然车头处动了!

    哈士奇正在欢喜地奔过去,便见车门轰地一声被踢开,吊着手臂的老大歪歪斜斜地爬了出来。

    哈士奇顿时露出惨绝人寰的表情。

    老大急喘两声,缓过气来,脸上便出现恐惧至极的神色,回身盯着车头,好像看见了什么恶魔。

    suv车体猛得一颤,随后慢慢后退,随着车体的后移,老大也跟着步步后撤。直到车头与棚房间空中半米的距离,便听一声轻响,沈青藤从车头上跳下,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老大嘴角狂抖,指着沈青藤的脸,强自镇定,见他一步一步靠近,终于忍不住大吼,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车都撞不死?!

    沈青藤不语,看了看自己的左手。suv冲来的瞬间,他微身一跳,扒在了车头上,见车辆不肯减速,眼看要冲破另一边棚房,便左手成拳,对着引擎的位置猛击。这一下击穿了前盖,把里面不知是什么的精密部件打破,suv顿时失去了动力。为了抵抗惯性,沈青藤把右脚垂下,踩着地面当做缓冲,在洋灰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细沟,终于把车制动在碰撞之前。

    至于地上的鲜血——

    他向院里扫视,一开始被打倒的五个大汉此时只剩下了强一个,惊恐地盯着地上的血湖,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号角。

    二!老牛!鱼哥!苗子!啊啊啊啊啊啊!

    爬着扑向车头前的那堆烂肉。

    老大顿时一脸惊愕,那是

    沈青藤冷冷道:那就是你的兄弟们,已经被你杀了。

    老大瞬间眼底通红,目眦尽裂,不可能!你少他妈胡说!

    沈青藤不语,下巴指向正在哭号的强。

    老大见到强肝肠寸断的模样,脸色一阵变换,突然,把手伸进了大衣,一把仅仅半个手掌长的微型手枪被掏了出来。

    一声枪响,强倒地,额头沽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