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毒:第四百六十四章 鸡飞蛋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忙了一天了,都挺饿的,再来这面也确实好吃,哈士奇和沈青藤便也不挑,直接胡撸了一大碗。吴舜颜边吃边看着他们,吃没了还去厨房帮着回碗,一顿饭下来,哈士奇吃了大半盆,沈青藤吃了半盆,吴舜颜反倒没吃什么。

    既然吃完,可以走了。哈士奇却一按狗头,等会儿,正事还没办。

    沈青藤正疑惑,就见吴舜颜出来,笑着把他们领到楼上的沙发,然后从咖啡桌下掏出好几本手掌厚的大部头。打开其中一本,原来是相册。里面的吴舜颜很年轻,二十岁上下,笑容中带着女生的天真和愚蠢,简称幸福。

    哈士奇端起咖啡,给了沈青藤一个眼神。来她这吃饭是顺带的,主要是听她唠嗑。吴舜颜真的是挺缺爱的,不过不是奶狗的那种爱,而是奶娃的那种,叙叙唠唠,跟隔壁老大娘也没什么区别。

    哈士奇已经会背了,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着,就在这时,吴舜颜的套路出现了变化了。她掏出一本新的相册,翻开一页,里面还是她,抱着个二岁的孩,背景是一间古香古色的中式大堂。

    这张照片哈士奇也是头一次看,不由认真晃了一眼。

    吴舜颜笑容中露出一丝不安,怎么了?

    孩子怎么了?吴舜颜的表情紧张起来。

    哈士奇一捂嘴,有点寒碜啊。

    吴舜颜失去了灵魂。

    这个相册里面基本全是这个孩的照片,哈士奇一边翻一边哼哼,原来有钱人家的孩也是一个德行,鼻涕口水尿不湿的。吴舜颜在一旁强颜欢笑,沈青藤想捅捅哈士奇,别把话说那么实诚,寒碜归寒碜,谁家的孩子还不是个宝宝。

    这时外面传来几声细的动静,他见哈士奇正聊得欢,便自己走了出来,云皑穿着白裙正站在走廊里冲他招手。沈青藤走过去,她便钻进了卧室,手伸出门外勾着指头。

    要是沈青藤一只汪,他还真不会冒失上前,但此时背上背着筐,他还考虑个锤子,直接推门进去。云皑就坐在床上,见他进来起身把门一关,然后去掏抽屉。沈青藤心道要拿什么武器,就见她提出一大袋黑巧克力。

    狗狗喜不喜欢吃糖哇?我给剥啊。

    然后拧开糖纸,扔了过来。巧克力啪地打在沈青藤的狗头上,然后弹到了地上。

    竟然不吃云皑回过头去翻别的。

    筐里却突然伸出两根须子,把地上的巧克力捡走了。一秒之后,绿冒钻了出来,伸着须子去够云皑身旁的巧克力袋子。沈青藤一爪给她拍了回去。

    云皑这时回头,咦,巧克力呢?狗狗吃掉啦?难道是我看着的时候不吃,不看才吃?

    云皑便拿起桌上的糖果碗,把里面的薄荷糖全倒床上,然后把巧克力一颗颗拧开,放在碗里,碗放在沈青藤的脚下。绿冒须子紧贴着沈青藤肚皮下来,在下面变成一张嘴,一颗颗的吞,没多久,一袋500克的黑巧克力就吃完了。

    云皑双眼更亮,又撕开了一袋。

    晚上十点,哈士奇终于看够了光屁股孩,起身准备走人。路过走廊的时候,喊了沈青藤一嗓子,云皑便打开门,让沈青藤出来。哈士奇见状一愣,你跑她屋里干什么去了?

    云皑抿着唇笑,沈哥哥都不理狗狗的,狗狗只能跟我玩啊!

    哈士奇怀疑的看向她,目光转向卧室,看到了床上摆着的三个空袋子。

    那是什么?他一步冲了进去,云皑作势要拦,却没他快,让他把袋子拿在了手里。

    黑巧克力你给我道弟吃这个?!还三袋?

    顿时怒气上脸。

    狗的器官无法代谢可可碱,吃多的话就会猝死,巧克力中的可可脂含量越高就越危险。像哈士奇这个体形的狗子,00克就是致死量了。云皑竟然喂了三斤,这是显而易见的谋杀!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信不信我把你狗头拧掉?!

    云皑吓得一呆,顿时哭了起来。

    吴舜颜正在收拾相册,听见马上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问,云皑便扑进她的怀里,妈,沈哥哥说要把我的狗头拧掉!

    什么?吴舜颜说不出话来,只能看向哈士奇。

    装,接着装!哈士奇恶狠狠指着云皑,我说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恶心?坏事干多少件,还在这儿跟我纯情少女?咱们谁不认识谁啊!实话告诉你,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要不是觉得你活不了几天,早一巴掌给你扇南头去了!

    生病本就是云皑的逆鳞,顿时脸色苍白,呼吸开始急促。吴舜颜从没见过哈士奇这副样子,还在震惊当中,又见云皑发病,更是心急,马上把云皑打横抱起,一边送入卧室一边叫道:陈姨!陈姨!快给王医生打电话!

    在一楼忙活的阿姨马上应了一声,三楼的云池也听到了动静,揪掉耳机快步走了下来。看到哈士奇在便露出一丝不悦,又见云皑虚弱的躺在床上,赶紧冲了过去。

    妹?!他推推了云皑的肩膀,见云皑没有反应,又冲吴舜颜,妈,妹怎么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